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针锋相对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九章 针锋相对

    时间:2018-09-18 吉里曼斯的估计相当正确,冲突发生的时间甚至比他预计的还要早,就在东督执法队上街巡逻的第四天,许多人暗中期待的事件就爆发了。
      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个悠闲的当事人正照例在东督府中逛了一圈之后,到绾贞的小店喝酒去了。
      可是没等他的屁股坐热,一匹快马从巷口疾驰而来。马上的骑士满头大汗,大老远就从马上滚下来,扑过来急促地叫道:「大人,出事了!」
      叶天龙的眼皮跳了一下,腾地站起来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的兄弟被城南剑馆的人给扣起来了!」报信的骑士脸上有着愤怒和担心的神情。
      艾司尼亚的有心人都知道城南剑馆的真正后台老闆就是南督马可布威,而马可布威又是三太子尤那亚的得力大将,所以从城南剑馆出来的剑士自然是感觉良好,威风八面。许多无缘继任骑士的青年人都拜在其门下学艺,因此在艾司尼亚这个剑馆算得上是一大势力。
      在一时对东督执法队摸不清底细的情况下,城南剑馆的剑士也着实收敛了一阵,但过了两天,馆中几个剑士上街时,故态复萌,在大街上纵马驰骋。向来骄横惯了的他们认为在自己的地盘上,不会有人来管的,而多年来也的确还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
      但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正在街上巡逻的东督执法队,当下将他们几个人从马上抓下来,要带到东督府去处理。
      接到南城的地头蛇罗思的报告,剑馆中的人大为光火,一直以来,城卫军根本不敢干涉他们的事情,因为背后有南督马可布威的撑腰。现在东督执法队的人居然敢将馆中的剑士抓起来了,这还了得?
      怒气沖沖的馆主尤素夫立刻带了一班人马,抄近路赶到东督执法队的前面,趁其不备,突然发动袭击。剑术高超的尤素夫非但把被抓捕的剑士救了回来,甚至还将这队东督执法队的人员给扣留起来,叫嚣着如果东督府不出面赔礼道歉的话,就休想将人要回去。
      「庆计将军已经带人赶去了,石将军让我赶快来找大人,不然的话一定会起大冲突的。」报信的骑士三言两语将事件描述了一遍,然后催促道,「大人快点去吧,庆计将军对上南督大人会很吃亏的。」
      叶天龙听到这里,已经是怒火中烧,他转头对玉珠她们道了一声:「我们走!」说罢,率先跳上战马,一骑冲出了小巷。玉珠和辛西雅等人连忙随后跟上。
      当叶天龙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城南剑馆前面已经是人声鼎沸,除了大批的城卫军外,还有许多看热闹的市民,大家都想看看这件事情到底会有怎么样的结果,这可是近年来少有的事情,两位提督大人要发生正面冲突。
      「叶大人来了!」
      「新任的东督大人来了!」
      众人见叶天龙一伙驰来,马上自动让开一条路,让叶天龙和他的十八女飞卫过去。有些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风评众多的东督大人,见他果然是带着一班的美女亲卫,不由得暗中摇头。
      场面上,庆计正和南督马可布威相持不下,双方的将士都是刀枪相见,气氛十分紧张。
      「你敢包庇攻击执法队的罪犯,莫非是想造反吗?」庆计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他面前的马可布威却不为所动。
      「你少来这一套,你们执法队的人滥用职权,引起民愤。他们剑馆的人只是自卫而已,没有证据就要抓人,我身为艾司尼亚的南督,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比叶天龙早到的石义信一见到叶天龙来,就连忙将他拉到一边,道:「大人快把庆计拦住,我们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就这样和马可布威的人发生冲突,会吃大亏的。」
      叶天龙看了一下,见左岛近和其他一些将领也是满脸怒色,便问道:「不是有现场证人吗?」
      左岛近恨恨地摇头,道:「大人有所不知,那些家伙见是有南督的人插手其中,早就被吓坏了,哪里还敢出面作证啊?」
      石义信也歎息道:「没有人出面证明是他们先违法的,现在就变成了双方各执一词,闹起来对我们东督府十分不利。」
      索沖插话道:「摆明了是要给我们东督府涂颜色,可惜现在军部的人一定会站到他们那边,情势对我们非常不利。」
      叶天龙知道他们说得很对,只是如果当场示弱的话,岂不是大丢东督府的面子。得想个什么样的法子呢?
