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骆冰淫传 第十五章 死复生慾海从此出淫后 更多>>
 

    骆冰淫传 第十五章 死复生慾海从此出淫后

    时间:2018-09-17 耳边的风声猎猎作响,骆冰两眼紧闭,父亲、丈夫、余鱼同、章进、蒋四根等红花会弟兄,——各种不同的脸孔,像走马灯似的,飞快在脑中闪现,到最后只剩下一片空白,此时,死亡的恐惧感开始爬上心头,越来越强烈……
      强烈得整个心都揪了起来,胃一阵阵的抽痛,骆冰困难的睁开双眼,强风猛烈的像要把眼帘掀翻起来,汹涌澎湃的河水,在眼中不断的扩大,接近山壁上模糊的山籐印进瞳孔,两手不自觉的向前乱抓,突然!手里一阵火热刺痛,身体急剧的一顿,浑身骨节好像要震散开来一般,手自然一鬆,人又往下直落。
      心里暗呼:「完了!大哥!我们来世再会吧!」然后只感道腰部一紧,呼吸停顿下来,立时昏迷了过去。
      廖庆山料不到骆冰求死的心志那么坚决,但是在骆冰纵身跃下深崖时,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跃而下,心里大声的在吶喊:「我不能让她死!我不能没有她!失去了她,继续活着有什么意思!?」
      好个廖庆山,在紧要关头使出了浑身的真本事,只见他在跃下时,已一手虚握山籐,足尖往山壁上一点,身形疾若流星的,向坠落在前的骆冰追去,眼看都只差那一臂之遥,突然,骆冰的身形一顿,手抓住了一根山籐,却又立时鬆开,身体继续往下落去,但是有这一煞那的停滞,足够了!
      廖庆山已然赶到,探手一把搂住骆冰纤腰,手指如钳的紧抓住山籐,两脚往石壁上一蹬,两人身体蕩起老高,也化减了下坠的力量,此时,手中所握的山籐已不足一尺,真是险到了极点,这一切,真可谓:「说时迟,那时快。」
      廖庆山定下两人身形后,凝神定气,开始揉攀上崖,虽然手里抱着一个人,依然矫若山猿,怪手仙猿果非浪得虚名。
      骆冰茫然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蜷伏在廖庆山怀里,全身依旧赤裸裸的,嫩滑的肌肤直接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温暖的体温和心跳声让她感到无比的舒适、安全,眼角不由又沁出了泪水,无限委屈的抽噎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大凡寻死之人,在鬼门关一度来回之后,再求死的意志已然非常薄弱,骆冰的情况就是如此,她现在软弱的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廖庆山激动的将骆冰紧紧的搂在胸前,脸颊在骆冰的鬓边摩搓着,手掌温柔的在裸露的手臂和背脊上来回爱抚,深情的说道:「冰妹!红花会的鸳鸯刀骆冰刚才已经坠崖死了,从现在起,你是我廖庆海在世上最挚爱的伴侣,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你不要再做傻事了!」
      骆冰惊讶的抬起头来,问道:「廖庆海?那廖寨主是……」
      「不错!廖庆山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大哥!」
      接着廖庆海娓娓说出一段故事来:
      原来,这廖庆海和那怪手仙猿是双胞兄弟,两人头尾出生,从小,无论在面孔、体型、声音,都一模一样,连父母都无法区分,唯一的差别在,廖庆海的头顶和阴茎上,各长有一颗红痣,在他五岁时,他的师父「消遥羽士」秦无非路经他们村庄,看到正在屋前玩耍的廖庆海,根骨奇佳,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就将他带返苗疆,一直到六年前,他二十五岁时才返乡寻亲。
      在他失蹤时,他的父母着实伤心,寻找了一阵子,只是当时乡野地区,小孩死亡失蹤的例子时有所闻,所以过得一些时日,也就淡忘了,再也不曾提起。
