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智退强敌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智退强敌

    时间:2018-07-11 叶天龙和修罗相视了一眼,心中暗暗生寒,两个人同时出手,居然会一招不到便受伤了,虽然无关紧要的小伤口,但对他们的心理影响却是非常大的。
      「难道说真的就这样败了吗?」
      叶天龙想到这一点,心中好像着了火一般。
      「绝不可以认输的!」
      心中的一个声音突然狂叫起来,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真气在身上流转,那种傲视万物的感觉有如潮水一般重新回到他的心中。
      一声怒吼,叶天龙的神器烈火在身前一引,他的心中再没有任何的杂念,天剑老人那大陆剑术第一家的名声再也对他的心理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他的心进入了一片空明的境地,眼前的强敌虽然可怕,但在他的心中却似乎有一种眼前的敌人不存在的奇妙感觉。
      气势的变化,身边的修罗也感受得十分真切,他身上那野性的血液也在瞬间被点燃。修罗仰天一声厉吼,扬剑猛冲而上。剑出狂风起,沉雷声隐隐,高速飞旋的气流甚至将石桥的栏杆炸碎了好几处。
      「风雷动天!」
      天剑老人也不敢怠慢,他的身形一转,手中的细剑再度飞起,繁星点点,迎向了修罗的庞大身躯。这一次,他的出手再没有丝毫的保留,杀招就藏在灿烂繁星的后面,目标是修罗的咽喉要害。
      高速飞舞的气旋被急速点破,修罗的巨剑一落空,就知道大事不好,立刻身形一扭,但天剑老人的细剑早已等候在剑幕后面,一剑刺出,好比是天外的飞星,迅雷疾电。
      危急关头,叶天龙滑步抢进,手中的神器烈火骤然跃出数道炽热的火焰,将天剑老人身边的空气都点燃,整个石桥上红光一片,而他的烈火剑也随之而来,触目惊心的红光一闪,便到天剑老人的胸口。
      天剑老人的剑在修罗的喉咙前猛然停住了,他的身子急剧扭动,好似失去实体的影子,在奔流沸腾的火焰气流中快速移动,手中的细剑不断画出美丽的轨迹,将神器烈火上爆出的真火一一破解掉。
      当红光和繁星一起消失,叶天龙和修罗俱是喘了一大口气,退了两步,而天剑老人的神情则是变得十分严肃,手中的细剑出现了不规则的颤动,原本白净修长的右手手背上暴出了有力的线条。
      「没有想到,你们两个家伙还这么难缠,现在该我进攻了。接招吧!」
      天剑老人的话音未落,手中的细剑在空中轻轻一抖,动作说不出的美丽,步伐一滑,整个人已经到了修罗的身边,他知道在两个人中修罗的武技要比叶天龙高上一筹,因此,他的目标就是他。
      「嗤,嗤……」
      天剑老人的身形幻现在修罗的身边,而他先前所发出的剑气才刚刚到达叶天龙的跟前,可见他的速度是何等的迅捷。
      受到细剑所发的强劲剑气的冲击,叶天龙无法马上去和修罗联手对付天剑老人的攻击,眼前的攻击才是他最先要应付的。
      在天剑老人冲出去的瞬间,气机的牵动,修罗便知道他要出手了,起先都是自己两个人在出手攻击,天剑老人仅仅是防守而已,现在他主动出手,可以想见,必定是凶险万分的。
      想到这里,修罗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这样的战斗中,任何时候有一丝一毫的迟缓,后果就是横尸当场。
      「九狼真火,破!」
      随着修罗的怒吼声,巨大的剑在空中重重的劈下来,落点就在天剑老人的脚前,而这个时候,天剑老人刚好已经贴身,就要出手了。
      「轰隆」一声巨响,石桥猛烈的摇晃起来,甚至连众人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一瞬间的功夫,是万分之一秒的空隙,九道火焰像是平空变化一样,乍隐乍现便出现在面前,在火焰的正中,蓦然幻出了一个张大嘴巴的狰狞狼头,炽热的火焰好像是从它的嘴巴里流出来一般。乍看到这样的景象,胆气不够的人恐怕连反应都会失去了。
