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夜柜 更多>>
 

    夜柜

    时间:2018-09-18 舅舅胃出血需住院疗养一段日子,大夜班的柜台找不到人做,妈祇好亲自披挂上阵。夜里十一点我载妈去,等她和小夜班的珍姨交接完,顺道载珍姨回家。
    第二天清晨,妈自己搭宾馆特约的出租车回家。
    四年前的某一天,有幸被珍姨收为乾儿子。那一天,当事人都还没出声,妈妈眉开眼笑说:」快叫几声乾妈给妈妈听听!」从小叫惯珍姨,要叫她乾妈总觉得怪怪的。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了珍姨和妈妈两个女人唯一的儿子了

    珍姨就住在我家隔壁。彼此要借个太白粉、酱、醋甚么的,从后阳台递来传去方便得很。
    做了两晚,学校开始放暑假。妈说,我曾陪舅舅渡过好几晚的夜柜,有些经验,叫我去帮她。
    我们这家小宾馆,大夜班原本有一位妈妈桑做茶水服务。前天她女儿生小孩,必须请假照顾女儿。妈自己忙了两夜,正逢我暑假,便被逮去做妈妈桑的工作。老实说,小宾馆的夜柜工作,陪着舅舅做还有些好玩,自己做就一
    点趣味都没有了。
    交接后,妈照例问珍姨有甚么比较特殊的客人?珍姨神情暧昧说:「303房住了一对奇怪的母子。十一点多出去吃宵夜,我告诉他们最晚一点半回来。」
    妈问:「怎么奇怪?」珍姨看看我,眼里带笑,将妈妈拉到柜台旁边,低声说话。夜深人静,隐隐约约我听到几句:「……两张单人……却睡一张……我经过……听到……好大声……做爱……声音好大……」
    珍姨比手画脚,我看见妈妈白晰的脸颊红成一片,不时溜我一眼。我看珍姨那付样子,心里实在好笑。两年来我和她的风流事不说,前几天连续两个深夜载她回去时,她光着屁股大开两腿,跨在我身上,猛力套我鸡巴,弄得
    妈妈的车子摇摇晃晃。现在讲些甚么「做爱……声音好大……」,却故作神秘怕我听见。  珍姨才走不久,自动门「叮!」的一声,一对男女进门直接来到柜台,要取303房钥匙。我看那女人一脸淡妆,神情愉快。年纪
    约较我妈大些身材苗条,长得不错祇是没我妈漂亮。那男孩看来年纪比我祇大几岁,个头却比我高上许多。
    我和妈妈两人不约而同目送他两人走进电梯。我问妈:「珍姨说的就是……?」使个眼色,妈点点头,脸颊又红起来。
    妈妈转头看电梯停在三楼,歎了一口气,羡慕的说:「唉……她们的样子看起来好幸福喔……」
    我牵着妈妈的手,:「妈妈……我们也好幸福喔……」
    妈转过来,拍拍我的手,又歎一口气,:「唉……你多听妈的话,少让妈操心,我们也就好幸福了。」
    过了一会儿,管区警员来例行公事,看完旅客登记簿,闲聊几句喝完茶就走了。我低声问妈:「珍姨说甚么啊?」
    妈红着脸说:「妳珍姨说话有时教人听不太懂,妈也搞不清楚她说甚么。」
    「那妳还听得脸红耳赤,我才不信咧,说来听听嘛……一整夜的时间好无聊耶……妈!」我板着妈妈的手臂扯来扯去。
    妈打掉我的手,:「别闹了,去播影片。」
    我开了碟影机,回头问:「还是照顺序播吗?」
    妈说:「我来……」指头敲着键盘,屏幕上框框里的片名一直往下滑。
    「这张……这张……还有……这张……这三张洋片13台播。」
    我一看,两张是欧洲影片,旁边的说明:母子乱伦,中文字幕。还是有剧情的上下集。另一张是美国近亲乱伦影片。
    不禁瞧了妈一眼,妈红着脸说:「例行公事看甚么!」
    又去敲键盘选15台影片。我仔细看了看,三张日片中,也有两张母子乱伦影片。心想:「妈妈莫非看303房人家好幸福,今夜要帮他母子俩人助兴?」
    我很小声的问:「妈……珍姨说的是不是就是那个?」指指碟影机,妈点点头。
    我更小声:「妈妈……珍姨到底怎么说的嘛……」怕妈听不清楚,搂着她肩膀嘴巴几乎贴着她耳朵。
    妈躲了躲,低声说:「你还小,讲那些事给你听很不适当。」
    「妈妈……我年纪是小,可是我们家开宾馆,甚么乱七八糟的事妳儿子没见过?」我嘴巴跟过去:「那类影片我都看烂了,就差真人其事没听过,谈这种事怎会不适当?亲爱的妈妈,满足满足儿子的好奇心罢,求求妳!」
    妈妈头一偏,瞪着我,「供客人看的,你这小鬼也拿来观赏!」
    我说:「妈……我班上同学几乎每人都看过这种光碟片,不要大惊小怪的,儿子去沖杯咖啡给妳喝,边吃些小酥饼,好说说珍姨讲的事。」
    妈啜了一口咖啡,站起身探头瞧瞧楼梯口,将柜台门关上,低着声音:「阿珍说,303是两张单人床的房间,那对母子却祇用一张床。另张床乾乾净净,连毯子都没拉开,十点多她去送茶水看见的。」
    妈静了半响,纤细的大指和食指,在杯子弯弯的把手上上下下滑动,接着又说:「阿珍九点多送茶水去306房经过303房时,就听到……听到女人的……女人的哎叫声……」妈又停下来,脸红红的端起杯子喝咖啡。
    「然后呢?然后呢?」我抓着妈的手。
    妈放下杯子,脸如晚霞,声若蚊蚁:「阿珍说,当时13、15台并没播片,303房也祇有那母子两人。因此,303房传出来的女人做爱哎叫声,一定是那个母亲。」
    我「吁……」了一口气,瘫在椅子上,喃喃道:「真的有这种事耶……真的有耶……」
    妈妈也轻轻歎了一口气,低声说:「这世上甚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可能发生,这种事不仅真的有,在我们週遭还不少呢,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听妈妈好像话中有话,挺起身子问道:「妈……妳好像知道其它的故事,说来听听嘛……」