      廖庆山当年一样年纪,长大后对这个兄弟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他们家是三代单传,也没什么亲戚,其他人更不会留意这件事,因此,才会有兰花女侠误将小叔当作丈夫,引诱成奸的事发生。
      原来廖庆海被抱走时,颈项挂有一小金锁片,上面写的有他的姓名,在他二十多岁时,功力已小有所成,便稟明师尊下山游历,他师父手创「逍遥派」,为人亦正亦斜,不忌世俗规範,派中功夫又着重男女合籍双修,所以,在廖庆海十四岁时,便已和师母「七巧仙娘」莫芷菁发生关係,更由于练功的需要,不时的要和女子交合,因此,几年来可说阅女无数。
      可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绝不用强迫的手段,认为一定要两情相悦,才能达到水乳交融的境界,对功力才有裨益;下山后,前两年一直在粤桂一带活动,后来听得湘浙多美女,忆起自己是浙西人士,师父曾经将故乡地里的环境详细解说过,突然动了返乡探亲的念头,便匆匆径往故居而来。
      也合该有事发生,兄长廖庆山原本带着妻女在县城开设武馆,这日,正巧为了父母坟茔合葬之事回到故里,忙了一天之后,黄昏便往邻村寻友喝酒去了,留下岑雪宜母女在家;岑雪宜哄两岁的女儿入睡后,便往澡间沐浴。
      这时候,廖庆海凭着师父所告之的特徵,已寻到老家旧屋,呼叫几声不见回应后,便推开虚掩的门,逕自入内,看室内杳无一人,厨房透出灯光,于是信步走去,正好看到一幕芙蓉出浴图。
      岑雪宜正在擦阴搓乳之际,看到丈夫进来,也没留意到衣饰不同,娇声呼唤道:「死鬼!没有看过啊!还不快点帮我把背搓搓!」
      廖庆海久受熏陶,与他师父一样,根本不管什么伦常礼教,虽有可疑见到对方主动邀请,那还跟她客气,一番捏弄爱抚之后,就姦淫起来,岑雪宜在阳具插入时,就已经感到不对,但是她作梦也想不到会另有其人,一直到交合时,才肯定这人绝非丈夫,可是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当时实在是欲罢不能。
      事后一切明白了,已是恋姦情热,叔嫂两人不时偷偷来往……
      骆冰静静的听着,心中感到实在匪夷所思,想到那天在房里见到的,不由支起身来,「啊呀!好痛!」
      一阵锥心刺股的疼痛从左掌传来,大叫一声之后,才发现自己左手掌裹着层层白布,还有一点血丝渗出来。
      廖庆海听到骆冰喊痛的声音,忙翻身坐了起来,柔声说道:「冰妹!你的手让山籐割伤了,我已帮你敷了伤药,小心碰到伤口!」
      说完,发现骆冰已起身坐在床上,握着手腕,满脸痛苦的神色,额上冷汗直流,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便扯过一条薄巾,披在骆冰丰满诱人的胴体上。
      骆冰听到他唤自己「冰妹」,想到丈夫文泰来也是这么称呼自己,心里一阵羞愧,低下头轻声道:「不要这么叫我!」
      廖庆海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笑笑走下榻来,掏了一碗水,温柔的喂骆冰喝下后,盘膝坐到她身前,轻轻执起骆冰双手道:「冰妹你怎地还想不开?!昨日的骆冰已经死了,今天的你,将有机会修练成那春颜永驻的不老神功,难道你不想吗?」
      骆冰听了,大感惊异的道:「春颜永驻?不老神功?」
      廖庆海直视着骆冰双眸道:「不错!这是我师门不传之秘,冰妹!你听说过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这句话吗?万物总要阴阳调合,才会欣欣向荣,这男女之间更需如此,世上有许多旷男怨女,就是因为在床第之间无法协调,肉体上得不到满足而引起的,我师门有一套合体双修的法门,只要练成了,就可以常保青春永驻,只是女子适合的人选难求,十多年来我御女无数,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天可怜见!今天终于让我碰上冰妹你,神功练成有望,你说我怎能不高兴呢?」
