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七个男人的新娘 更多>>
 

    七个男人的新娘

    时间:2018-09-17 每个参加我婚礼的人,可能都没发现有什麽不寻常,其实新娘迟到了半个小时,不过当她穿着美丽的白纱、踏上红毯的那一端时,看来还是那麽的美丽和神采奕奕,她一直走到我的身边,在我的耳旁低语。
    「谢谢你。」
    「别客气。」我轻声回道。
    如果有人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一定会以爲她是谢我送了他什麽结婚礼物,不过他们一定猜错了。
    结婚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在我吻新娘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嘴裏有着精液的味道,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在四星级饭店最豪华的宴会厅裏,我和我的新娘翩翩起舞,还携手一起切蛋糕、喝交杯酒。最后,宴会结束了,送走了客人之后,走进电梯,到我们订的总统套房裏。
    我们走进了豪华的客厅,饭店早就爲我们準备好了香槟和鲜花,不过一边的小茶上却放着一支录影带,我的老婆拿起录影带,带着顽皮的笑容交给了我。
    「你现在要看吗?」她略带羞怯地问道。
    我一言不发地点点头,其实我并不确定我要怎麽做。
    我之前就要饭店在我的房间裏加上一台录影机,我走到电视前,打开高解晰的电视,将录影带放进录影机裏。当我放好录影带后转身时,我的老婆正拉起她的裙子,脱下白色的丝袜和内裤,她将脱下的内裤交给我,然后坐在皮沙发上。
    我将内裤凑在鼻子前嗅着,闻到她的体香和另一股味道°°精液!另一个男人的精液,那条内裤很湿,她的丝袜也湿透了,还好新娘的礼服很长,不然一定会有人发现新娘的阴户正不停地出精液,一直往她的大腿上流。
    我坐在她身边,拿起摇控器,按下「播放」键。
    或许我该从头说起。
    我是一个「网路新贵」,在念大学时,我想到一个点子并且运用在网路上,而且这个点子被爲很有发展的空间,于是我开始发行软体,并且在网路上大做市场,这一共花了七年的时间,也毁了我第一次的婚姻。
    我是学校一毕业就娶了我的第一任妻子,她是一个标準的贤妻良母型,我本想与她共渡一生,生个孩子白头偕老,她也是这麽打算,也很想要个孩子,她虽然很喜欢性,但是过于保守,不想让我们的性生活更有变化、更有趣,加上我也觉得我已经尽力了,而且,我那时的公司正是草创期,我每周要工作八十到一百小时,我记得有一次的圣诞节,我抽空回家只陪了她八个小时。
    结婚五年之后,我老婆给了我一份离婚协议书,除了公司之外,所有的一初都归她,我只拿了我的衣服、CD、电脑和一千元现金,协议书上写得很明白,我以后也不用给她赡养费。
    经过一年之后,公司的业务大有起色,我开始雇一些员工来帮忙,我们的産品开始受到欢迎,我成了千万富翁,另一家更大的公司并购我的公司时,我更成了百亿富翁。我卖了公司之后退休,公司裏只保有我一成的成本,光这份收益就够我用的了,而且我的财富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
    我的前妻想回到我身边,还想要和我分红,甚至还要我给她赡养费,不过这个时候我请得起全世界最好的律师来对付她,那个臭婊子休想从我这裏拿到一毛钱!
    无论如何,我觉得是时候再找一个老婆了,找一个适合我身份地位的老婆,对于这个老婆,我只有三个要求∶一、她要是个大美人,而且要有很棒的身材。二、要在床上很有活力,很喜欢尝试新花样,而且很大胆。三、听了我的笑话之后要会大笑。
    订下标準之后,我开始和许多模特儿接触。
    以我的财富来说,要找美女是易如反掌,但是还是花了我快两年的时间,才找到符合我三个条件的女人。
    她的名字是静如,她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三公分,而且她说话的语调也和她的身高一样高,她的双腿又直又长,有一头长发和一双大眼,她丰满的胸部和圆翘的臀部更是性感得要命。
    她第一次和我约会时,穿着一件很短的红色迷你套装,「如果这件衣服再小一点,可能会被警察逮捕。」当她听完我那愚蠢至极的笑话时,大笑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于是她通过了我的两个考验。
    最后,她在床上也是骚透了,她身上没有一个肉洞是不能用的,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晚上连做三次的!
