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被迫乱伦_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干妹妹撸哥哥_狠狠干狠狠操在线视频_东京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姐姐被迫乱伦 更多>>
 

    我和姐姐被迫乱伦

    时间:2018-05-16 其实我和姐姐做上这一行也是迫于无奈,母亲死得早,父亲是个酒鬼,成天喝酒、赌博。在姐姐二十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欠下大批的赌债丢下我们俩跑路了,至今了无音讯。
    父亲跑了,我和姐姐相依为命,姐姐在一所大学唸护士专业,我在同一学校学临床。其实靠我俩课外打工赚点钱完全够我和姐姐的生活开支了,但父亲的债主逼上门来,要我们偿还父亲欠下的巨额赌债。
    那天我和姐姐正在家中复习功课,有几个黑衣人突然踹开了门,把我和姐姐按在地上。
    「姐……姐……你们别碰我姐!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我大喊道。一个男人上来就是一脚踹在我的嘴上,「啊~~」我满嘴是血,痛得乱叫。
    「你们别打我弟弟!你们是谁?有话好好说啊!」
    一个看样子是他们大哥的人走过来,向其他人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鬆开。按着我和姐姐的几个人鬆开了我们,我一下挣脱开了他们,跑到姐姐身前,儘量用身体保护着姐姐,不让他们伤害她,我能感觉到姐姐拉住我的胳膊不住地瑟瑟发抖。
    那个看着是大哥的人慢悠悠的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看看我和姐姐说:「我叫文强,是神和公司的副总。你不是说有话好好说吗?好,你们父亲欠了我们公司两百多万,现在跑得无影无蹤,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
    我尽力用身体挡在他和姐姐之间说道:「我怎么知道?爸爸走了半年多了,是他欠你们的钱,又不是我们,你们为难我们有什么用啊?我们也没钱。」
    「臭小子,找死啊?」刚才踢了我一脚的那个家伙又要冲上来教训我:「信不信我打死你们俩?」
    文强一抬手制止住了他的手下,回头沖他们说道:「嗯,你们都是脑残啊?打死他们有用吗?死人能还钱么?」说完随即转过头向我们说道:「我们也是正规的公司,公司下面有几百口人呢!你父亲欠了我们二百多万,我们也很为难,你让我们怎么做?」
    「可是我们真的没钱啊!我们还在上大学呢!」姐姐在我身后瑟瑟的说。
    文强探起身,双眼看着姐姐,姐姐不由自主地拉紧了我的胳膊。文强收回了身子说:「弄死你们的确对我们没好处,不过这钱也不能就这么不还。」说着又探出身子看着姐姐,这次用了一种很惊讶的眼神打量着姐姐,彷彿是一个嫖客欣赏一个妓女。
    姐姐发现了他的眼神,身体不住地后退,已经完全躲在我的身后了,我能感觉到姐姐抖动得更厉害了。我也发觉到了危险,张开胳膊挡住他对姐姐的视线:「你想干什么?」
    文强这时站了起来,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不想弄死你们,但如果你们真的弄不来钱,我们也不差你们这两条人命了。现在有个机会给你们……」说着伸手拿了一张名片扔给姐姐:「你们好好想想吧,是想死还是想活。想活的话,明天一早去上边的地址,会有人联繫你们,给你们一份赚钱还债的工作。」说着向身后的手下挥挥手,一群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房门。
    过了好长时间,我还惊魂未定。直到五分钟以后,我回过身看着姐姐,看到了她更加惊恐的面孔。只见她拿着那张名片不住地颤抖,我也低下头,看见名片上写着「神和成人影片公司」。
    姐姐第一次从公司回来已经很晚了,进屋时她挪着小步,我能感觉到她双腿中间带给她的疼痛。她看我一直在等她,低下头有意迴避了我的眼神,向自己的房间蹭去。「姐~~」我喊她,姐姐停住了,抬起了头,双眼满是泪痕,突然冲过来抱住了我痛哭起来。
    我能感觉到今天白天发生的事给她带来的屈辱和伤害,要知道姐姐可是很少接触男人的,就是以前处的一个男朋友想亲吻她,姐姐都没同意。今天偌大的伤害发生在姐姐的身上,我不想去想像今天白天姐姐究竟遭遇到了怎么样境遇,只有紧紧地抱着她跟她一起哭起来,想去分担姐姐的耻辱和伤痛。
    就这样,姐姐被迫成为了AV女优。姐姐早出晚归,回来时都面带痛苦,一言不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屋里。有一次,我小心询问过她关于公司的事情,她告诉我不要多问,只要安心读书就行了。可是我看着姐姐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想到在公司不知要被多少个男人蹂躏,想到她一人在屋里小声的痛哭,我的心就像刀绞一样的难受。
    有一天我接到文强的电话,邀请我去他公司,我本不想去,但他口气强硬,我就决定一探究竟。
    神和公司在市郊一个地方,四週倒是风景宜人,公司内部更是环境优雅,这使我大感意外。走进五层的办公大楼,没想到是文强亲自接待了我。
    文强笑眯眯的说:「小何,欢迎!第一次到我们公司来吧?来,我带你到处走走。」说着,文强拉住我强行参观起他的公司:「这办公楼都是用来拍摄AV片的,你看这个海报,都是我们公司的演员,怎么样,很迷人吧?」