    妈妈没做声,左手掂一块小酥饼心不在焉咬着,右手做着很奇怪的动作。长长的食指在咖啡杯椭圆形把手中,穿进穿出。素白的脸颊晕红一团。
    我轻轻叫:「妈……妈……」妈妈呆着眼睛不知在想甚么,好像没听见。我又叫了一声:「妈……」
    妈一惊,转头问我:「几点了?」
    我回头看钟:「两点了。」
    妈站起来:「你看着,我去巡巡。」
    我拉着她裙子:「妈……妳还有其它的故事没讲呢!」
    妈妈拍拍我的手:「先办正事要紧,回来再说给你听,乖……」取电筒打开柜台门,进电梯去了。
    妈出去后,我一人喝着咖啡,满脑子儘是303房那母亲的倩影。珍姨的乳房好大,小屄肥硕毛草黑亮。那母亲的乳房看来也不小,或许更大。小屄不知长成甚么美样子。妈妈的乳房、小屄都曾经不小心的被我看过一次。乳
    房比珍姨小一号,却比她的挺。小屄也是一片黑亮毛草,其它就没看清楚了。
    说来好笑,自家开宾馆,头次和珍姨肏屄也是在宾馆,别人开的宾馆。当时两人进去的模样,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也像303房的母子。
    大一寒假时,有一晚,妈妈和珍姨去参加同学会。妈妈来电叫我搭出租车去家甚么酒店载珍姨回家。到了那酒店,妈说,她是召集人还走不开,珍姨喝醉了先开妈的车子载回去。
    我问:「怎么会这样?」
    妈板着脸说:「离婚的妇人见老同学们大多幸福美满,心情怎么会好!」
    车里一片酒气,珍姨醉态可鞠的说好热!叫我开冷气。那时是冬天,冷气开没多久,珍姨又说好冷,叫我抱抱她,我说,「不行!正在开车。」珍姨咕哝几声,好像又睡着了。
    快到家时,她突然醒过来,哽着喉咙说:「回家也是冷冷清清的,珍姨头痛想到别处小睡一觉,你找家清静的宾馆陪珍姨进去,好么?」
    我把车子开到邻市去,找了家宾馆。扶她进房间之后,珍姨也不知是否还醉酒?开始胡言乱语,说她手软脚酸,叫我帮她脱衣帮她洗澡。
    第一次看见珍姨雪白丰满的身体,差点流出鼻血。脱下黑色三角裤时,珍姨身子扭了一下,微哼一声。小小的裤子湿淋淋,我把它捲到腿弯处,珍姨又娇哼了一声,将双腿举高,自己拉了下来。拿着那条可拧出水的小裤子,
    珍姨说:「黏褡褡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刚才在车上就想脱掉了,都是那些老三八害的,才会湿成这付模样!」
    我小声问:「她们怎么害妳?」
    珍姨苦笑一声,:「小鬼,你知道吗?女人凑在一起,除了儿女之外,最喜欢说的就是黄色笑话。而且精彩程度绝对不输男人,尤其是那几个自吹家庭有多幸福美满的三八婆。」
    珍姨扬扬手中的湿裤子,脸红耳赤:「那几个三八婆讲的根本就是色情笑话,害得珍姨那里……那里流了一大片水!」
    她两条圆润雪白的大腿间,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看来湿湿的,阴毛黑亮水痕处处,覆在雪白高突的阴阜上方。黑白相映在灯光底下闪闪发光,我想摸却不敢摸,乾瞪着两眼猛吞口水。
    珍姨摸着我的头,声音好柔腻,:「有没有看到那里还在流水?」将双腿又分开些。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小孔,果然流着略微透明的水。」
    我点点头,想说有,却口乾舌燥说不出来。正瞪着眼睛吞口水,珍姨娇滴滴说:「好冷,你也把衣服脱了,上来抱着珍姨暖和暖和。」
    我三把两把便脱个精光,珍姨不知何时也将上衣奶罩解下来,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笑吟吟盯着我的下面看。掀开被子,声音甜蜜对我招手:「上来……」
    被窝里的珍姨,浑身滑腻香软,托着两座颠颠抖动玉乳,盯住我眼睛,笑嘻嘻说:「儿子啊……你珍姨这两个大奶奶,没哺过婴儿,你来吸吸滋味如何,也教珍姨尝尝哺儿的美味。」
    我轻轻抓住那对软硬适中饶富弹性的大乳房,捏捏挤挤玩没两下,奶头挺立起来,颜色好像变得更深,彷若就要喷出奶汁,赶紧低头含住右手那颗。珍姨轻轻吟声:「啊……儿子吸妈妈的奶奶……」压住我的头。淡淡无甚味
    道的汁液,渗在舌头上。
    我舌头抵住挺立的奶头,用力吸吮,珍姨又长长呻吟:「啊……儿子用力吸……用力……」那汁液几乎瞬间注满了我口腔。
    珍姨抚着我的头,闭眼梦呓喃喃:「听人家说,幼婴吸母奶,母亲会有快感……甚至会流水……原来是真的……你摸摸……有没有……」抓着我的手拉到底下去。
    珍姨的两片阴唇摸起来肥肥嫩嫩,积满了黏滑的水液,我小声说:「真的,流了好多水……」
    她身子发抖,:「……吻吻珍姨会不会……」紧紧搂住我,红红的小嘴巴微微张开,我看见粉红色的舌尖露了出来,好诱人。心想,妳乾儿子初三就会接吻了,学那A片伸出舌尖往两片红色湿润的樱唇,舔绕几下,触着她粉
    红色的舌尖,深深吻下去。珍姨说话娇娇软软,接起吻来,舌头在你口中挑缠绞挖,可灵活得很。
    两人吻得密不透气,祇能用鼻孔咻咻喘气。珍姨想必是色情笑话听太多了,热情如火,我指头摸着小屄屄,她也挺起下面磨来磨去。手更是火辣辣抓住鸡巴撸撸捏捏。鸡巴被她细腻的手掌握着玩弄,比起我自己打手炮,真是
    快乐好几倍。
    珍姨放开嘴唇,声音发抖:「在外面抚摸,不要把指头插进去,要插用你底下这只大肉棍插……来……」抓住我的鸡巴,在她湿滑的阴唇间磨了几下,然后抵在小屄口。我打了一个寒颤。
    「来就来!」我感到龟头尖端陷在一个小泥泞坑里,全身已经快冒烟了,学个A片里头最猛的姿势,往下顶去!