      修罗那巨大的剑身也在这一刻重新从地上跳跃起来,迅疾如电,有如九天落下的迅雷,斩向天剑老人的身躯。
      「来得好,不愧是真君的得意弟子。」
      轻喝了一声,天剑老人的细剑快速跳起,在空中绘出美丽无比的图案,点点耀人眼目的白芒好似疾风暴雨,每一点均準确无误地落在不时幻灭生起的火焰上,白光红火在空中交相辉映,此起彼伏。
      真气四溢,炎流奔腾的火焰被点成四下飞舞的焰火,将石桥的栏杆和桥面击出坑坑洼洼。整个石桥上烟雾瀰漫,劲风如催,站在石桥边的近卫团战士功力不够的根本无法站稳脚跟,被推着退后了两步。
      而天剑老人的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一把抄向修罗正在空中风雷舞动的巨大宝剑。在就要接触的瞬间,他的手掌使出一个内收再爆发真气的技巧,轻巧地击在巨剑的剑脊上。
      能够在如此高速的动作中,找到修罗巨剑的位置,出手的位置也是恰到好处,天剑老人的这一份眼力,就足以让修罗和叶天龙心寒。
      修罗又是一声闷哼,虽然天剑老人是隔着剑身向他发劲,但这一下也够让他难受的了,而且最头痛的是,他的绝招「九狼真火,破」并没有完全抵挡住天剑老人的剑气,数道锐利之极的剑气穿过了空中幻化出来的狼头,循着气机,直迫他的心脉所在,将他逼得只有退后滑步,竭尽招架之功。
      实力的差距就体现在这个地方,高手相搏,差之毫釐谬以千里。虽然他的斗志和气势并不差,但毕竟武技上的修为不仅仅是这些东西,论到出剑的技巧、剑道上修为和领悟,以及出手力量的分配,天剑老人都远在修罗之上。
      巨大的身躯猛然颤抖,退了数步,修罗所发出的绝招终于被天剑老人以强劲的剑气攻击硬生生破解,他的肩头上也出现了数道深深的剑痕,幸好大部分的真气都已经被抵消,加上他的护身真气也发挥了作用,他受的剑伤虽然很深,但没有伤到要害。
      大量的鲜血涌出,染红了修罗的衣裳。
      看到修罗这么快落败,在一边刚刚避过剑气攻击,正準备出手的叶天龙不禁吓了一大跳,两个人一齐出手都不是这个老头的对手,现在剩下他一个人,更是难上加难了。
      越是这样危急的局面,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头脑越发的灵活起来。不能力敌,那么只有智取了。
      心神电转,在天剑老人击败修罗之后,叶天龙并没有急于出手抢先机再进攻,反而是后退了数步,和天剑老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然后横剑在胸前,摆出一个绝妙的剑式。
      看到叶天龙随着修罗退出石桥,天剑老人也不多加追赶,他的细剑停在半空中,就像刚刚没有发生过激烈交手一般。
      「你这样做就对了,我不想赶尽杀绝,对付你们也算是胜之不武。要知道就算你们两个人的武技再好,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联手出击,毕竟在交手的一瞬间,真正可以和我接触的还是一个人,除非是经过长期的合击训练之后,才可以使得威力加倍。」
      「即便是魔法师和剑士的组合,没有经过一定的配合训练,也是不可能达到默契的境地。像你们两个都是强力主动攻击的剑士,怎么可能做好完美的联手呢?更何况大陆上没有哪一种剑术是我不知道的,你们要想出剑和我斗,岂不是太笨了吗?」
      天剑老人淡淡地说完这些话,手腕一振,细剑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他的双手也收到背后。
      石桥的震动渐渐平息,一切都平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可以看清楚了,叶天龙突然上前半步,将风月真君所传的三招剑式中最后一招「惊风覆月天地倾」的起手式演了出来。