    我向他手指的地方看去,一张一张海报贴在墙上,全是半裸的女人,都很年轻,看上去不超过25岁,对于未经世事的我来说,这些海报不断地诱惑着我。说实话,有时趁姐姐不在家我也浏览过黄色网站,但都没今天这么真实。随着一张张看下去,我的呼吸不断加重了,文强彷彿发现了这一点。
    突然我停住了,我看到一张海报,是我姐姐的海报,姐姐穿着薄纱的衣服,很短的裙子,裙子里边的白色内裤若隐若现。姐姐双手环抱在胸前,托住了呼之欲出的胸部,因为那件薄纱衣服实在太薄了,完全挡不住姐姐的胸部。白白的大腿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长长的黑髮也不像以前盘着,而是柔顺地垂在身后。
    我的头脑发热,血往上涌,彷彿眼前这个不是姐姐,而是一位陌生的成熟女人。我感到一阵昏眩,然后是口乾舌燥、脸红心悸,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兴奋,如果这不是海报而是真人,说不定早就控制不住冲了过去。我隐隐后悔以前怎么没发现姐姐是如此的迷人,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文强拍了拍我说:「怎么样,很美吧?难道你姐姐以前真的没对你产生过诱惑吗?这么美丽的女人,要是我天天跟她生活在一起,早就有想法了。怎么样,想不想看看她白色内裤里面是什么?想不想闻闻她秀髮的味道啊?」
    我回过神来,用仅剩的意志力把自己拉回现实,紧闭双眼,摇摇头。
    「还逞强,你看你下边都硬成什么样子了,顶得不难受啊?」
    我低头一看,原来我的肉棒早就硬得不行了,顶得裤子形成了帐篷型。
    文强拉住我说道:「年轻人,很正常,像你姐姐这样的美人,谁不动心呢?我跟你说,与你姐姐一起拍过AV的男优都夸奖你姐姐呢!你对她产生慾望,很正常,我就不相信你以前没对她产生过感觉。」
    我若有所思起来,发现姐姐确实是个美人,皮肤很白,脸上毫无瑕疵,丰满圆润的胸部、披肩的长髮、柔软细腻的玉手、修长的大腿……以前我对姐姐的感觉也只是限于亲情,感觉姐姐是我最亲近的人,但却从没产生过慾望,今天看了姐姐半裸的海报,才激发了我对姐姐原始的肉慾。以前我最多碰触姐姐的手,连大腿都没接触过,更别胸部了,还有,还有……短裙内白色内裤里的神秘地带。
    我这样想着,突然又彷彿回到了姐姐第一天去公司回来的情景。我和姐姐紧紧相拥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姐姐身体散发出来的体温和味道,丰满的胸部挤压在我身上,我的肉棒又一次硬了起来。
    突然我又听见了姐姐屈辱的哭声,一个激灵让我又回到了现实世界,我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姐姐产生非份之想呢?她可是我的亲姐姐啊!我万分懊悔,使劲摇头,保持清醒。
    文强此时又拉起我,这次走进了他的办公司,他让我坐下给我倒了一杯茶,说道:「你对你姐姐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什么什么感觉?她是我姐姐,亲姐姐!」
    「算了,别装单纯了,看你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你早就想干你姐姐了吧?」
    我刚要狡辩,文强又说:「我们公司正準备拍一部姐弟乱伦的AV片,用演员去演不够真实,太做作,所以我想不如用真姐弟。如果你同意,我会放了你和你姐姐,再给你们一笔钱。怎么样?」
    「不行!她是我姐姐,就算我对她有什么想法,我也不会……」我说不下去了,姐姐诱惑的身体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彷彿我俩赤裸相拥着,亲吻着对方的嘴唇。
    「不,不,」我用仅剩的一点理智喊道:「我要走了,我不能在这,我要回家!你是个疯子,居然让我和自己的姐姐乱伦!我要走了,我不会答应你的,让我走!」我疯一样的喊道。
    「好,好,你可以走,我不强迫你,走之前把茶喝了吧!极品铁观音呢!」
    我把温吞的茶一饮而尽,大步快速向屋外走去,可是刚走到门口,突然一阵头晕,倒在了地上。
    朦胧中,彷彿有一双手在抚摸我,一双修长柔软的手,那是我熟悉的手,是姐姐的手。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姐姐就坐在我身边,四週全是玻璃,还有摄影机。天啊!这是拍AV的摄影棚!
    姐姐身上就穿着海报上那件薄纱衣,胸部的上半部份全露了出来,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上下起伏。姐姐坐在我身旁,短短的裙子正对着我,我看见白色的内裤,边缘还有包裹不住而露在外边的阴毛。
    我身躯一颤,慾火剧焚,原来刚才的茶里边放了强力春药,文强是铁定要看我姐弟乱伦了。我用仅剩的一点意志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身边这个女人,但是姐姐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一阵一阵地袭来,有头髮的香味和身体本身淡淡的奶味。我睁开眼睛,看见姐姐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显然她也被灌了春药。
    姐姐抚摸着我的肩膀,我感受着姐姐的抚摸。慢慢地姐姐的手向下摸去,隔着内裤摸到了我已经坚挺无比的肉棒,我身体又是一颤,才发现身上衣服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件内裤,这件内裤还是姐姐给我买的呢!