    珍姨低叫一声:「啊!轻点!」
    水这么多,滑溜溜的,珍姨位置摆得又准,小泥泞坑「吱!」的一声,龟头连龟颈全部钻进珍姨的小肉洞里。珍姨拍一下我屁股,低声骂人:「混帐东西!这么用力!」打完骂完,又搂着我的屁股:「再插进去,不许留半丝
    丝在外面。」
    我心想,「那还不简单?」
    屁股晃几个圈圈,整条铁硬的鸡巴就温温柔柔钻进珍姨的小屄屄里,紧紧插着,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我故意牵着珍姨的手往她小屄摸去:「妳摸摸,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珍姨搂下我的头,「好……好……轻轻抽插会不会?再吸吸另一边,看看有没有奶汁。」
    嘴巴轻轻吸吮奶头,鸡巴却用劲抽插小屄屄。插了也不知几百下,珍姨在底下大声呻吟,尖声哎叫。
    我两手撑住床舖,上气不接下气,又拚力插了几十下,鸡巴狠命往肉洞顶去,热精滚滚灌进珍姨阴道深处。
    有一次想去她家做,出门闪进她家,却被赶了出来,随后又叫我去某某宾馆等她。
    我一直搅不明白为何她独自一人居住,却不肯我两人在她家做爱,反而要到外面幽会?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秘密。
    正胡思乱想,门外「叭……」的一辆车子长鸣喇叭开过去,吓我一跳!回头看钟,两点半了,妈怎么还没下来?不要碰上甚么事才好!我想了一下,决定上去看看。
    柜台底下找了一把手电筒,看电梯停在三楼。想想,要寻人还是走楼梯好。巡遍二楼廊道,寂静无声没见着半个人影,祇剩三楼了。我一上三楼,就见到303房门前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幽幽廊灯下贴着门不知在干甚么事。
    我站在楼梯口看了一会儿,便知道妈妈在搞甚么把戏了。妈妈一定是在玩着边听人家房内办好事,边吃自助大餐的游戏。  老爸被宾馆会计拐跑至今,妈妈独守空闺三年了。
    「唉……」我心里替她歎了一口气,想着离婚的珍姨,想着303房的母子,不知不觉往妈妈走去。
    走近更清楚见到妈妈张开两腿倚门站着,一只手从裙底伸入腿间使劲弄着,一只手伸进胸部抚摸。妈妈眼角可能察觉有人靠近,一下子便去了所有动作,弯腰从地上拿起电筒,无声无息一道强光刺进我眼睛。
    我眼睛睁不开,赶紧将食指竖立在嘴唇上,表示个「嘘……是妳儿子不要紧张!」的动作。
    妈拉住我的手,母子两人在自家开的宾馆蹑手蹑脚,下楼去了。连电梯也不敢搭!
    进入柜台,妈妈将柜门关上,满脸赤红,低声问:「叫你看好柜台,跑上去干甚么!」
    我看看黏滑沾水的手腕,嚅说:「妳……妳去了半天,没下来,我……我关心妈妈……才跑去找妳嘛……」
    我刮起一些手腕上的水,嗅了一下,放在妈妈鼻端,笑嘻嘻说:「妈……妳手上的东东,气味很不错,闻闻看!」
    妈艳红的脸色,就像桃花,把我手拍掉,:「讨厌……」
    我心想,妈可能气我在她高潮正要来临时,坏了好事。又想起离婚的珍姨,303房的母子,还有眼前独守空闺三年,大吃自助餐的妈妈。硬着头皮,装疯卖傻说:「妈妈……妳刚刚在303房门前表演的动作,可真精彩,
    我看能得A片大奖也说不定喔!」
    妈眼里带笑说:「胡说八道!」
    我见气氛有些缓和,低声说:「妈……其实妳不须要听人家母子做爱,自己吃自助餐的,妳身旁就有现成……」
    妈妈瞪大眼睛,:「现成甚么?」
    我看她眼睛炅炅发亮,有点害怕,低下头,:「没……没甚么。」  一阵炙热芳香的气息吹在我脸上,妈妈靠近我耳旁,柔声说:「你是不是想叫妈咪学303房那对母子的样儿?」
    我觉得心藏快要从嘴巴跳出去了,低声说:「那个样儿一定比妈咪吃自助餐还快乐幸福,妳没看到那个母亲欢愉的神态吗?」
    妈轻歎一声,:「三点半了,去将铁门关上,妈收拾收拾,到休息房见面。」
    打开电视,13台正在重播第一张影片。
    我躺在床上,屏幕里那演母亲的美艳女人,一下变成珍姨,一下变成妈妈,一下又变成303房那个母亲。
    「妈怎么还不上来?」我已经等得鸡巴快爆炸了。
    妈拎着大皮包进来时,轻声说:「开浴室和一边床头灯就好,其它全都关了。」
    我伸手将她轻拉到床上,妈妈丢掉皮包,挥手嗔着:「别急!妈先去洗澡,很快就好。」
    我嘻皮笑脸说:「妈咪……既然来了,妳儿子就要全套的母子性爱,包括性交做爱、谈情说爱、当然还有……还有共沐鸳鸯浴,等一下我们再共沐鸳鸯浴嘛……别急!」鼓起勇气,抖手轻轻抚摸妈妈高耸的乳房。
    妈妈身子微微震了一下,白晰的脸颊嫣红一片,两眼水汪汪的软在床上,轻声说:「关灯……关灯……」要和母亲上床,我也觉得有些腼腆。便伸手将室内的灯全关了。
    其实室内不开灯,若电视开着,萤光幕的亮度也可以清楚看见很多东西。
    妈妈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房内祇听到13台男女说话和冷气口细微吹风声。
    我盯着妈妈,跪在她身旁,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心中暗暗呼唤:「妈……妈……救命啊!怎么办!」
    过了有一百年那么长的时间,我看见妈妈的眼睛微微睁开,脸红耳赤一把将我拉到她身上,抱着我,轻轻说:「13台的这类片子你不是都看烂了?来……教妈妈怎么做……妈妈……」
    这种局面祇怕没人点火,还没等她说完,我热呼呼的朝她嘴唇吻去。开始轻轻脱她衣裙。解了几个钮扣,就隐隐觉得妈妈没带胸罩。解开衣服,两个雪白的乳房裸挺在眼前,果然没带胸罩。我不敢问,又去脱妈妈的裙子。
    妈妈吮着我的舌头,「哼!哼!嗯!嗯!」抬高腰臀,我把裙子拉下。又发现妈妈裙子里面光裸裸的,甚么都没穿。实在忍不住了,挣脱妈妈嘴唇,低声问:「妈咪……妈咪……妳的胸罩和内裤怎么都……都不见了?」
    妈妈红着脸说:「被303房那对母子给脱下来了……」
    我大吃一惊,:「啊!被……被人家脱……脱下来!」
    妈嫣然一笑,拍拍我脸颊:「傻儿子,胸罩和内裤都在皮包里,妈妈在三楼吃自助餐时……自己……不要说了……快来……」
    我赶紧扒下内裤,握着肉棍,不要脸的挺到妈妈奶头上,:「妈……妳看……妳生出来的大家伙……」
    妈妈低头瞄着,伸手抓住它,惊歎一声,说它怎么长这么大了!还说,比柜台那只手电筒还粗大耶。
    我更加不要脸的摇着手中的大肉棍:「妈……妳在三楼自助餐吃了半天,要不要尝尝自己精手烹煮出来的大餐?」
    妈妈溜我一眼,脸红耳赤没出声,祇把两腿曲起来,大大张开,露出乌毛半掩泥浆一片,高突坟起的美美一个阴户。
    我跪在妈的两腿间,眼睛盯住嫣红冒水的小肉洞,脑里一片混乱。刚刚嘻嘻哈哈,事到临头才知道严重。想着:「是亲生妈妈耶,真的就这样干下去吗?」
    妈妈柔软的声音,听来好娇媚,:「乖儿子……不是说好要妈尝尝自己精手烹煮出来的大餐……妈咪已经张着嘴巴……就等你一同来分享了……」
    从没听过妈妈这样子的娇媚声音,更没看过她晶白姣美的肉体这样子的裸陈在床上,如何忍受得住?握着肉棍往前挪去,是自己的妈妈我就是不敢太用力,肉棍轻轻一顶,硕大的龟头抵在裂缝当中,进不去,我「哼!」了一