      此时场上的庆计和马可布威越说越僵,声音也越发的大起来。
      「既然你们不让开,那我们只有不客气了!」
      庆计亮出了他随身携带的一把长枪,他身后的那些东督执法队士兵也早已不耐烦,自己的同伴被对方扣留了,还费什么口舌,顿时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马可布威冷笑一声,道:「好家伙,道理上说不过,就要动手吗?我们南督府可不怕这个。」他和他的手下士兵也纷纷扬起武器,雪亮的刀锋映着阳光,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两边的士兵慢慢接近了,双方的脸上都带上了一丝杀气。一直以来,本该是最风光的东督府将士却因为种种原因,变成在帝都四府中最没有面子的一伙,看着其他提督府的人在艾司尼亚风光无限,他们却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心中的火气实在是大。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说话算数的东督,扬眉吐气的日子还没有过上几天,居然就有人来挑战他们的权威,所以东督府的将士自然是愤怒异常。
      而对于南督府的人来说,本来被他们一吓就退的对手,今天居然变得如此强硬,心中也是极为不爽,暗想如果不给他们一点下马威,还不知道谁是老大呢?
      围观的群众开始退得远远的,生怕双方的冲突会连累到自己,场面上现出了相当大的一片空档。
      庆计手中的长枪发出轻微的鸣叫,枪身显出赤红的颜色。这个变化让对面的马可布威看在眼中,知道对手拿的是一把带有特殊能力的宝枪。他早就听说过这个浪蕩的贵族公子有一把家传的「赤焰枪」,威力极为惊人,想来就是眼前这一把长枪吧?
      不敢大意的马可布威将自己手中的刀剑紧了紧,摆开一个斜十字交叉。第一次看到马可布威武器的人会感到十分意外的,因为他的左手是一把长剑,右手却是一把宝刀,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相当的怪异。而他却把这两种不该一起使用的武器用得十分纯熟,不熟悉其中套路的人一定会吃大亏的。
      庆计的赤焰枪往前一伸,火红的枪尖在空中抖出一朵美丽的花朵,隐隐的热流从碗大的枪花中涌出,让马可布威暗自心惊,原来这个家伙的功夫真的和传闻的一样惊人。
      他不敢怠慢,左手的长剑一摆,右手的宝刀横在了身前,奇异的气旋急速生成,流动于刀锋剑刃,使得其间的力场发生奇怪的改变,庆计的赤焰枪所发出的炽热劲气一到跟前,就如同泥牛入海。
      双方的将士都已经到了兵刃相交的距离,气氛已经到了爆发点。就在一场冲突将要爆发的当口,倏然只听得一声大喝:「都给我住手!」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把带着风雷声的标枪从众人的面前飞过,长长的枪身一片耀眼的银色亮光,丝丝夺目的电芒缠绕其上,于飞行之中不时爆发出辟啪的响声,其势极为惊人。
      辛西雅全力发出的飞电标枪,让场上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远远观望的人群更是爆发出震天的喝彩声,如此的神威,也难怪他们要佩服得要命。在这些围观的人群当中,自有不少眼睛雪亮的高明人士,见这个美艳丰满的女郎居然可以发出如此功力,心中暗暗生凛。
      「轰!」的一声巨响,飞电标枪不偏不倚地插在了庆计和马可布威两个人的中间,尘飞土扬,劲气激荡,甚至连脚下的地皮都微微波动了一下,全神贯注的两个人不由得各自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就要刀枪相见的将士们更是吓得疾退后数步。
      看着叶天龙大踏步地走到前面,马可布威心中暗道:「好小子,你终于出来了!」
      他其实在叶天龙一到现场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但见叶天龙一时没有作出反应,他也就当作没有看到,想将庆计挑起来斗一场,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大人!」庆计望着叶天龙愤愤地叫道,「这些混蛋竟敢公然抗拒我们执法!」