      骆冰看廖庆海握住自己的手,上面括痕纍纍,胸腹之处也有,左掌上也裹着白布,知道他是为了相救自己造成的,心里暗暗地感动,想道:「虽然他奸辱了我,可却也捨命救了我,自己既已失身于他,是再没有颜面去见大哥了!不如就在此山洞终老吧!」
      一时之间,心絮如麻,乱成一团,恩怨情仇,不知如何是好;听他突然提到自己,不由抬头诧异的道:「我?——我和其它妇女有何不同?江湖上多的是女子习武!」
      廖庆海猿臂轻舒,搂住骆冰肩头,突然一手伸入骆冰胯下阴门摸索,嘴里嘿嘿淫笑道:「冰妹!你不但天生媚骨,更有一个千万人中无一的『三门夹阴』宝穴,你不知道吗?」
      骆冰密处骤遭侵袭,羞不可抑,按住廖庆山蠢动中的手,啐道:「嗯——说的好好的,怎的又不正经起来?!」
      可是她更惊讶,自己的淫穴居然有个名堂,好奇的接着问道:「你说这羞人的地方叫什么来着?!」
      廖庆海说道:「『三门夹阴穴』!冰妹!你记得吗?适才你畅快的昏死过去,我也忍不住在你屄里射出精来,这在我是绝无仅有之事,除了我师娘外,寻常女子都不是我三合之数,更别说让我出精了,可是,冰妹你的肉体实有让人不刻自持的魔力,连我都禁受不住!」
      骆冰不依的道:「人家是想知道为什么叫那怪名儿,又不是要你讚我!」
      廖庆海笑道:「别急!正要说呢!」接着道:「我射精后,阳物还留在你屄里,这时候你的两片小阴唇慢慢长大突出,像蚌唇一样紧紧吸附在肉棍上,一吸一放,阴道肉壁也起了水纹般的蠕动,紧紧夹着阴茎挤压,蜜穴深处的花心口,更像小嘴一样,凑着马眼吮吸,阴穴这前、中、后三个地方,就像三道门一样,夹着阴茎不放,所以叫作『三门夹阴穴』。一般男子碰到这种宝穴,通常是一触即洩,根本没有一抽之力可惜拥有如此宝穴的女子,平时外观与常人无异,非得大洩昏迷,唇肉才会在剧烈的刺激下伸出,除非是练了我师娘的『锁阴诀』才可以控制自如,冰妹!今天如果不是你连续洩了四次身子,显出你的异征来,我都不知到你身拥宝器呢!?你说,这不是天作巧合是什么?!」
      廖庆海一边说一边手指在骆冰的蜜唇上抚摸,手指更插入阴道里抠挖,骆冰听得瞠目结舌,惊奇不止,同时,感到一根指头毫不留情的插入,全身轻颤了几下,软倒在廖庆海身上,遮身的薄巾敞散开来,挺突的雪乳抖动着,示威似的向廖庆海招手,久熄的欲焰又燃烧起来!
      骆冰倒下时,手臂触碰到热烫怒挺的肉棍,这才忆起心中原来的疑问,娇羞的问道:「你那东西怎么生成那付怪样儿?挺吓人的!」
      廖庆海闻言抽出在蜜穴中的手指,带出一丝晶莹的淫液,随手抹在紫红圆胀的龟头上,骄傲的说出一段往事来:
      原来,有一天廖庆海随着师娘上山採药时,碰到一条长满金鳞的怪蛇,不慎被它所喷出的毒液沾到下体,当时只觉阴茎上火辣辣的,疼如刀割,布料已被蚀穿,露出了黑黝黝的阳物,他师娘赶跑毒蛇后,立即带他回返洞府,敷以灵芝玉液,伤好后就成这样,却是因祸得福。
      廖庆海拉着骆冰的手握住阳具,神秘的说道:「冰妹!你仔细的瞧着,我让你见识一下我师门功夫的玄妙!」
      骆冰握着高高翘起的阳物,本想仔细的看看,究竟有何不同?闻言更加注意,只见——手中的肉棍突然一寸寸的缩小,最后,没入丛丛黑草中不见,用手一摸,只有一道粗糙的凹槽,不由大感惊奇的道:「你在变什么戏法呢?那东西怎么跑到肚子里去了?」
      廖庆海微微一笑,也不答腔,继续运功,只见隐没的阳具又渐渐探出头来,越来越长,越来越粗,到最后总有酒杯粗细,长几近一尺,暗红色的龟头足有鹅蛋大小;只看得骆冰咋舌不已的说道:「乖乖!这不像孙猴子的如意棒吗?」
      说时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青筋暴露的巨棒,这才赫然发现:——棍身上散布的黑色鳞斑,已因紧绷而裂成龟壳图样,每个六角形的边缘,都向外翻起,胶质的皮,摸起来粗粗软软的。
      骆冰心里暗想道:「要是让这东西闯进阴道肉壁磨擦,不知会爽快成什么样子!?」
      不觉一只手悄悄探至密处,在花瓣秘唇上来回揉搓,那里早就湿漉滑腻不堪了!