    我们在一起时很快乐,我和她出外旅行和她性交,我带她参加拍卖会和她性交,带她去飙车也和她性交。不过她的脾气有点怪,如果我没有预先打电话通知她,是不能去她住的地方,而且我一定要準时到,不能早也不能晚。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因爲她有权保有她的隐私,而且準时也是礼貌。
    六个月之后,我準备了一颗很大的钻石向她求婚,她深深地吻我,同意嫁给我。
    「你知道求婚是什麽意思吗?」她略于羞怯地笑着问我。
    「什麽?」我问道,我觉得话裏有话。
    「不能做爱了┅┅」
    我吓了一跳,以爲我听错了,「什麽意思?」我问道。
    「一直到蜜月之前都不能再做爱了,」她说道∶「我保证这样一定会更有趣的。」
    「你是开玩笑的吧?」我问道。
    「不。」她摇了摇头。
    这是搞什麽鬼!我们才谈好了要结婚。我当时单纯地以爲这是她的计划。
    在婚礼的两个月之前,我开着我的新车去她的公寓接她,带她去我的私人律师办公室去,他拿了一份婚前协议书要她签,她先仔细地看了协议书,然后望着我,这是她第一次看着我时,眼中没有喜悦的神情。
    「我可以和他私下谈谈吗?」她对我的律师说道。
    「在这裏说什麽事情我都可以保密的。」
    「不,」她坚持道∶「我们一定要单独谈谈。」
    我的律师耸耸肩,穿着他那套三万元的西装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怎麽了?」我问道∶「这只是一份很标準的婚前协议书而已,而且条件也很好,万一我们离婚,你每年可以拿到一千五百万到三千万的赡养费,一直到你再婚,或是我们之间有一个人死亡爲止。」
    「这还不到你财産的百分之一。」她知道我有多少财産。
    我无法否认∶「那你要什麽?」
    「我会签这份协议的。」
    「然后呢?」我问道。
    「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也许是吧∶「就是这样吗?」
    「不。」她将协议书放回律师的办公桌,站了起来。
    她身上穿了一套绿色的丝质套装,配合她的发型,真是好看极了。那套装的裙子很短,她将裙子拉了起来,我不知道她搞什麽鬼。她拉下她那名贵的丝袜到膝部,然后再拉下她那价值三千元的名贵内裤,用她修长无瑕的中指插进她的阴户裏,然后抽了出来,整根手指都是湿的,她将手指放在我的上唇,我闻到她的爱液的味道和另一种气味,她再一次将手指插进阴户裏,这一次插得更深,手指抽出时沾了一些白色的黏液,这一样同样地放在我的鼻子前,我立刻明白了那个味道是什麽°°那是精液!
    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性交了,这精液一定不是我的。
    「搞什麽鬼?」我问道。
    「你爱我吗?」
    我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你要娶我吗?」
    「是的。」我承认了。
    她穿回她的内裤和裤袜之后重新坐下,她握住我的手,她手中还捏着那个钻戒。
    「阿宏,」她说道∶「我不是一个能从一而终的女人,我很爱你,你也是一个很棒的情人,不过有时候,呃┅┅常常,我需要好好地性交。」
    「你在耍我是不是?」我很生气、嫉妒以及┅┅一点点兴奋。
    「我一直是这样,而且永远会这样,这是我的条件,你同意,我就签。」她指着那份协议书∶「做你可爱的老婆。」
    我正想反对时,她又打断我的思路∶「我知道你怎麽想,不过我不在乎,我会好好让你干,不过你一定要让我自由去做。」
    「自由去做?你是说让你到处和别人性交?」
    她点点头∶「是的。」
    我不知道该怎麽说。
    「你最后一次性交是什麽时候?」我不知道我爲什麽会这麽问,也许是好奇吧!
    「就在来这裏之前。」
    「和谁?」如果那个人是我认识的,我一定会气疯的了。
    「一个男人。」她答道。
    「哼,还好,那不是一条驴子。」
    她大笑∶「我还没试过,那个男人在酒吧裏碰到的,他是一个黑人,好像叫做保罗┅┅」
    我瞪着她∶「好像?你真是个贱货!」
    她点了点头,但是一点羞耻的感觉都没有∶「没错,我是贱货,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你专用的贱货。」
    这句话震住了我,「我专用的贱货」这个词在我的脑中不断地盘旋,我一听到,我的老二就硬了起来,以前我的前妻和我在一起时,我一直希望她能淫蕩一点,但是都未能如愿,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我面前,我可以拥有我的贱货,如果她和我离婚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不过问题是∶我受得了受不了?