      「你们把武器收起来!」叶天龙拍了拍庆计的肩膀,转头对自己的手下将士说道。
      「大人,这……」庆计连忙叫道,「我们的弟兄们还被他们扣压着呢!」
      叶天龙低声道:「这里交给我处理!」然后转首对马可布威道:「南督大人真是行动神速,出现及时啊!」
      听出叶天龙话中的话,马可布威乾笑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叶大人,虽然我们是好朋友,可是国家的法度不可忽视,你们东督府的人闹得实在太不像话了,现在居然还想要强入民居,所以我只有得罪了。」
      「哦,是吗?」叶天龙不可否置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马可布威身后紧闭的剑馆大门,「你把城南剑馆的人叫出来,先把我们的人放了。」
      马可布威摇摇头,答道:「叶大人,这可不行。你们执法队的人滥用职权,尤素夫準备要告到军部去,怎么可以将人交出呢?」
      「是这样啊,」叶天龙点点头,顺手将正要怒斥的庆计压住,「这倒是应该要好好调查一下,不过你们也不应该闹得要把武器亮起来了吗?」
      马可布威见叶天龙这么好说话,心中暗自得意,闻言辩解道:「叶大人,要不是你们的手下先动手,我们也不会动武器的。」
      叶天龙的面容突地一敛,突然沉声对马可布威的身后将士道:「你们见到本督,竟敢还手持武器,莫非想要造反吗?」
      南督府的将士一时摸不清叶天龙的意思,手上的武器是该收起来,还是继续拿着?没有主意的他们都拿眼睛看着自己的上司,马可布威强笑一声,正要说话时,叶天龙已经怒道:「你们竟敢不服从命令,还不把武器收起来?哼,胆子不小啊,见到本督也不上前参拜,真是目无长官!」
      马可布威一愣,想起叶天龙的东督身份,的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不由得连忙转头喝道:「快把武器收起来!」然后对叶天龙强笑道:「叶大人见谅,这些粗人不知好歹……」
      叶天龙断喝一声,道:「既然要遵照帝国的法度,你也一样要先参见过本督,才可以说话的!」
      「不好,让这家伙抓住弱点了!」
      马可布威的脸色大变,他突然想起来东督的地位是要比另外三个提督高出一级,只是一直以来,大家都没有真正遵行这个。现在在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叶天龙提出这个问题,虽然是合情合理,但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放呢?
      站在远处的石义信摸了摸自己的鬍子渣,暗暗摇头,他本来提醒叶天龙按照法斯特帝国的法度,他可以利用东督的身份压住马可布威,那样就可以将被扣留的执法队将士解救出来,哪里想到叶天龙却是藉此大做文章,显然要给马可布威以及他的手下人一个下马威。
      然而最先想到这条法度的石义信还没有料到自己的上司并不是一个以此为满足的男人,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吃惊。
      众人感到自己脚下的地皮在微微的震动,接着是整齐的马蹄敲击青石路面的声音,以及甲冑和长剑撞击的清脆声。抬头望去时,不禁发出一阵哗然。
      大批彪悍的甲冑骑兵在一个巨汉将军的带领下,快速地驰来,训练有素地将这个地方团团围住,透过护面甲,双目中所射出的森寒之气,让场上的气氛为之一紧。
      叶天龙居然出动了卫城中的甲冑骑兵?
      石义信不禁摇头苦笑,这下子事情闹得可真够大的,连只有紧急状态时才可以调动的甲冑骑兵也出动了,自己这个上司到底想干什么?
      他还是想想,但对于马可布威来说,就是相当大的困扰了,他本来还想强撑一下,和叶天龙论理。现在看来,叶天龙是根本不给他机会,让他只有两种选择可做,一是抗拒到底,可他的手下人会是这些甲冑骑兵的对手吗?再说了,身披轻甲的他们也不敢真正跟强大的甲冑骑兵交手。二是乖乖认输,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比叶天龙矮上一级,那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呢?