    声。  妈弓起上身,低声问:「怎么了?」
    「没事……妳儘管张着小嘴巴,儿子要进来了……」使力一撑,龟头「唧!」的没入洞里。
    湿热的软肉紧紧包住龟头,吃大餐的母子两人,同时痛快的低哼一声。我低头看去,妈妈张着肌肤雪白却略显松垮的双腿,两片充血的大阴唇,挟着一根年轻粗壮的肉棍,泌出白白浆液,像极了一部日本乱伦影片里的镜头。
    我呆了一下,眼睛盯着这个真实的乱伦镜头,停在那边。妈妈再次弓起上身,手伸到阴部,摸着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棍,用软软的声调问我,「儿子啊……你又怎么了?」我紧闭着嘴巴,有点恼怒,却也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挪挪屁股,继续插进去。  原想先搂着妈妈,慢插轻送较有情趣。肉棍一插到底,妈却用两手抓住我手臂,嘴里喷着香香的热气,急呼呼叫我:「快动!快动!妈真饿坏了!」我赶紧抽插起来。
    我觉得妈妈的阴道比外表看起来还紧,肉棍插进去后,妈妈果然「喔……喔……」低叫:「好粗……真的像电筒……又硬……」反正,妈妈的阴道比珍姨的还紧,我的肉棍大概也是又粗又硬,插起来会令她两个空旷多时的小
    屄屄满意就是了。
    肉棍在妈妈腿间「劈!劈!啪!啪!」插了几十下,插得正快乐,不知何故,妈突然喘着气,说要边看13台边做。祇好依依不捨抽出棍子,等妈妈掉过头,高抬着屁股,趴跪在床上,再从后面插她。
    我边捻玩妈妈垂摇的乳房乳头,边用力插她湿热的小洞穴。不时伸手去拨弄她的小阴蒂。妈说,要边看13台边做,我看她刚开始还看13台,过没多久,脸贴在床上,快活得「哼哼哎哎」吟叫,祇偶而抬头瞄一下电视,不
    知她是甚么心态?我看了13台一眼,里面那金髮碧眼的中年母亲,半含着她儿子的大龟头,满口精液从嘴角溢出来,碧眼脉脉含情,演得像真的。
    妈妈的肉体虽然比不上珍姨丰满,但肌肤又白又嫩。阴道也较紧且多水。插没多久,我低声叫着:「妈妈!妈妈!要洩了!」
    妈妈转回头,说她没尝过儿子的精液,叫我洩在她嘴里,让她尝尝美味。
    肉棍塞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吮着龟头又热又舒服,我颤抖阵阵,连续几股精液射了出去。
    妈妈撸着肉棍,「嗯嗯哼哼」,我挺力射完最后一滴,吁了一口气,低头看妈妈。和13台那个金髮碧眼的中年母亲相差不多,妈也是半含着她儿子的大龟头,满口精液从嘴角溢出来,两眼脉脉含情。祇是妈妈并非在做戏,
    而是真刀实枪大吃儿子的精液。
    13台那对母子又在浴室里玩起来,我们母子两却静静的躺在床上,各想各的事情。
    妈妈的头枕在我手臂上,躺了一会儿,妈转过来,我觉得刚才干下了一桩滔天大罪的坏事,瞧她一眼,垂下头不敢再看她。
    妈妈托起我的下巴,低声说:「看着妈妈!你觉得妈妈的身子好还是阿珍的身子好?」
    我吃了一惊,张着嘴巴,说不出话祇惊慌的看着她,妈妈接着说:「你和阿珍在妈的车里干些什么好事,马脚露尽都还不知道!你可晓得,妈妈已经被你两人干下的这种乱七八糟好事煎熬一年多了?」
    我心想:「该死!怎么会这样?和珍姨两年来在妈的车上也不过做了七、八次而已!」
    妈红着眼睛,声音沙哑,:「你也知道爸爸离开妈妈多久了,你和你的乾妈又在车上乱七八糟,痕迹遍遍,满车内留了骚水精液的气味,害得妈妈每次一开车子就胡思乱想,用完车子又得清理那些斑斑浪痕,你呀!你!」
    我不敢作声,伸手轻抚妈脸颊,妈也摸着我手背,幽幽说道:「四天前,205房就宿了一对母子,母子之间也像303房一样。妈妈巡楼时发现的,祇是阿珍不知道而已。」13台一直传来男女激烈性交浪叫声,房内吵杂
    ,床上也不时闪着亮光。妈伸手拿起摇控器,将电视关了,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
    妈说:「谈这种事,妈妈不要有灯光。」
    妈妈将额头抵着我的额头,轻声说:「205房那对母子年龄差距比303房的母子更大,长得也漂亮。」
    妈柔腻的指头轻轻搔着我后背,声音低下来:「那一晚,深夜两点多妈妈上去巡楼,经过205房时,突然听见里面传出女人叫声……」妈说到这里停下来,手从我后背摸到耳朵,指头在我耳洞里进进出出。
    黑暗里我瞧不见妈妈的脸色,却想起她在柜台里,脸颊晕红一片,心不在焉咬着小酥饼,长长的食指在咖啡杯椭圆形把手中,做着穿进穿出的动作。
    我轻抚着妈妈滑腻的手背,妈又接着说:「那女人的声音好像在哭叫,宝贝儿!宝贝儿!用力!妈妈爱死你了!用力戳……不要停……」说到这里,妈身体动了一下,把我的腿板进她赤裸的双腿里,我的膝盖顶着湿软一道裂
    缝,妈妈阴阜上的柔毛也不时刷到我膝盖。
    黑漆漆的床上,妈妈搂着我,低声细语:「那一夜,妈在205房门外听得心慌意乱,全身虚软热呼呼。」
    我感到妈的身体渐渐热起来。
    妈又喃喃说:「回到柜台,妈妈想了很多……205房的母子……阿珍和你……还有妈妈以后的日子……那晚就决定叫你来陪妈妈了……」妈又停下来,扭着身体。
    妈流水的裂缝轻轻揉着我膝盖,我紧紧搂住她。房内除了冷气口细微吹风声外,一片寂静,一团漆黑。
    妈妈张着双腿在我膝盖上揉了片刻,动作越来越大,低低喘着气,音调微微拉高,:「哼……妈原本想慢慢来……偏偏今晚又来个303房的母子……儿子你……你不知道妈妈的痛苦,还火上加油……哼……哼……你叫妈妈
    能怎么办……」
    我的膝盖一片湿腻,肉棍也硬得快贴着肚皮了。妈突然把我翻到她身上,两个赤裸滚烫的身体紧紧缠在一起。妈妈边吻我,边气喘嘘嘘说:「一年来……妈老是梦见……梦见你爸爸和妈在……在床上……还……梦见你和……
    和阿珍在车上……」
    黑暗中我闻到一股香香的热气,妈妈大口喘了喘了气,脸埋在我胸前,梦呓般喃喃自语:「……但是……但是最近却祇梦见你和阿珍……还梦见妈妈变成阿珍……梦见妈妈和你……梦见妈妈和你……在妈妈的车子上……在…
    …在妈妈的床……床上……我们……我们母亲和儿子毫无顾忌……没人见到……没人知道……但是……但是天亮了……甚么都没有……甚么都没有……」
    我低头怜悯的亲着这位弃妇,不断的说:「妈……妈……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妈妈反手拥上来,热气呼呼的在我脸上到处亲吻,喘着气低声说:「妈妈要的就是这样……没人见到……没人知道………我们毫无顾忌的……」摸到我的手,牵往底下去,啊,又热又湿,妈妈张着两腿,小屄屄水汪汪的。
    我摸着满是腻水滑液的小肉洞,龟头抵住慢慢顶进去。
    妈妈在我耳旁喘着热气说:「用力插进去不要停!妈妈好想……」  我使劲顶去,同时感觉到妈妈的下体往上挺起来,轻轻「唧……」的一声,龟头一下刺进妈滑溜溜的小肉洞里。
    我双手抱着妈妈,用力挺动下身。
    伸手不见五指的休息房,再度响起阵阵淫水声。妈妈一直在底下时高时低的呻吟,声音娇慵快乐,听起来比刚才开放多了。
    妈饱饱一对乳房,顶着润圆的奶头在我胸膛滚来滚去,妈的阴道阵阵痉挛,火热的绞拧着我的肉棍,喘气声急促起来,「啊……啊……」大叫,说她要死了,要死一千次!一万次!叫我用力!