    「你和那个黑人做了什麽?」我问道。
    「什麽意思?」她问道。
    「你做了什麽?」
    「我干了他。」
    「不,我是说怎麽做的。你是如何碰到他?去了哪裏?你做了什麽?」
    「你要听细节?」
    「是的。」我很坚持,如果她要做我的贱货,那麽就要从现在开始。
    她放开我的手,坐直身子,眼睛看着远方,回想着这件事情。
    「我知道一些酒吧,」她开始说道∶「许多男人在上了晚班之后,下班就在那个地方混。我总是开车先去一个医院,因爲那裏有一个计程车招呼站,我会先搭一辆计程车,到一间还在营业的酒吧去,然后要司机在外面等我,我进酒吧找人来干我,我那天就看到保罗坐在酒吧裏喝啤酒。」
    「你穿什麽衣服?」我问道。
    「这有什麽关系?」
    「我想知道。」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什麽都想知道。
    「我穿了一条迷你皮裙,黑色网袜,黑色的吊袜带和黑色的中空紧身T恤,露出我平坦的小腹,我在头发上喷了很多的发胶,也花了浓  。」
    「你进了酒吧之后,发生了什麽事?」
    「除了几个男人之外,只剩下酒保和一个老女人,他们都是黑人。他们一直看着我走进去,保罗是其中最年轻的,不过大概也有五十岁了,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高脚椅上,我知道我一坐下,我的内裤会露出来,不过我不在乎,保罗一直往下看,我知道他在看什麽。」
    她一直说着她的故事,而我却开始隔着我的裤子摸着我的老二,静如更是早就隔着衣服,摸着自己的胸部和私处。
    「『可以请我喝一杯吗?』我问他,他帮我点了一杯便宜的啤酒,难喝得要命。」
    我的未婚妻一向都是喝高级酒的。
    「他不知道是怎麽看我的,他问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叫『小凤』,他问我是不是在附近上班?我说不是,然后我问他是不是有什麽地方可以带我去玩?他说可以去他的车上。我告诉他,我有更好的点子,接着我故意滑下高脚椅,让我的裙子拉了起来,露出我的内裤,酒吧裏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慢斯条理地拉下裙子,说道∶『跟我来』。」
    她一边说话,一边将她的手伸进裙子裏,隔着裤袜自慰,我也拉下拉炼,掏出我的阳具开始打手枪,两人眼中充满情欲地互望着。
    「我带他走进女厕,」她继续说道∶「我跪下来解开他的裤子,拉出他的老二,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他的老二还不错,他的包皮没割,我将舌头伸进他的包皮裏面,尝着他老二的味道,他马上就硬了起来。于是我开始用嘴吸,我用深喉咙的招式,没多久,我的鼻子就顶住了他的阴毛,而他的睾丸则贴在我的下巴上。」
    「我吸了五分锺后他开始射精,他抱住我的头,求我将精液吃下去,这让我的性欲更加高涨。我吃下精液之后站了起来,转过身背对着他,弯下腰手扶着马桶,另一只手掀起裙子,拉下内裤。『干我!』我告诉他,他说∶『没问题,臭婊子。』然后就把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小  裏了。」
    「他抱住我的屁股,将我往他身上拉,接着开始抽送,一边干我,还一边叫我是『臭母狗、小妓女』,没多久我就开始高潮,而他也告诉我他要射了,于是我大叫∶『射在我裏面!』他咆哮一声就射了。他的精液好多好多,好像射个没完,我再一次到了高潮,双腿一软,还好他扶住了我,不然我一定跌在地上。」
    当她说到那个男的射精时,我也开始射精,我尽量将精液射在手上,但是量实在太多了,所以还是有一些精液流到我的裤子上。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恢複了力气,我转过身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告诉他,他干得我很爽,他笑着看我穿上内裤、拉好裙子。我走出酒吧时,每个人都看着我,他们一定都知道我刚才做了什麽,然后我上了计程车,回到我停车的地方。路上那个司机一直从后照镜裏看我,他一定也知道我干了什麽好事,而他的眼光让我更是欲火焚身,不过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回家,因爲我想自慰让自己再高潮一次。」
    当她说到她还要高潮一次时,她也同时自慰得到了高潮,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複了神智。
    「接着我把衣服都换了,除了内裤没换,因爲我想记住刚才的激情,然后我就等你来接我。」
    我看着她明亮的大眼,她是我的贱货,而我爱她,我现在有了决定,我爱我的贱货。
    「好吧。」我轻声说道。
    「什麽?」她问道。
    「好吧,」我加重了语气∶「我要你做我的贱货,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你要和谁干都可以。」
    「什麽?」
    「如果我要你告诉我所有的细节,你就要据实以告。」
    「没问题。」她顽皮地笑着回答。
    「另外,要做我的贱货,只要我提出任何有关性的要求,你都不能拒绝。」
    她犹豫了一会儿,接着点点头。
    「你会签协议书吗?」
    她拿起协议书,说道∶「把笔给我。」
    「我们还需要一个见证人,」我说道∶「我们得把律师叫进来。」
    我从律师的桌上拿了几张面纸,尽量把我裤子上的精液擦乾净,不过还是有一些污点在裤裆之间,看来是弄不掉了,我索性站了起来,拉上拉炼,起身去开门。
    「阿宏。」静如说道。
    「嗯?」
    她指了指自己的上唇,我原先还不知道她是什麽意思,后来我才了解她是什麽意思,于是我又拿了一张面纸,将我脸上静如的爱液和保罗的精液擦乾净,然后将面纸扔进垃圾筒裏,才开门叫律师进来。
    从律师脸上的表情,我猜他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他或许以爲静如刚才让我干她,求我不要让她签婚前协议书,他也许以爲我是个怕老婆的人。
    他坐在他那张巨大的皮上,上身往前倾,「你们之间谈好了吗?」他看来真的以爲我不坚持要签协议书了。
    「嗯,谈好了。」我说道。
    「阿宏,我是你的律师,也是你朋友,」他说道∶「我要坚持你的权力。」
    「你在说什麽?」我说道∶「她正準备要签字。」
    「把笔给我,」静如说道∶「我要在哪裏签名?」
    律师看来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拿了枝笔给静如,还指了指签名的地方,我们两人都签了字,就离开了。
    我在车上一直看着她,她还是依然地美丽。「我的贱货,」我心想∶「哪天我玩腻了就可以和她离婚,赡养费也不高。」不过我这是搞什麽鬼?