      天剑老人的神情顿时一变,锐利的视线落到了叶天龙的身上,他发现叶天龙所摆出的剑式有一种夺天地造化之玄妙在其中。
      将浑身的真气含而不发,叶天龙全部的精神聚集于神器烈火之上,顿时神器烈火和他的精神完全合而为一,剑式的威力益发强大起来。
      「这是什么,好玄妙的剑式啊!」
      话一出口,天剑老人警觉地收住了,他被誉为是大陆剑术第一家,凡是使剑的人没有什么剑式可以瞒得过他的眼睛,而这一剑中所包含的无穷奥妙是他没有想到过的。
      叶天龙心中也是暗暗一喜,知道自己这一剑式已经成功引起了天剑老人的注意。老实说,这最后一招他自己的把握也不是很大,而且对上这个大陆剑术第一家的家主,武技修为上的差距也让他无法真正发挥出剑式的威力。
      「你一定破不了这一剑的,愿不愿意和我打一个赌?」
      天剑老人愣了一下,不禁微微一笑,道:「既然这么有自信,为什么不冲上来看看呢?」
      「原来你看不出这一招,知道光凭你的剑术是不能破解的,所以想靠内劲强行破解,对吗?」
      「哼,你这个傻瓜。剑道的修为,技巧和力量是缺一不可的,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知道,你的师傅是怎么教你的?」
      见到这个老家伙居然不上当,叶天龙不禁有些暗暗发急。他乾脆将剑式往下演了下去,发觉天剑老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许多,全神贯注地仔细观察,心中暗道:「你这个老家伙,心动了,还在嘴巴上装腔作势,真是老奸巨猾。」
      出到一半,他又停下了手,正被剑式吸引的天剑老人不由得暗暗发急。作为一生研究剑术的剑道大家,天剑老人自然对剑术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看到如此神奥的剑式,他那颗剑道之心早已完全点燃。这时候,见叶天龙不出手,他便要自己出手逼迫叶天龙出招了。
      见到天剑老人作势要冲过来出手,叶天龙连忙大喝一声:「住手!」然后急忙说道:「你是剑道的第一高手,我自然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出手的话,就看不到更多的剑式了。」
      天剑老人身形一滞,叶天龙不让他有再思忖的时间,又快速地说道:「我把这一剑式演完,如果你能够在五十数之内想出破解的招数,那么我就把下面的剑式再演给你看。」
      「好的,你就快点使出来吧!」天剑老人想也不想,一口应道。
      「还有,你一定要用剑术来破解。如果想不出来的话,你就要放我们离开。」
      「快点吧,这么啰嗦。」天剑老人不耐烦地一挥手,「我知道了。」
      叶天龙大喜,连忙将整个剑式完整地使了一次,然后开始大声地计数。
      当叶天龙把剑式使完的时候,天剑老人的嘴角还流露出一丝笑意,原来这剑式到后面变得这么简单,自己应该可以非常轻鬆地破解掉它。但在心中仔细的想了一遍后,他却愣住了。
      因为这一剑在前面已经将整个气势和真气完全调动起来,也就是说整个空间的力量已经被它吸收,转化为它的内因,因此在最后那一剑挥出之时,对手所受到的压力是整个空间的力量。
      这其中的各种奥妙不是他这样级数的高手是不能看出来的,也因此让他心醉不已,哪一个剑术高手能创出这样一招夺天地之造化的神奇招数?
      「我要出三招才可以抵挡住这一剑最后的攻击……不……不行……必须从最前面的开始破解……」
      叶天龙看到天剑老人一下子点头、一下子摇头、一下子歎息、一下子微笑,不禁暗暗得意,知道这一剑已经把这个老家伙难住了。
      要知道,这一剑之中的奥妙变化是风月真君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完全演算出来,在短短的五十数之内,天剑老人怎么可能破解得掉呢?