    我卖力插得上气不接下气,妈妈最后又「啊……啊……」大叫了几声,两手一鬆跌在床上。
    肉棍还硬梆梆紧紧的插在妈妈阴道里,我一直轻轻爱抚那对柔腻膨胀的乳房。静了好久,妈动了动身子,低声问:「怎么没出来?」
    「黑漆漆的,看不见妈妈在床上的美样,洩不出来。」
    「嗯……」妈伸手揉着要给她传宗接代的两个大睪丸,低声说:「把床头灯开了!」
    肉棍「啵……」的从阴道抽出来,摸索半天将灯开了,室内一片明亮。黑暗里乍亮,灯光刺眼,妈妈抬手遮光,轻声说:「过来……妈看看!」
    我看她全身赤裸裸,灯光在脸上落下一块阴影。仔细看去,脸色语气都很自然。心里莫名其妙的欣喜,想着:「妈妈终于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了。」
    肉棍兴奋的挺到妈面前,妈妈抓住它,指头轻轻绕着跳动的大青筋,喃喃说:「这是第二只进入妈妈身体的男人阳具……也是妈妈生出来的……妈妈感觉到,幸福快乐的日子又回来了……」捏捏精亮的大龟头,咪眼看着我,
    吐出粉红色的舌尖舔了起来。妈妈舌头舔绕了几回,张嘴含了它。妈不仅使劲吸吮我的龟头,舔咬棍身,还分手去揉捏那袋大睪丸。
    我打个寒颤,抖声说:「妈……我也要舔妳的……」
    妈含着龟头:「嗯嗯!哼哼!」抓了一个枕头塞在屁股底下,把腿张开:「嗯哼!嗯哼!」示意我去舔她。
    妈妈阴唇的色泽比珍姨还深,略显疲态,没珍姨阴唇肥。小肉洞看起来也比珍姨略大,水淋淋滑溜溜的,阴蒂亢奋的勃挺在上方。我扒开阴唇,里外舔得妈妈浑身颤抖,「嗯嗯……哼哼……」低声呻吟。
    那个阴蒂挺露在正上方,就是可爱得教人想去亲她。轻轻含住,舌尖一阵拨逗挑弄,妈妈紧紧抓住我头髮,拔出嘴里的肉棍大声哼叫起来。
    母子两人相互品嚐了性具滋味,弄得喘嘘嘘。我抚着妈妈满是淫液口水的小洞穴,回头说:「妈!妈!我想进去了……」
    我看见妈妈满面红潮,撸着肉棍声音颤抖:「妈妈也想……」
    把妈的双腿高高架在肩头上,妈妈雪白圆润,肌肤细緻的大腿,指掌轻轻滑过几回,两人慾火也跟着高冒几丈,要调情慢来的想法又再次失败了。
    肉棍抵住她自己掰着阴唇露出来的小洞穴。灯光通明,我低头看着一个马眼滴水,精紫发亮的大龟头死命塞入红红的小肉洞,挤出白白淫汁。
    眼看两片粉唇被粗硬的肉棍带入洞里,小小洞口都快撑裂了,浑身情火也跟着涨到极点,将妈妈的两腿分往左右前方压去,屁股又一顶。我感觉到龟头刷着湿热的软肉,撞进妈妈阴道深处另一张更热更湿的小嘴巴里。
    妈妈长吟一声,抓住我手臂,呻吟着叫我,「轻点……轻点……」还说,「要被你捅坏了!」
    我两手压着妈妈的双腿,抬头看她。
    妈妈的肉体雪白苗条,长髮披散在枕上,脸颊落了几线髮丝,就像抹了胭脂般,一片艳红。高耸一对乳房也亢奋得白里泛红,奶头尖尖顶着两颗红果。平常端庄的脸色此刻看来,却妩媚惑人,我看着竟然有点陌生,不像妈妈

    我看得目瞪口呆,肉棍一阵火热。妈妈盯着我,声音有些娇嗔:「儿子啊……妈妈两腿被你压得好酸,下面……也又酸又痒……要看做完再看好吗……快动起来……」
    妈妈话还没说完,屁股已经在扭动了。我也边看着妈妈两个摇晃的乳房,妩媚惑人脸孔,抽起肉棍胡插乱戳。
    房内除了棍棒急速抽插在泥泞中的「噗!噗!」声,肉体相互飞快撞击的「啪!啪!」声,还有男女激烈做爱「吁!吁!」喘气声,三种声音又快又急又引人遐思之外,妈妈娇娇的呻吟声迴荡在床上,更令人听了血气贲张。
    我咬牙插了不知几百下,看着妈妈嘴巴半开,摆头呻吟,肉棍更加火硬,越插越快,肩扛的双腿也越压越下去。妈妈下半身往上折曲,饱满颤抖的阴部,突在最上方。被只湿淋淋的大肉棍,插得大唇小唇涨成粉红,阴蒂怒挺
    淫液冒泡。
    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尖,头也不再左右摆动,变成仰头断续弯起上身,我知道妈妈高潮要来了,更是用力插她。插了几下,妈妈弯起上身,喘着气说,她要看看儿子的大家伙是怎样插妈妈下面的?伸手抓过两个枕头垫在头下,
    媚着眼睛盯住下面。
    我又把妈的两腿往下压去,使劲插起来,喘气问她,「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妈妈两手揉着乳头,尖声高叫,说她看见了!看见她儿子的大家伙在插她的下面!好大!好硬!叫我,「用力插!插!插!」
    妈妈不断「啊……啊……喔……喔……」高声叫了几遍,我忍不住也大叫:「妈!我要洩了!」狠狠往里面撞了几下,紧紧顶着阴户,肉棍刺进阴道深处的小嘴巴,射了进去。
    妈妈拱着阴部摇摆,尖叫:「妈妈又来了!好棒!好棒!」