    从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改变了,原先我们常常去高级餐厅,我的话题总是政治,电脑、网路和汽车,而她总是聊着她的工作(市场)或是她的那些笨朋友的笑料,这让我有点困扰,她打算结婚之后就不再工作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她的那些朋友,所以我不知道我们婚后还有什麽话题,不过现在一切都变了,她现在喜欢和我说她的性生活,而且她说得非常多,我连插话都没有机会。
    静如通常会用很低沉的声音告诉我,她一个星期会和随便一个陌生人性交两次,有时候她会告诉我,她同时和两到三个人同时性交的事情。我往往听到一半时,就忍不住想侵犯她,但是她总是在最重要的关头用热情的吻来阻止我,有时候我比较幸运,可以隔着她的胸罩摸摸她的乳房,我的手从来没超过她的腰部以下,她总是在我耳边说,过了婚礼之后,我就可以完全地拥有她了。
    有一次,我比和她约好的时间提早到了她的公寓,我不知道我爲什麽会这麽做,我好像只想看她被人奸淫的样子。
    她来应门,身上只穿着T恤和内裤,她看到我时,显得很惊讶,她的头发很乱,  也花了,而且还有一些东西沾在她的头发上,但是她还是让我进去,而且还吻了我,她嘴裏的味道尝起来有点像精液。
    「我正準备要去洗澡。」她说道。
    「你的头发上沾了什麽东西?」我问道。
    也大笑∶「噢,那一定是精液,我刚帮一个可怜的男孩吹喇叭,他射得我满脸都是,我把脸上的精液都擦乾净了,但是我没注意他也射到我头发上了。我很喜欢帮他吹喇叭,他很年轻也很可爱,不过我有点腻了,因爲我和他玩过太多次了,只是他住的地方离我很近,我不用花功夫去找男人而已。」
    在婚礼前一周,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她居然说一直到婚礼前,我们不能再见面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想她喜欢折磨我。
    「你想要什麽结婚礼物?」她转过头来问我。
    我耸耸肩,我什麽都有了,还有什麽想要的?不过我想要的东西,也只有她才能给我。
    「在我们渡蜜月的时候,你只能和我性交。」
    她想了一会儿,「好吧,」她最后说道∶「只有一个月喔,我想我撑得过去的。」
    接着我问她∶「你要什麽结婚礼物?」
    她看着我,她知道我可以买任何东西给她,甚至买一个小国家给她都可以。
    最后她告诉我∶「┅┅呃,我得先得到了满足,才能整整一个月只和你在一起┅┅」
    她虽然是个淫娃,但是她这麽说出来,我还是大爲吃惊,不过我会尽力的。
    我找了间「婚姻顾问公司」来準备我们的婚礼,婚礼会在市中心的一间大教堂举行,我之所以选这间教堂,是因爲她够气派,而不是因爲我的宗教,当然,这也让我花了不少钱。典礼结束之后,大礼车还会接我们去大饭店,我们安排了豪华的酒会,请了六百个家庭和一些好朋友,爲了节省时间,我们在饭店的总统套房订了房间。
    第二天,大礼车会送我们去机场,然后到加勒比海的一个私人小岛渡蜜月,我想这一切都不能对她构成吸引力,一切的事情都由顾问公司处理,这个新婚礼物一定要我来準备。
    一开始我不知道该怎麽办,我开车在路上閑逛,后来我看到一间成人书店,我走了进去,看看新上市的A片,有一些拍片子的公司就在附近,于是我买下这些片子,我带着这些片子回家,全部看了一遍,认爲其中一家叫做「武士电影公司」所拍的片子最好,透过网路的搜寻之后,我查到了他们的地址。
    他们的公司很近,我去到他们公司,接待小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而且胸部很大。
    她问我有什麽事?