      廖庆海看骆冰眉眼带春,蕩意盎然,便欺身将骆冰扑压在床榻上,两眼深情的注视着骆冰水汪汪的双眸,说道:「冰妹!今天你已洩了几次身子,而现在还不谙阴阳调合之法,不懂得在交合中吸取男精,回补元阴,多纵慾只会伤身的!还是让我先帮你止止痒,渡给你一些精元吧!」
      说完,温柔的吻上骆冰软滑的香唇,将真气一丝丝的渡过去,更运功将阳具缩至常人尺寸,顶开花唇,滑入紧窄却多汁的肉道里,轻抽缓插,让根部的红痣压着阴核磨擦,更将龟头膨大,挤着花心旋揉。
      骆冰自熄了再入世的念头之后,身心完全开放,早已将廖庆海当成是,往后此生唯一可能接触的人,所以,当廖庆海吻上来时,不但不抗拒,还主动的伸出香舌,和对方的舌头交缠追逐,唾液互相交流,手脚紧紧的勾搂住廖庆海躯体,将胸前的丰乳挤出两块嫩白的肉来,浑圆的雪臀不停的扭动、旋转,喉咙断断续续的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只觉得自破瓜以来的历次交欢,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安详舒服过,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全身暖洋洋的,舒畅无比!
      良久之后,交欢中的两人静止下来,仍然不愿分开,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听着对方轻微的喘息声。
      「冰妹!」
      「嗯——」
      「我下来好吗?我怕这样压着,你不舒服!」
      骆冰用力的再搂抱一下,鬆开手脚,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满足的张开双眼,含情默默的看着侧躺在身边的廖庆海,缓缓靠过身子,手指无意识的玩弄起廖庆海长长的胸毛。
      廖庆海拈拈骆冰起伏中的乳尖,把玩着嫩滑的丰乳,歎了一口气道:「可惜我的『起阳神功』现在只有六成,还无法收放自如,不能餵你吃一点我的阳精,否则你会更有精神!」
      「什么?!让我吃那噁心的东西?」骆冰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
      廖庆海笑了一笑,神色严肃的说道:「男精女阴,是这世上最纯净、最有价值之物,是人身精气之所聚,宝贵的生命都靠它们来创造,可笑一般人都视它污秽不堪,殊不知这东西对还本归元大有帮助呢!」
      骆冰忆起当日,无意中吞了一点章驼子的精液,想起来都还噁心,可是听廖庆海说的郑重有理,又似乎这件事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接口问道:「『起阳神功』?是那种功夫呢?」
      廖庆海兴致勃勃的坐了起来,说道:「冰妹!你注意看着我的手指!」
      只见五指骨节传来轻微的爆响,指端末节整个膨胀起来,像个小杏子一样,骆冰见了大觉好玩,还未开口,看到廖庆海本就不小的鼻子也膨了起来,像个鸡蛋一样,再也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女儿娇态,煞是诱人!