    激情过后得立刻面对事实,我趴在妈妈软软的身子上,低声说:「妈……忍不住洩在里面了,赶快起来沖洗……」
    妈妈拍拍我背,柔声说:「放心!没事!这两天是妈的安全期,刚才在楼下要上来前,妈又吃了避孕丸。」
    妈妈说,那晚决定叫我来陪她之后,就铁了心,预备好西德制的避孕药丸,一定要在一週内建立这层乱伦关係,完成这件大事。没想到,才过三天就完成了。
    在浴室里,我看着妈妈一身白白的裸体,大乳房摇摇晃晃,忙着準备洗澡,又想弄她。妈说,不行!天快亮了,柜台不能没人。还叫我随便沖洗一下,先去柜台看着。
    白天的柜台徐小姐来交班后,我载妈妈回家。暖车时,妈妈从皮包摸出一个塑料包,塞在我手里,冷冷说:「前天从椅缝抽出来的,拿去还你乾妈。」我打开一看,是条小小的白色三角裤。
    在车上我不时偷看妈妈脸色。妈妈的端庄模样,在白天里完全看不出昨夜做的极端好事。
    车子左转要去吃早餐,晨光透过挡风玻璃射进车内。妈妈板下遮光板,取出墨镜,她照着镜子要戴上时,我眼光从后照镜和她碰在一起。避在遮光板影子里,原本一付庄严不可侵犯的脸孔,却露出昨夜妩媚的样子,朝我笑了
    笑,很快戴上她的墨镜。
    我暗暗奇怪:「夜晚和白天的女人面孔为何这么不同?」
    前几天一回到家总是倦得连澡都不想洗,和妈妈说拜拜,就各自回房补眠去了。今天我却精神抖擞,坐在客厅沙发上,半点睡意没有,因为裤底还硬成一团。妈妈也不像平时般,匆匆进她卧室睡觉。在客厅里东摸西摸,这边
    翻那边翻,就是不吭声。
    妈妈走近,叫我起来,看看我屁股底下是否坐了她一本跟别人借的「自己按摩十讲」。
    我说,守了一整夜的店,不要再看书了,去睡觉才是。心里纳闷着:「怎从没见过家里有本甚么自己按摩十讲的书?」妈说,很久没熬夜,熬了这几天下来,她睡前总要照着那本书给自己按摩按摩,才睡得舒服。
    我听了暗想:「按摩?我已经在天鹅湖理容厅那家黑店,三号小姐珊珊的手里缴不少补习费了。」
    轻声说,妳儿子曾经参加过「盲人按摩技艺传训种子班」社工队的训练,让儿子用正宗按摩术,替妈妈按摩按摩,保证更舒服。
    妈将玻璃大门扣上,脸红红的说,你乾妈老是不声不响的就跑过来串门子。扣上了,她有钥匙也进不来。
    我知道这两个形同单身妇女的弃妇,常在一起吃中餐、晚餐。尤其是这几天,妈妈敲我房门,叫我起床吃饭,下楼就会见到珍姨已经笑咪咪的,坐在客厅等了。便问妈妈,「吃中饭呢?」
    妈说,她进不来自然就会用电话Call。还笑骂一句,你就记得吃饭!
    在妈的卧室里,我看她锁了房门后,又小心翼翼将窗帘拉得丝光不透。不禁想起昨夜她说的话:「……在妈妈的床上,我们母亲和儿子毫无顾忌……没人见到……没人知道……」趁妈妈将房间弄得一团黑,很快脱得剩条内裤
    ,撑着高高一顶帐蓬,躺在妈香喷喷的床上。
    妈打开室内大灯,接着开了冷气,回头看见我这付模样,笑着骂道,是正宗的按摩术还是正宗的色情牛郎按摩术?
    我说:「妈,妳喜欢那一种,儿子就做那种服务!」将她轻拉到床上,在她耳旁色色的轻声细语:「反正两种都要脱得光光的,做起来才舒服。」
    妈脸红耳赤,很小声的说,她两种都要做。
    我又问妈妈,想先来那一种?
    妈妈更小声的说,牛郎那种。
    翻身将她压在底下,妈妈柔软的嘴唇总带着一股微香。隔了薄薄的夏衣,抚摸她乳房,我摸到一对饱挺的山峰、两颗圆硬的小果,又发现-妈妈没戴胸罩。心里一动,暗暗撩起妈的裙子,曲着膝盖不动声色切入妈妈两腿间,顶
    上她的阴部。
    从解开几个钮扣的衣襟,探手就摸到光滑细腻毫无遮蔽的乳房,膝盖也顶住了一个赤裸湿热的阴阜。
    我轻轻说,「妈!妈!妳的胸罩和内裤又不见了……」
    妈妈祇低声说她浑身不舒服,需要按摩,叫我快动手服务,不要问了,也没说胸罩和内裤跑哪儿去了?
    我觉到膝盖顶住的部位,越来越热越来越湿。妈妈搂着我,张开双腿,叫我先按摩最不舒服的部位。
    我问,哪个部位最不舒服?妈妈的声音有些嗔意,「你膝盖顶住的部位啦!」
    妈妈雪白的一双腿站着看起来并不修长,这时候裸身躺在床上,看起来却是圆润又修长。我趴在这双张开的美腿中间,轻抚两条大腿细腻的肌肤,心里跃跃欲试,要不是妈妈吩咐先按摩她两腿的中间部位,真想抱起来狠亲一
    把。
    拉了一个枕头将妈的阴部垫得高高的,妈妈的小腿自然曲了起来。那道裂缝大大张开,灯光雪亮,把她高突的阴部照得鉅细分明。除那粉红色湿润的小肉洞暂没碰触之外,整个阴部都用指头捺捺搔搔,「按摩」了几遍。妈妈
    流出来的水,湿了我七八根手指头,却祇轻轻的呻吟好像不太满意。我自己不祇觉得不太满意,还觉得光用手指头真没甚么好玩的。
    看着那个迷人的小肉洞,正想着,要用指头挖进去还是要大展舌功。妈妈撑起上身,满脸通红,嗔声说,哪有祇按摩外面没按摩里面的?