    「我想见你们的负责人。」
    「您是?」
    「把我的名片给他看。」我给了她三千元。
    她拿起电话和某个人说话∶「有个人想要见你,先生┅┅不,他没说,不过他给了我三千元┅┅对,他说那是他的名片。」她挂上电话,对我说道∶「他马上出来。」
    先生是一个中年秃头的男人,还有一个很大的啤酒肚,他先自我介绍,然后问我的名字,当我告诉他我的名字时,他的眼睛睁得好大。
    「你不是那个在网路上很有名,现在有钱得不得了的那个人吗?我在报纸上看过你。」
    「哈哈┅┅我还没有比尔盖兹有钱。」我笑道。
    「我能爲你做什麽吗?」
    「你有自己的办公室吗?」
    「当然,跟我来吧。」
    他带我去一个小办公室,裏面有一张廉价的办公桌和折叠椅,房裏四处都堆满了A片。
    「我们的最新作品,」他指了指一支录影带∶「拯救雷恩大鸡。」
    我轻轻一笑,开玩笑地问道∶「你们拍不拍『成人玩具总动员』?」
    「拍,」他笑道∶「这部片子下周就要拍了,场景就在这间办公室。」
    「先生,我很喜欢你的作品,所以我想请你们帮我拍一部片子。」
    先生将上半身倾了倾∶「什麽样的片子?」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你可以提供┅┅那个┅┅呃┅┅男演员吗?」
    「当然,要多少有多少,你要拍成人片?」
    我从口袋拿出一叠千元大钞,放在桌子上∶「这裏有三万元,如果不够的话尽管说。没错,我是要拍成人片,如果这部片子被你公司的其它人看到,我会想办法让你的公司倒闭,你相信我,我一定有这种力量,我的财富一定办得到。」
    他点点头∶「你放心,一定只有我和我的工作人员看得到。」
    「好,」我说道∶「你们的成本由我来负担,而且我还会加上三十万来当做你们的酬劳,如果我喜欢你们拍出来的片子,我会再加十五万元做爲奖金,要在一个下午完成。」
    「工作的内容是什麽?」
    我向他解释工作的内容,他看来很喜欢这个点子。
    「我会先暂停下目前的拍片计划,全力去支援你,」他说道∶「让我来处理吧!」
    「你可以拍高画质的片子吗?」
    先生点点头∶「我可以去租摄影机和剪接系统,不过成本要由你来出。」
    「我就知道你办得到,」我大笑道∶「这个由我来负担。」
    「圣马克教堂,星期六早上十一点,别迟到了,婚礼在两点举行,你们要偷偷地行动,教堂后面有一个后门,我会特别不把那个门锁起来的。」我还告诉他详细的进入方式。
    先生笑起来很傻。
    「先生,」我用略带威吓的口吻说道∶「别搞砸了。」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那一天终于到了,天气好得很,我买通了教堂的管理员,让他不要把后门锁上,我在典礼开始前一个小时到达了教堂,那位结婚顾问跑来接我,她的个子很矮,是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就像个柠檬一样。
    「静如不让我进更衣室,可是我得去检查她的服装和化  ┅┅」
    我举起双手∶「这是她的大日子,」我说道∶「让她一个人好了,我确定她一旦準备好了之后,就会让你进去的。」
    「但是她的伴娘却和她在一起,我不知道她们在做什麽。」
    我看着我的劳力士表,现在是一点,我知道她在做什麽,但是我却不知道她的伴娘--她的高中同学,在更衣室裏做什麽?我拍了拍那个女人的手臂∶「别担心,没事的。」我决定不让她接近更衣室,于是我说道∶「请你先去饭店,看看其它东西是不是已经準备好了。」
    「可是我得┅┅」
    我打断她的话∶「我很怕我的朋友玩得不开心,我要你再亲自去检查一次,任何增加的费用都算在我帐上。」
    她笑着说道∶「就听你的吧!」
    静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从更衣室出来,我一直在门外守着,不让任何人去打扰她,直到她一切就绪,婚礼开始┅┅
    我和她坐在沙发上,将摇控器对準录影机,按下「播放」。
    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扇门,那是更衣室的门,那扇门慢慢地打开,好像是一个小偷準备作案一样,门打开之后,我看到静如穿着婚纱,伴娘正抱着她,那个伴娘名叫慧琳,她们正在亲吻,那并不是朋友间亲昵的亲吻,而是舌头交缠的热吻。