      廖庆海见逗得骆冰高兴,愈加卖弄起来,只见他,功行全身,气走两脉,力运丹田,原本微微软垂的肉棒,又渐渐抬起头来,棍身粗细不变,可是龟头越胀越大,最后十足像个大磨菇,光亮亮,颤巍巍的,诱人已极,骆冰可说是大开眼界,充满好奇的拿手掌摩搓,抚弄个不停。
      娇声说道:「真是一门奇怪的功夫!只为了奸弄妇人吧!」
      廖庆海道:「不!你不明白!你们女人的阴穴形如漏斗,外窄内宽,花心在底部中央突起,男子的阳物再怎么粗长,也无法将花房填满,所以女子很难得到欲仙欲死的真正高潮;而『起阳神功』的妙处,就在能将功力聚集在身体各部位的末稍,使它胀大,你想,若是我的龟头在你蜜穴花房中膨起,将整个花心顶进肉壁内,此时马眼正对着花心口,其他地方又密密实实,男精女阴就可以互相交流,那会有多畅快?」
      廖庆海拉着骆冰趴伏在自己身上,散去功力,继续说道:「这门功夫和我师娘的『锁阴诀』同为本门合体双修的心法,要互相配合运用,借交合时,互作吸纳,你吐我吸,你吸我吐,让两人精元往复融合,返璞归真,最后生生不息,精气不灭;常人年老则气衰,气衰则色减,若能练成这门功夫,那么春颜永驻并非空谈,冰妹!到时我们作一对陆上神仙,你说该有多好?!」
      骆冰只觉得他所说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可是又颇合道理,自己也不明白个是非,歎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话对或不对,可是这种採补之术乃邪派所为,为了成就自己,却戕害别人是不对的!像你用药逼姦于我太卑鄙了,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再用这种手段去害人罢了!」
      廖庆海想不到骆冰的态度会突然转变,急得挠耳搔腮的道:「冰妹!我是该死,用了『三欢和合散』对你,你可以怎么罚我都行!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虽然我经历过无数女子,可是从未用过强迫手段,也不曾在她们身上採补过,对你,我真的是迷恋无可自拔,你当时又骂的难听,才出此下策的,况且那『和合散』并非一般春药,我发誓,我……」
      骆冰看他那付着急的模样,不由噗嗤一笑,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用手掩住他的嘴巴问道:「看你急的像猴崽子,我都说不怪你了,那『三欢和合散』又是什么不正经东西呢?!」
      廖庆海见骆冰真的不再生气,虽然放下心中大石,长吁了一口气,可是,看骆冰似乎对他所说的话并未完全信服,为了让骆冰死心塌地,闻言先不答腔,两手轻轻抬高骆冰肥臀,将阳具顶入还很湿润的阴道,运起神功来。
      骆冰不闻回答,正感到诧异,忽然淫屄又被炙热的肉棍插入,不同的是,这次并没有猛烈的进出,只是感到花心里好像有一个火烫的肉球,在不断的膨胀,顶得花心又酸又麻,浪水忍不住哗啦哗啦的流个不停,全身起了一阵阵轻微的颤抖,一波波的快感绵延不绝。
      可是蜜穴深处,肉球还在继续胀大,最后花心好像被顶入了腹腔,一种前所未有的胀实感,让阴穴好像要爆开来一样,畅快莫名!
      忍不住紧紧搂住廖庆海颈项,主动的献上香吻,屁股也扭个不停,她知道,在这一波的攻击中,她已经彻底的被征服了!