    我说,「来了!来了!」用大指轻捺轻搓那个可爱的小阴蒂,加上两根指头戳进小肉洞,又插又挖,弄得「唧……唧……」响。妈妈屁股在枕头上扭了起来,抓着我的手大声呻吟。乾妈的小肉洞祇许我用肉棒插或舌头玩,就
    是不准我将指头插进去。妈妈的小屄屄却准我用指头又插又挖,这时候开始觉得有点好玩了。
    挖了几下,指头好几次碰到滑腻的子宫口,妈妈哼哼哎哎说,这样按摩不太舒服,不要手指头了,叫我用大家伙按摩。
    我赶紧脱下内裤握住肉棒,热狗般夹在妈妈两片湿润红红的阴唇中间,龟头搓着小阴蒂,磨了起来。
    也没磨几下,妈又嗔着声音说,不能老在外面按摩,她里面很不舒服,叫我进去里头按摩。
    我嘻皮笑脸说:「妈!妳儿子的肉棒光在外面磨着也不怎么舒服,正想进去为妳服务呢!咱母子两可真的是母子连心喔……」话说完,按住龟头,挤入妈妈的小洞穴,洞里滑溜溜,肉棒跟着戳进了大半截。
    妈轻呼了一声,两手抓住我手臂,低声说,怎么弄了一夜还这么硬!
    湿热的软肉紧紧包住龟头,我爽得说不出话来,肉棒在妈妈的阴道里涨得铁硬,心里祇有一个念头,就是肏屄!肏屄!肏屄!
    两人热情如火,也不知道是我肏妈妈,还是妈妈肏我。
    在妈妈的卧房里,从她的床上翻翻滚滚干到床下,进入浴室又插了一回。
    最后,妈瘫在床上,软着声音说,「不行了……不行了……妈妈又累又困没力气了,不要再挑逗妈妈,乖乖宝贝儿子,妈想睡觉了。」
    从昨夜过后,见着妈妈一身雪白赤裸的肉体,就是想抱着她,亲她两个大乳房,插她肥美的小屄屄。但我的确也累了,妈妈强拉着我睡觉,祇好乖乖睡下。
    睡得正酣,电话响了几声把我吵醒,妈妈先醒过来,朝我比个手势,叫我不要出声,接着才抓起话筒,嘴里:「嗯……嗯……睡死了……好……好……就下去了!」
    我被铃声吵醒,迷迷糊糊见她披髮仰身抓着话筒,白白一对乳房巍巍挺立,讲话之间摇摇晃晃,肉棒又硬起来,伸手就去摸她那对大奶。妈妈和对方讲没几句话就挂断了,打掉我的手,急急忙忙说,死阿珍要找我们去吃中饭
    ,人在门外进不来,按门铃也没人接,手机话Call妈妈下去开门,你快回去你房间。
    又再三叮咛,叫我待会儿见到珍姨时,神色要自然、要一如以往等等。我看她这般慌张样子,嘴巴应说,「是!是!是!」心里嘀咕着:「老妈……就怕妳自己露出马脚了!」拿了衣裤光着屁股,悄悄溜回自己房间。
    中饭时,三个人虽还是平日般说话,我却暗暗奇怪,珍姨怎么一句话没问起妈妈今天为何从屋内将门扣上?
    隔天早上,我和妈妈干得筋疲力尽,睡得正熟,珍姨突然又挂电话上来。两人讲了很多话,好像谈了很久,我被吵醒又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妈妈声音放得很低,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些甚么。
    吃过中饭回到家里正要去尿尿时,妈突然说,「儿子啊!你辛苦点,阿珍要你傍晚载她去宾馆上班。」
    「她不都自己搭出租车去的?」
    妈妈说,「你乾妈这样要求,」我问了理由,她也没说,「反正你辛苦点,载她去就是了。」
    我急着尿尿,在浴室里翻出老二,随口应道,「是!是!」哪知妈妈也跟进来,又说,「早点过去载她,知不知道!」
    斜眼见她探头看我,边尿边忍笑,「知道!知道!」
    尿完了,妈拉着我直冲到二楼她房间。关了房门打开大灯,两下子就把我脱得赤裸裸的。
    我觉得妈妈有点奇怪,笑嘻嘻说,「妈……妳急甚么急嘛!」
    妈白我一眼,蹲下身子抓着肉棒,亲了几下,喃喃说,「宝贝儿子的大鸡鸡好辛苦喔!妈妈生的大鸡鸡好辛苦喔!」说完,站起来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躺到床上张着两条抬得高高的美腿,屁股底下还垫一个枕头,朝我招手
    说,快来!宝贝儿子快来!
    我不知妈妈是否吃错药了,但看她那付浪相,那个高高挺着,鲜美淌水的小屄屄,肉棒一下被激得又热又硬,叫着,「来了!来了!」冲到床边,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妈拿住肉棒往她腿间塞去,我屁股往前一顶,就站在地
    板上干起来。
    妈妈这次「午后奇怪的激情」,来得快也去得快。她双手抓着两个大乳房,一路大声呻吟。我站在地板上,才狠命冲撞了几分钟,妈妈尖叫几声,身子颤动,肉棒在妈妈湿热的阴道里,就感觉到我熟悉的高潮来临时的阵阵痉
    挛。
    妈妈丢了之后,我肉棒还是硬得像条铁棒,抱着她,仍想继续插。妈说,不要太累了,叫我坐在床上,她用嘴巴帮我消火。
    妈妈边舔吮肉棒,我边玩弄她两个白白的大乳房。
    玩了一会儿,祇觉得肉棒是很舒服却不刺激。两手往后撑着床舖,肉棒用力往妈妈嘴里顶进去。
    就这几天里我们母子两人,看那A片是多到不计其数。就这几天里,看着、做着、几场实战经验下来,甚么招术不会?妈见我急了,立刻张大嘴巴鬆开喉咙,任我长驱直入,挺着肉棒抽插起来。
    妈妈的两片樱唇紧紧含住肉棒,舌头在嘴里刷着棒体,两眼笑意盈盈盯着我,我看见一条香涎从她嘴角流下来。活色香艳,比起那些A片镜头更是迷人又真实,才干几下就抖着肉棒,大股大股洩在她嘴里。
    好像才闭上眼睛,搂着妈妈没睡多久,电话又响了。
    妈探手抓起话筒,「喂……」了一声,朝我比着那个「隔壁挂来的」手势。
    电话挂断后,妈妈伸伸懒腰,大口打个哈欠。轻声说,阿珍叫你现在就过去,帮她移一座大柜子还是甚么的。
    我看看钟,「妈……才三点多,再睡一会儿好么……」妈也看了钟,皱着眉头说,「可是阿珍需要你帮忙耶!你现在就过去,忙完了好载她去接小夜班,乖,妈妈的宝贝儿子。」说完,搂着我亲了一下。
    那个柜子在珍姨卧房内,重得要命底下又没轮子,幸好祇换了摆设位置,移个四、五公尺而已,不花五分钟时间就完成了。