    我按下「暂停」钮,看着静如,她耸耸肩。
    「我在十六岁的时候慧琳夺走了我的处女,是她将我领进门变成淫娃的,在念高中的时候,男生都叫我们『公厕妹妹花』,你别以爲这是什麽很酷的事情,那是因爲太多人上过我们了,是因爲她,我今天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你是双性恋?」我问道。
    「也许吧,我有时偶而会和女人上床,大部份都是和慧琳。」
    好吧,我想,我有个双性恋的淫蕩老婆,再有什麽出乎意料的事,我也不会太惊讶了。
    我再一次按下「播放」键,静如和慧琳发现门打开了,立刻停止拥吻,镜头忽然换了一下,我看到一个很瘦的男孩扛着摄影机,由镜头前方跑过去,由另一个角度拍摄。屋裏的两个女人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你们做什麽?」静如生气地问道。
    镜头又切换了一下,我们看到先生拿着摄影机走了进来∶「对不起,你的未婚夫请我们来拍婚礼的实况,我们想先来拍你的镜头,这是你的新婚礼物。」我告诉过先生要这麽说。
    静如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噢!好,请进来吧。」
    先生说道∶「我们还有一些设备要搬进来,小姐,希望你不要介意。」
    静如点点头,镜头上看到先生走进来,后面跟了很多男人,有些人扛着灯光、有些人搬着箱子,他们全都是黑人,不过看来不像是工作人员,全都像是演员,搬东西只是让他们进更衣室的理由。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进来,我不知道先生一共找了多少人,我一个个地数着,最后,一共走进了七个人,他们进来之后把门锁上,先生指挥他们将所有的设高就定位。
    一切就绪之后,先生说道∶「好了,小姐们,你们只要站在那裏,自然一点,拍片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姐妹花相视一笑,接着又开始亲吻,看着我的新娘和她的伴娘做这种演出是一件充满情欲的事,她们的手在彼此的身上摸索,特别是彼此的乳房和臀部,她们还试着隔着衣服想摸彼此的阴户。
    更衣室裏有一张便床,慧琳拉着静如到床前,让她躺在床上,慧琳拉起静如的裙子和衬裙,就像拆开一件包装精美的礼物一样,静如穿了一双白色的丝袜和吊袜带,她下半身的白色内裤正在我的手上。
    慧如将她的内裤拉到一边去,开始舔静如的阴户,静如将身体拱起并且开始呻吟,她一直舔了好几分锺。先生和他的摄影师们不愧经验丰富,他们常常用特写捕捉慧琳的嘴吸住我老婆阴户的镜头,也常常拍静如的脸,记录下她快乐的表情。
    另一个摄影师拍将镜头转向那些黑人,他们已经全脱光了,而且每个人都在搓弄着他们的阳具。当慧琳开始轻咬静如的阴蒂时,我的新娘全身一震,张开眼睛,这时候她才发现好多已经爲了她勃起的鸡巴。
    「快过来,」她略带喘气地对一个男人说∶「我想在嘴裏含着一根鸡巴。」
    那个男人傻笑着走了过去,他的阳具并不是很大,只是中等尺寸,静如一口含住他的阴茎。我之前曾经过静如描述她与别人性交的样子,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我迷惑地看着我美丽的新娘穿着白纱,嘴裏含了一根黑色的鸡巴,而她的伴娘正舔着她的阴户。
    这个镜头持续了几分锺,静如开始得到了高潮,在她高潮的时候,慧琳紧紧地吸着她的阴户。
    接着其它的男人走上前,掀起慧琳的裙子,「不要!」她叫道∶「这是她的婚礼,所有的老二都是她的。」她由静如的双腿之间站了起来,说道∶「如果你们想干女人,这个肉洞已经準备好了。」
    静如暂停吸吮口中的鸡巴∶「等一下,我先把身上的婚纱脱了,待会儿行礼的时候才不会难看。」
    她站了起来,慧琳帮她拉下拉炼,静如脱下身上的衬裙和紧身衣,她身上只剩下白色的丝质内裤、吊袜带和丝袜,以及一件蕾丝胸罩,而她的头纱还是别在头上,让她看起来又是那麽地纯洁、美丽。
    她脱下她的内裤,躺在便床上,张开双腿,说道∶「来吧,男仕们,我身上的肉洞足够你们享用的了。」
    听到她这麽说,我差点就射了。
    那个刚才动手掀慧琳裙子的男人,现在取代了慧琳的位置,开始舔静如的小穴。静如看着她的女朋友,说道∶「慧琳,你要让他们所有的鸡巴都保持坚挺,他们所有的精液都是我的。」