      以后再也离不开身下这个男人,虽然那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廖庆海见骆冰肯主动的亲吻自己,知道这个风华绝代的成熟美妇,从此变成自己的禁脔,高兴的屁股往上猛顶了几下。
      这几下,只戳得骆冰,小嘴里喔喔直叫,娇嗔的道:「没良心的!人家只是问个问题而以,需要这样整人家吗?!」
      廖庆海深深的再吻了骆冰几下,呵呵笑道:「我只是要证明我师门神功的威力,让你了解,我是不需借助药物的,这『和合散』是我师娘的独门配方,共分九等,它可激发女子肉体的潜能,一步步的改变体质,但是若女子心中不存一丝慾念,它是起不了作用的,以后我们练功,你一直要服到『九欢和合散』,届时九洩九转,体质彻底改变,就可春颜永驻呢!」
      骆冰听得心中响往不已,此时她已完全相信廖庆海所说的,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已决定在此终老此身,空有绝世容颜,又有何用?不觉凄然的道:「我是没脸再出去见大哥和其他人了!还是尽快了此残生,你的好意,来世再说吧!」
      廖庆海似乎早料到骆冰会有此一说,胸有成竹的劝道:「冰妹此言差矣!我不是说过,昔日的鸳鸯刀已经死了!就有再大的过错或恩情,也都报过了,现在你是我的神仙道侣,有什么不敢出去见人的?再说你若真关心文泰来,难道忍心见他因为失去你而伤心难过?况且本门不禁交合,你也不用耽心章驼子的胁迫,以后反可藉机惩治他呢!」
      骆冰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一颗心又活了起来,妮声说道:「好人!你把功力散了吧!憋得人家屄里好像有东西流不出来,好难受!」
      廖庆海散去功力,让阳具继续泡在骆冰屄里,轻捏着两片丰滑的臀肉,柔声说道:「冰妹!你想通了吧?!」
      骆冰长长歎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依你所言吧!只是,我的事你怎么会那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廖庆海看大局已定,翻身又将骆冰压在身下,手指轻轻的在粉红的乳晕上划圈,开心的说道:「这里是哮天崖下的石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壁后有地道通往后山,出口就在那日你和章驼子,蒋四根奸弄的地方不远,其实,早在你们住进天目大寨时,我就被你的风华倾倒,几乎每日都想见你,所以,你无论洗浴、自慰、偷情,我都一清二楚呢!」
      骆冰被他说的满脸飞红,羞答答的偏转头去,酥胸起伏不止,懊恼的说道:「哼!你坏死了!偷看人家!什么羞人的事都让你知道了!」
      廖庆海深情的吻了一下骆冰脸颊,歎了一口气说道:「唉!只怪你实在太迷人了,十几年来,我一直在脑海里塑造一个伴侣的影像,直到见了你,那个影像才鲜明起来,所以才会要雪宜想办法;昨天我大哥闯了祸,雪宜告诉我,第二天她约了你,事情也许有望,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待,一直到飞鸽传书,才去将你带来,今日的考较大赛,就让我大哥去主持了,事实上,从创建山寨以来,我们两兄弟都是轮流出现的呢!」
      一切的谜团似乎都解开了,骆冰恍然大悟的说道:「你大哥真坏!你,……你更是坏透了!不过……嘻!嘻!……我喜欢!」
      廖庆海将怀中的骆冰搂的更紧了些,又歎了口气道:「其实这都要怪我,我大哥也实在可怜!自从有一次,雪宜在交欢中没有满足,漏了口风,他就变得很自悲,开始广纳姬妾,三年前英杰出生,他也怀疑不是他的骨肉,一有不满,就拿小孩出气,后来我就将他们送到我师父那里去,唉!可惜碍于师门规定,神功不能外传,否则……唉!」
      此时两人腿股交缠,骆冰只觉得蜜穴花唇被廖庆海的腿毛磨擦,痕痒难禁,将屁股稍稍挪动了一下,听到提及兰花女侠,不觉接口道:「雪宜姊,她……很浪吗?」说完将一颗螓首埋入廖庆海怀里,羞不可遏。
      廖庆海大感好笑,扳过骆冰娇躯,狡黠地看着她双眼,一双手又开始肆意的在雪白丰润的胴体上游梭,嘿嘿的笑道:「好妹子!她怎么浪得过你呢?只是每次操她不打她几下她不舒服……你看……哇!……又这么多骚水!……来!浪妹妹!先含含哥哥的大鸡巴……」
      「嗯……不来了!你笑人家!……哎呀!轻点!哥哥……」
      「喔……喔……好!好!……下面一点!……卵袋!……对!……对!……用力吸!」
      「嗯……嗯……啊!啊!……啊!好哥哥!……抠……抠到人家花心了!」
      「浪蹄子!……比我师娘……还浪!」
      「你!……你师娘……她……她……很美吗?」
      「真是浪货!……吃起我师娘的醋来了!……我操死你!……」
      「啊……啊……亲……哥……啊!……喔……喔……好舒服!」
      石洞里春色无边一代淫后正慢慢的在孕育着……
      作者:感歎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