      越是推算下去,天剑老人的脸色就变得越发难看,他的额头也渗出了汗珠。原来从一开始,这一剑式的变化就是无穷无尽,任何一个角度都有无数的后招。
      「只要我一剑直接攻击他的中心,不就可以了吗?」想到这里,天剑老人马上摇头,「不行、不行,用比对手强大许多的内劲去破解只能是用来对付小辈。」
      想到如果有一个实力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对手,用这一剑式向自己出手,天剑老人的额头不禁渗出了更多的汗珠,因为那样的话,大陆剑术第一家的位子就要换人了。
      「家主大人,现在已经是一百数的时间了,您还没有想出破解的办法吗?」叶天龙上前两步,十分恭敬地低声问道。
      一直在后面观看的计无咎暗暗点头,自己的主君能够这一手做得实在非常出色,这个时候的态度越是表现得恭敬,天剑老人就越无法翻脸。
      站在石桥上,呆了半天,天剑老人猛的一跺脚,仰天长歎一声,道:「能够想出这一剑的人实在是天纵奇才,看来我还要回去好好的想一下。」
      话音未落,他的人便消失在叶天龙的眼前。叶天龙刚刚想出声,天剑老人的声音突然在半空中响起。
      「等我想出这一剑的破解之法,我会再来找你的。」
      最后一个音是从十里之外传来,这一份功力让叶天龙咋舌不已。身后,伤口经过处理后不再流血的修罗默默走到他的旁边,伸出一只手在叶天龙的肩膀用力压了一下。
      「做得非常好。一看到他,我就知道麻烦大了。当年他虽然输给师傅,但他的剑术却是深得师傅的讚许,认为天剑园的剑术在他的手中将会有一个全新的突破和提升,现在看来,师傅的话果然得到应验了。」
      「他的出剑浑然天成,根本让人无法捉摸。」计无咎也迈步走到叶天龙的身边,缓缓地说道:「天剑,果然是天象之剑。如果不是因为他对剑道的疯狂追求,今天还真的没有办法全身而过了。」
      「嘿,幸好还有我师傅的绝招。」叶天龙也是心有余悸,天剑老人的剑术是他难以想像的高,也许只有王师和风月真君这样的高手,才可以对付。
      「我们快点走,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很快的,叶天龙就转过心思,转头对手下的战士大声说道。
      望着叶天龙矫健的背影,无声跟在后面的夏赫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他的嘴角牵动了两下,突然轻轻歎息了一声,迈步跟了上去。
      将身亡的战士就地埋葬之后,队伍再度出发了。虽然走得非常快,但到了看到渡口的时候,日影已经偏西了。
      ※ ※ ※
      夕阳下的田野一片宁静,远远的望去,在镶嵌到天边的田野尽头,渡口处几只水鸟在高低飞舞,看不到丝毫的人烟。
      「还好,一切都很正常。」修罗活动了一下被包扎得紧紧的肩膀:「看来夏风他们是追不上我们了。」
      计无咎望着远处的河面,说道:「是该发出信号通知接应我们的人了。」
      叶天龙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如此平静的景象,丝毫没有让他的心得到轻鬆,相反的,他的心好像被什么抓住似的,有一种紧绷的感觉。
      「危险,难道说有危险吗?」
      一边想着,叶天龙一边默默运功,用他的心眼查看四周的情况。四週一片安静,没有丝毫的异常情况,他不禁摇摇头,苦笑了一声,也许是自己太紧张的缘故,弄得草木皆兵了。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轻鬆一下。」
      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出现了晨月那俏丽的身姿,叶天龙的心一热。这时候,近卫团的战士在修罗和计无咎的带领下已经往前行了一段,叶天龙已经落到了队伍的中间位置,他急忙迈步跟上去。
      向前走了不到三百步,叶天龙心中的不安感蓦然急速升起,举目望去,似乎周围的草木都在向他发出无声的警报,空中隐隐约约有一丝冰冷的气息在流动。
      「砰」的一声,走在前头的计无咎抖手发出了一枝旗花,向在河上游弋的天龙军团水师发出信号,招呼他们靠过来準备接应。
      「小心!有问题。」叶天龙的心中平空感到心潮汹涌,毛骨悚然,不由得悚然地叫道。
      一道银光划破了空气,发出尖利的啸声,直奔叶天龙所站的地方。已经提高警惕的叶天龙一闪便让过了这一枝力道十足的利箭,但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却躲避不及,被这一劲道十足的箭穿胸而过,当即倒下。