    慧琳笑道∶「知道了,我一直是你的助手。」
    我按下「暂停」钮,「你的什麽?」我问道。
    「我的助手,在拍成人片时,都会有一个女孩子专门让男演员保持勃起,这样才不会在换场景或调整机器时,由于时间拖得太长,一切又要重来。」
    「你怎麽知道?是不是┅┅?」
    静如耸耸肩∶「我不知道,我只是猜的。」
    「好吧。」我又按下了「播放」的按钮。
    静如又一次含住了那根黑鸡巴,另一个黑人则是舔着她的阴户,而慧琳则是跪了下来,轮流帮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吹喇叭,让他们保持勃起。
    那个鸡巴插在静如嘴裏的男人开始呻吟,我知道他快要射了,静如将他的鸡巴由出来,让他射精在她的脸上,有些精液还射在她的头发和头纱上。
    当那个男人射完精后,静如又含住他的鸡巴吸了个乾净,然后才说道∶「好了,现在我要一根鸡巴干我下面,另一根鸡巴干我的嘴。」
    舔她阴户的男人停了下来,很快地坐了起来,将他的龟头抵在静如的阴户口上,这是一根大鸡巴,虽然不是这个房间裏最大的,但是也已经够大了的。另一个男人走了过去,将他的大鸡巴抵在静如的脸颊上,静如转过头,含住那个又黑又大的龟头,她的小嘴要整根含住这根大鸡巴有点困难,但是她还是尽力含住那根大肉棒。
    那位在静如双腿之间的男人将他的阴茎插了进去,静如睁大了双眼,嘴裏虽然含了根阴茎,但是还是发出清晰可闻的呻吟。
    两个男人同时干她的上下两个肉洞,我实在不敢相信,我正看着我的老婆被两个男人同时奸淫,她是如此娇弱又美丽的女人,如今却被两个大黑鬼粗鲁地狠干,而她更是沉醉其中。
    她坐在我身边,一边看着片子一边自慰,而我更不敢摸我自己的老二,我怕我一碰就射出来了。
    没过多久,那个干她的男人就射了出来,他将精液射在我老婆的阴户裏,而静如也是同时得到了高潮,嘴裏虽然含着鸡巴,但是还是发出了大声的呻吟。当老二从静如的阴户裏拔出来时,镜头立刻用特写拍下静如的阴户,拍下精液由阴户流出来的样子,高画质的电视将这一切显现得清清楚楚。
    机乎是同时,另一个男人沖到了静如的双腿之间,将他的阴茎插进静如的小穴裏,开始抽送。那个干她嘴的男人又要射了,静如让他射在她的脸上,另一根鸡巴又马上插进她的小嘴裏。现在我已经看到四个男人玩我老婆的两个肉洞了。
    还有一个男人有着一根超大的鸡巴,那根鸡巴看来有我的手肘那麽长,龟头和我的拳头差不多大,慧琳没办法将那根鸡巴含进口中,只能用舌头舔,我发现那个男人正躲在最后面。
    当第二个干静如小穴的人射精在她的阴户裏后,她让第六个上来的人先别插她,她也停止吸吮口中的鸡巴,转头看着那个大鸡巴黑人∶「我想要那根肉棒,快过来!」
    静如站了起来,要那个男人躺在地上,那男人躺在地上,那根肉棒举得有半天高,静如跨在他身上,慢慢地往下坐,当那根肉棒开始插入的时候,镜头立刻切到特写。
    我看到她的阴唇撑开,让那个庞然大物插入,静如的小穴越撑越开,静如的嘴也大大地张开,脸上虽然都是精液,但是还是露出一副销魂的表情。她一共花了整整一分锺才让那根鸡巴全插进去,然后才开始将臀部上下起落,她的双眼紧闭,喜悦与快乐让她不住地喘气。
    后来她将上半身往前倾,双手支撑在地上,那根超大肉棒还是插在她的小穴裏。
    「慧琳,还有谁?」
    慧琳将口中的鸡巴取出,说道∶「我把三根老二弄硬了。」其中有两根是已干过了静如,慧如又将他们吹硬了的。
    「我想干屁股。」静如说道。
    「马上就来!」慧琳答道,她推了一个男人过去,这个男人还没有干过静如的,他往静如完美的屁股走去。
    「我先帮她準备一下。」慧琳告诉那个男的,然后她便开始舔静如的屁眼,她把静如的屁眼都用口水弄湿了,还把从静如小穴裏漏出来的精液抹在她的屁眼上,然后插先插一根手指进去,接着又插第二根,最后才说∶「好了,你可以上了。」
    那个黑人伏在静如的背上,他的阴茎抵在静如的屁股之间,慧琳用手帮他顶住目标,他慢慢地往前顶。镜头再一次切到特写,把鸡奸我老婆的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
    当那根阴茎全插进之后,静如开始前后地摇动她的身体,让两根阳具在她的体内抽送,她这麽做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我嘴裏还要一根肉棒,我所有的肉洞裏都要有肉棒!」
    那个第一个射精在她小穴裏的男人走向前,将他又硬起来的老二插进静如饑渴的嘴裏。