    珍姨看着那柜子,歎了口气,幽幽说道:「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男人……」
    我说,其实两位美丽的妈妈合力就可移动这柜子了,根本就不须要妳儿子这种笨男人帮忙。
    珍姨没回话,祇叫我快去浴室洗手。
    我进了浴室,她也悄悄跟进来。从后面搂住我,低声说,「除了搬柜子之类的事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须要男人。」问我,「妈妈的憨儿子,你可知道是哪件事?」
    她这个样子问话,我怎会不知哪件事。还没答话,一只细腻柔软的手摸着解开了我衣服几个扣子,轻轻搔着我的胸膛。
    我拿住她手往裤裆摸去,低低笑说,「妈妈……儿子憨憨的,不知道耶……妳来告诉我……好吗?」
    珍姨抓着硬成一团的裤裆,在后面娇滴滴的说,你手洗乾净了到妈妈床上来,妈会告诉你。
    洗好手走出浴室,珍姨已经脱得全身祇剩胸罩内裤,靠在床头等人了。见我出来,拍拍床舖,叫我上床坐在她旁边。
    我看她背垫着枕头,两腿交叉,满面笑容斜靠在床头。虽着纯白胸罩内裤,一身肌肤却是凝霜赛雪,竟然比那纯白胸罩内裤,白得还耀眼,裤底的肉棒不自禁硬起来。
    心想,珍姨从未准许在她家中做爱,今天言行举止却隐隐有些奇怪。想想,机不可失,也脱得剩条内裤,撑着裤裆一顶小帐篷,嘻笑着跳上床。
    珍姨搂着我笑嘻嘻说,「憋了几天,好不容易说服佩姊将你借出来,乖宝贝……想不想干妈啊……」
    我指着撑得高高的小帐篷,也笑嘻嘻说,「妈妈大人!妳看看他,就知道儿子想不想妳了。」
    珍姨从裤腰伸进去一把抓住他,边骂,「小坏蛋!小坏蛋!」边扯下包住他的黑色三角内裤。看她那付浪样,我也急急忙忙解下她的胸罩。一对大乳房垂垂晃晃,又美又肥,比妈妈哺育我的那两个,真的大上许多。
    我含着红红的奶头用力吮了一下,珍姨身子也颤了一下,压住我头,轻声说,还有裤子!裤子没帮妈妈脱。
    我摸索着小内裤,指头碰到中间湿湿的一片,捺着裂缝就在那湿热地带挲摩起来,嘴巴也停在她温香饱满的两乳间,谑笑说,妈妈想儿子居然想成这样了!
    珍姨身子颤抖,掐了我一把,紧紧将我搂在怀里,又骂着,「快帮妈妈脱下来!小坏蛋!小坏蛋!」
    几天没弄珍姨的小屄屄,确实有点想念。肉棒戳进她的小洞穴时,还听见娇娇软软「啊……」一声的悉熟轻叫。龟头陷入洞里一团嫩肉,被紧紧包住。和妈妈玩了几次,今天又回头来插珍姨的屄屄,才觉得两个小洞穴很相似

    棒子戳进小屄屄里,原想停个几秒钟再抽动,珍姨胸前两个大球挤上来,小嘴巴在我耳颈旁喘着热热的香气,搂着她,两人肌肤紧密相贴又是片片滑腻细嫩,怎能忍得停几秒钟才抽动!大肉棒一拉,死命插弄起来。
    今天下午也真诡异,妈妈先来个「午后奇怪的激情」,接着珍姨又来个「奇怪的黄昏激情」。和她乾姊一样,虽热情如火,性慾却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压着她使劲狠干,珍姨紧紧抱住我,扭动下体,闷着声音,轻轻叫着,「要被儿子玩死了……这么硬……这么用力……」
    看着珍姨妩媚浪蕩,淫声浪语,又觉得她阴道一夹一夹的,肉棒在里面插动好舒服!我精神大振,更加死命的猛撞她小屄。
    也不知捅了多久,珍姨身子抖动起来高声尖叫,潮水阵阵,兴奋到极点。过了半响还紧紧抱着我,叫我把大家伙用力顶在里头不要动。
    又抱了一会儿,才鬆手软软的瘫在床上,肉棒插在阴道里却还硬梆梆的,我摸摸她泥泞一片的阴部,乾咳了一声。珍姨懒洋洋看看钟,娇慵说,「时间不早了,你再弄妈妈的话,又是没完没了的,起来罢……」
    我们乾妈乾儿两人,上床这么久了,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立即「噗!」的一声,轻轻抽出肉棒往她张开的小嘴巴插进去。
    珍姨大概很累了,我看她是一脸疲态,闭着眼睛在舔棒。不过还是很努力的哄到我将一大团精液,快快乐乐的射进她嘴里,白白的精液从她嘴角流出来,才喘着气叫我抱她去清洗。
    抱她去浴室时,珍姨摸着我臂膀,低声说,「刚刚看你搬柜子,手臂又粗又有力气,害得妈妈直想扑上去咬你一口。现在抱着妈妈,臂膀摸起来好像更粗壮了。」
    我低头说,「妈妈!妳儿子还有一条胳臂,妳应该知道罢,也是很粗壮的喔!」
    两个人正在浴室清洗,电话响了,珍姨叫我勿出声,光着身子摇摇晃晃走去接电话。一会儿她又摇摇晃晃走进来,满脸倦态说,「佩姊问我们在干甚么,快五点了怎还没去宾馆。」
    去宾馆途中,我摸到口袋里有包东西,想起妈妈拿给我的三角裤。我骗她,是我从椅缝里抽出来的。珍姨红着脸拧我一把,还很仔细看了看她那条小内裤。
    夜里去宾馆交班,妈又问,有甚么较特殊的客人或状况等等。珍姨翻翻登记簿,答说,也没甚么,就是212房宿了一个色咪咪的男客,进房没多久,就要召女人,送来没五分钟又要柜台再召一个玩双打。
    珍姨脸色带笑看我一眼,放低了声音说,那男人瘦巴巴的,一条大腿恐怕没我们儿子一个胳膊粗,跟人家玩甚么双打?还好没玩出事情来!两个女孩刚刚走了,都是庆叔店里的女人。
    妈拍她一下,笑说,「好了!其它呢?」珍姨红着脸说,「没有了。」
    我听她说了︰「一条大腿恐怕没我们儿子一个胳膊粗,跟人家玩甚么双打?」想起下午抱着她进浴室时,两人说的话,忍着笑绕过妈妈,趁妈探头寻物时,钳指在她屁股上轻轻掐了一把,珍姨转头瞪我一眼。又跟妈妈说,她
    今天下午布置房间,好累,不想回去了,晚上要在休息房过夜。
    妈听了,伸手贴着她额头,关心的说,「是不是感冒了?有没有发烧啊?」
    珍姨说,「姊!没有啦!太累想睡觉而已。」
    我今天也累得要命,想叫妈妈独自看上半夜,好偷懒跑去休息房睡觉。在一旁听得暗暗发急,心想,「妳乾儿子今晚不止上半夜要睡休息房,下半夜还要同妳乾姊睡休息房呢!跑来凑热闹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