      随着这一箭的发出,从河岸田野的下方传出了震天的吶喊声,这杀声有如大海波涛,接着一道明亮的金属线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是密密麻麻的士兵阵容向这边冲杀过来了。
      他们身上的盔甲在夕阳的映射下,闪动着夺目的光芒,手中的武器在大地上组成了一条散发着杀气的金属线。
      叶天龙长呼了一声,最可怕的敌人是看不见的敌人,现在敌人就要出现了,他的心中反而鬆了一口气。他拔出神器烈火,有力地向前一挥。
      「準备战斗,一口气冲过去!」
      从河岸方向冲杀过来的敌军士兵像一道急速蔓延过来的刀山剑海,很快就和叶天龙的部队接触了。
      修罗和叶天龙两个人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组成最强大的打击箭头,双剑一齐挥动,狂野地将敌军士兵砍倒、劈飞,有如风捲残云,所到之处波开浪分,带领着近卫团的战士有如一把锐利的宝剑,穿进了敌人的阵容之中。
      下一刻,叶天龙的身边全部是敌人的士兵,耳边除了吶喊声和厮杀声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不知道杀了多少的敌人,叶天龙和修罗终于冲过了敌人的第一阵,但在他们的前面,又是一个敌人的阵容,排成整齐队列的士兵组成密集的横阵,一眼望去,看不到后面到底有多少层的士兵。
      「要冲杀过去吗?」站在叶天龙身边的修罗长呼了一口气,急速调整自己的呼吸,提剑问道。
      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大部分是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
      叶天龙还没有回答,突然间感到自己脚下的大地发生微微的震动,计无咎也在这个时候冲到叶天龙的身边,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显然他也感觉到大地的震动。
      「是敌人的骑兵队伍,从两边杀过来了。」
      修罗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回头望了一眼后面的敌人,怪不得起先他们冲杀过来后,敌人并没有马上回头追杀,而是停下来重新整理队伍,原来已经定下了四面合围的计划。
      「怎么办?正前方就是河岸,一定是敌人重点设防的方位,两边的骑兵其实也是从侧前方冲杀过来的,如果硬冲过去的话……」
      想到这里,叶天龙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近卫团战士,见到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隐隐约约的惧容,想来这一路上的急行军和刚刚的冲杀已经让他们显得疲惫不堪,再向前冲真不知道能够有多少人可以杀得过去。
      鼓声连天响起,四面八方的敌人士兵同时发出吶喊声,向前推进,叶天龙和他的部下全部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敌人的包围圈缩小了,计无咎急促地对叶天龙说道:「大人,你和修罗大人两个人不要管我们了,快点向前杀过去,只要到达河岸,我们的水军就可以接应。」
      叶天龙看了一下身边的战士,只见他们的脸上显出了坚毅的神色,用力向他点头示意,他的心头不禁一热。
      蓦然回头看到夏赫和陶鲁斯两个人眼中变幻不定的神色,叶天龙突然大声说道:「这是什么话,我既然把你们带出来,就一定会把你们大家一起平安带回去的,到时候大家听我的号令,一起冲杀过去。」
      「敌人停住了。」
      一个近卫团的战士突然叫起来,叶天龙一看,果然如此。四面的敌人组成四个整整齐齐的方阵,在距离他们约五百步的地方站住了。
      三声大鼓之后,一员粗壮的大将在众多卫士的簇拥下驰出了敌军的阵容,这敌方的大将以洪亮的声音向叶天龙喊话。
      「叶天龙,我就知道你会走这里的,果然让我金文远算到了。现在你和你的手下已经无路可逃了,快点放下武器投降吧!不然的话,格杀勿论。」
      「金文远?」
      计无咎急忙凑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说道:「这个人是夏赫大人手下的两大万骑长之一,善于使一把金戟,在用兵上也很有一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