    「这是我第一次同时和三个男人干。」静如说道,她用力地亲吻我∶「谢谢你。」
    电视上的静如正被两个男人夹在其中,她的阴户、屁眼和嘴各插了一根黑色的阴茎,我忍不住想起了欧利欧饼乾(译注∶英文叫Oreo,大陆叫「黑白黑」,台湾叫「欧利欧」,是不是这麽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上下巧克力饼乾,中间夹牛奶的那一种)。有时候她会停下来喘气,但是又有时候,她会很快地前后摇动身体,很明显地,她一直处在强烈高潮状态。
    「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她说道∶「我的全身都传来快感。」
    她的高潮让那个干她屁眼的人也到了极限,他将他的鸡巴抽出来,射在静如的肛门上。
    「喂!她要你们都射在裏面的!」慧琳叫道。
    那个男人低头道歉,垂头丧气地走开了,而慧琳则开始舔着静如屁眼上的那些精液,将那些精液吸入口中。当她吃得差不多了之后,她跪到静如的面前,将那个正在干静如嘴的男人推开,然后开始吻静如,将她从肛门裏吸来的精液送进静如的嘴裏。这看来会  心,但是也很美,我看着静如将那些精液全咽了下去。
    在静如娇躯下的男人看到这淫乱的一幕也忍不住了,他大吼一声开始射精,他紧紧抓住静如的双肩往下按,想把阴茎插得更深,直到静如完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足足射了约有一分锺之久,最后他才放开手,让静如虚弱地跌在一旁的地上,精液不断地由她的小穴渗出,一直流到了她的屁眼上。
    慧琳弯下身温柔地吻了吻静如满是精液的嘴唇,「你还好吗?」她问道。
    静如点点头,看来好像精疲力尽了。
    「你还想要吗?」
    静如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还有什麽可以玩吗?」她虚弱地笑着问道。
    慧琳看了看房间的四周∶「我已经让两根鸡巴硬起来了,也许再过一下子,我可以再把三根肉棒吹硬。」
    「把我的内裤拿来,」静如说道∶「我不想让裏面的精液流出来,我想存在裏面给阿宏看。」
    慧琳点点头,把静如的内裤拿了过来,还帮静如穿上。
    「好了,」我的老婆说道∶「谁想爽一下的,我都可以用嘴帮他吹出来。」
    她跪坐在地上,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她帮所有的黑人都吹了一次喇叭,甚至连那个很瘦的摄影师和先生都上前让她用嘴服务,她让所有的人都射在她的脸上。当屋内所有的男人都在她脸上射过精后,她的头发和头纱上都已是沾满精液了,而她的脸、肩膀和乳房上的精液更是多得吓人,那些精液顺着她的下巴一直流到她的小腹。
    最后一个镜头是她脸部的特写,白糊糊的俏脸露出可爱的笑容∶「谢谢你的礼物,亲爱的。」
    影片结束了,我关上电视,转头看着我的老婆、我的淫娃、我的淫娃老婆。
    「谢谢你,」她重覆道∶「现在你知道我爲什麽会迟到了,他们走了之后我还得把自己弄乾净,把脸上的精液抹乾净,重新化  。慧琳告诉那个姻礼顾问,我们不小心把头纱弄坏了,所以她又跑去帮我们弄了一个新的来,我特别穿上裤袜,以免在婚礼时让精液由裙子上流出来。」
    「你喜欢这个礼物吗?」我问道。
    静如大笑∶「我想世界上再也没有什麽事比在结婚当天被轮奸更淫乱的了,我在任何一个教堂都可以结婚,但是满肚子精液地踏上红地毯,这却比结婚还好玩。」
    「你喜欢这样吗?」
    她深情地吻我,当做了回答。
    我将她抱进了卧房,让她躺在床上,精液还是不断地由她被干翻了的穴裏流出来。我很快地脱光了衣服,将我的阴茎插进她潮湿的肉洞裏,她的穴裏都是精液,而且很松,我几乎没有感觉,不过我知道我正在干我老婆,而且我是第一次在她被七个男人轮奸之后干她。
    也许我很喜欢这种玩法,也或许是我憋得太久了,所以我几乎是马上射了出来,而静如也是马上得到了高潮┅┅
    我温柔地脱去她的衣服,然我我们赤条条地相拥在一起,我知道接下来的一整个月,她都是我的。一个月后会发生什麽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未来能再玩一些刺激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