      马可布威在犹豫不决,他的手下将士却是暗暗叫苦,此刻他们才想起来,按照帝国的法规,东督府是要比他们的南督府高出一级,只是他们平时都骄横惯了,从来没有想到这一节。现在的情况十分明显,如果他们不低头的话,那很可能就只有掉脑袋了。
      叶天龙心中冷笑,知道该再给他们一点压力,他朝左岛近打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地慢慢抽出巨阙剑,这一批甲冑骑兵都是之前跟着叶天龙到禹州的人,他们对左岛近已经十分熟悉了,一看他这个动作,马上都低喝一声,将长剑举起。
      冷光四射的特製长剑在午后的阳光下发出了令人心寒的冷芒,让週遭的气温也似乎骤然降低许多。剑锋所反射的光芒照在南督府的众将士脸上,带给他们一股无言的压力。他们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如此强硬的一个家伙,也许依靠南督的势力有些错了。
      马可布威心中不断地权衡利弊,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争强斗胜的男人,以前在地方的时候叶天龙的行为就像一个流氓,所以很大的可能是真的要将自己埋葬在这里,前提是自己不服从命令的话。
      那么仗着自己的功夫,可以杀出去吗?如果能杀得出去,自然可以找三太子诉苦,将叶天龙告死。但如果杀不出去的话,那就太不合算了。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辛西雅带着几个手持标枪银盾的女人从左右向他逼近,这些女神战士强大的气势让他明白想从这几个女人的手中逃走,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单看辛西雅先前的那一下,就已经让马可布威知道一旦交上手,他绝对是凶多吉少。
      思前想后,好汉不吃眼前亏。马可布威暗中一咬牙,屈身拜倒在地,依照正规的礼节参拜了叶天龙。
      他这一开头,身后的那些南督府将士人人拜倒,场上顿时响起一片跪拜声。
      东督府的将士看到此等场面,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自豪感,这些年来,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时候。
      叶天龙冷冷一笑,对站起身来的马可布威说道:「你现在把尤素夫叫出来,我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不然的话,我马上踏平了这个剑馆!」
      马可布威听出了叶天龙口中的凶兆,他知道自己现在无法挡得住,只有狠狠地盯了叶天龙一眼,挥手让自己的手下将路让开。
      躲在剑馆中的尤素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逞强的机会,他下令将馆门打开,昂首挺胸走出大门,站在了叶天龙的面前。
      左岛近大喝一声,道:「好胆,见了我家大人竟敢不拜见!」
      尤素夫仅仅抱拳行了一礼,昂然说道:「本席不是叶大人的直属部下,而且又是军部的特聘剑术指导,何必要拜见叶大人呢?」
      左岛近不由得一窒,叶天龙已经点头道:「不错,很有胆识!但是你把我的手下人扣留,这就不好办了。」
      尤素夫大声说道:「那是他们滥用职权,将本馆的几个无辜剑士打伤了,所以才会被我们扣起来的,我们正準备要将他们押到军部大堂申诉呢!」
      叶天龙的脸色一沉,说道:「你要去军部大堂申诉可以,但先要把我的人释放了。至少也得要让我听听他们的说法,这可是我东督府的职权!」
      尤素夫看了一下马可布威,见他无可奈何地略微点点头,知道叶天龙说得没错,而且看这架势,如果他们不放了那些执法队的将士,很可能叶天龙就会下令杀进去了。
      反正是要去军部大堂申诉的,先把人交给叶天龙也没有关係。这样一想,尤素夫装出一副十分大度的样子,大声说道:「好吧,看在叶大人的面子上,我把你的人放出来,但我们马上到军部大堂去评理。」
      叶天龙点点头,十分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石义信在一边暗暗歎气,这样闹下去还了得,如果这样去军部大堂,别的先不说,叶天龙擅自调动甲冑骑兵,在光天化日之下围攻南督府的人,这一条给那些本来就看他们不顺眼的军部老爷抓住,还不是罪名吗?
      而且在目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双方各执一词,尤那亚一定会站在他们一边帮他们说话的。唉,叶天龙怎么会这么不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