    姐姐把玉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抓住了我的肉棒,我感受着姐姐手的温度,姐姐开始为我手淫。「啊……不……姐,快停下……」我感觉到理智正一点一点地丧失,可是肉棒给温暖玉手的抚弄,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直达大脑。虽然意志极度抗拒姐姐为自己手淫,但身体感觉的快意却重叠涌至,渐渐地我不自觉地从喉咙发出呻吟之声,肉棒更加充血膨涨。
    这时姐姐歎了口气,弯下腰,一手捧着我的阴囊,一手抄起了我的阳具就往自己嘴里送,一时间我只觉得我的阳具正被姐姐温润滑腻的唇舌所包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的阳具吸了进去,我不由自主地将身子往前一挺,顿时姐姐整张脸紧贴在我的胯下,我甚至清楚地感觉到姐姐鼻尖呼出的阵阵气息正吹拂在我的阴毛上。
    姐姐不断用舌头舔舐我的肉棒还有阴囊,我感觉兴奋不断地升级,「姐~~姐~~我快不行了!啊……要射了!」一股浓稠的液体从我体内射出,而在此同时,姐姐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姐姐坐起来张开嘴,让我看了看我射出的精液,然后将我的精液吞了进去。
    「姐……」我羞愧地低下了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亲姐姐。
    「弟弟,别委屈自己了,我们俩不做的话,文强是不会放过我俩的。来吧,姐姐天天被那帮臭男人上,姐姐真的想找到自己的真爱,其实姐姐一直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姐姐。」
    我像得到了指示,双手颤颤巍巍的伸出去抚摸着姐姐的乳房,好滑啊!姐姐的乳房是如此的滑嫩。我俯下身去,用嘴含住姐姐的乳头,乳头瞬间坚挺,我吸吮着,「啊……」姐姐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我随即向下吻去,撩开了包裹内裤的黄色短裙,露出穿着白色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姐姐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的,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露了出来,更显得性感撩人。
    我隔着内裤开始亲吻我朝思暮想的地方,舔着柔软的缝隙处,然后轻轻的把遮羞的内裤拉了下来,一直褪到膝弯处,露出粉色的小穴,姐姐的皮肤在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
    我闻了闻姐姐下身所传来的淡淡幽香,不禁抱住她的小穴狂吻起来,姐姐也打开了大腿,将她丰满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我的嘴已经对準了姐姐的小肉穴,舌尖顶住她那穴沟中的肉粒儿,姐姐一阵阵颤抖,口中不停地呻吟,很快她全身都痉挛起来,玉臀扭动得更厉害了,身子一挺一挺的,只见两片肉唇在微颤、在张合……
    我停止吸舔,和姐姐逕自在床上躺了下来。此刻之前我还是个处男,别说有什么性交技巧,连如何开始都不知道,何况压在我身下的还是自己的亲姐姐。给我压在身体下的姐姐瑟瑟发抖,就等着我的进入了。
    姐姐温柔地将我抱在怀里,轻轻的告诉我该如何做,在姐姐玉手的引导下,我找到了姐姐的阴道口,于是调整好位置,对姐姐说:「姐,我要进去了。」
    「第一次要轻一点。」说完姐姐闭上双眼,羞涩的点了点头。我像得到了命令,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刺了进去,我感到肉棒被姐姐阴道的褶皱紧紧地包裹着,姐姐的阴道还因为刺激而一阵一阵地收缩。
    我十分兴奋,慢慢地抽动了一下,生怕马上射了,提前结束这美妙的时刻。姐姐的裸体与我的裸体纠缠着,随着我每次的抽插、越来越深入她的身体,姐姐彻底迷乱了,彷彿我不是她的亲弟弟,而是她的梦中情人一样。
    我也开始不断地呻吟着,更加狂猛地在姐姐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就在姐姐不断的呻吟声中,我加大了两人身体间的冲撞力,我能感觉肉棒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姐姐阴道的最深处。
    就在我们姐弟两人你一前我一后地抽插着,两个人的尖叫声同时把彼此带入高潮,终于洩出来了,我把一波又一波浓浓的精液射进姐姐的子宫里。我和姐姐不住地喘息着,谁也不捨得离开对方的身体,我拥吻着姐姐,姐姐也感受着我的拥吻,当我拔出阴茎时,多余的精液还从阴道口缓缓流出……
    我与姐姐对视了好久,生怕姐姐会责怪自己,姐姐柔情地看着我,然后把我搂在怀里,这时我能感觉到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拥抱。我也紧紧地抱住姐姐,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姐姐受委屈了。
    文强用这盘姐弟乱伦的AV片挽回了公司的亏空,而且很守信,放了我和姐姐,又给了我和姐姐一笔不小数目的金钱。之后我和姐姐双双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组织了新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