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九十四章 癡梦得偿_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干妹妹撸哥哥_狠狠干狠狠操在线视频_东京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九十四章 癡梦得偿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九十四章 癡梦得偿

    时间:2018-05-14 週二的早上很早就醒了,本来想趁着天色早空气好去爬山锻炼一下的,却被迷糊中清醒过来的大美妇给一把拽回温暖的被窝,我还真有些拉不下脸说起床就起床。毕竟我们现在正是情深火热、翻云覆雨之际,要是连这么点小要求都不满足她的话,换了哪个女人都受不了。不过,这个美艳的妇人还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一身媚骨加上极品美穴,光溜溜的身子任我抱着揉着玩着,真让我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呢。
      一直睡到九点半,仙娇和桂华早早起床打扫清洁準备早饭什么的,璐瑶和亚丽却偎在我身边,腻着不愿意起来,尤其是亚丽,很久没有和我同床了,昨晚瞅了个空子弄了她一下,又癫又浪地,没嘴子叫出来,下面把床单都打湿了,贱得一塌糊涂,一直到早上都像一块膏药一样死死贴在我身后,把仙娇和桂华都挤兑到床那头去了。别说这男人离不得女人,这女人离了男人也没法活啊!
      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实在有些太晚了,连忙爬了起来。穿戴好了一走出院子,仙娇懂事地走了过来服侍我刷牙洗脸,看她穿得清纯质朴,脚上还是昨天那双黑色后空银跟高跟鞋,俏丽动人、亭亭玉立的样子,让我一下动了兴,一把搂将过来亲嘴儿,小丫头先还想挣扎,在我怀里徒劳地扑闪了两下,最后乖乖地任我揉着奶子亲嘴摸屁股好好轻薄了一顿。
      简单用过桂华準备好的早饭,很简单的稀饭馒头加小鹹鱼,但农家的饭菜始终觉得特别香来着。我架好电脑上网,刚开始浏览新浪的新闻网页,就看见潘莉上来了,便打开语音聊天谈了一会儿。
      「白秋,这边这么多事情,你不过来帮帮我们,老腻在那里干什么呢,通讯又不方便。」莉儿埋怨的语气中透出些关切,「我早就想让你们独立锻炼一下,看没我在的时候,地球是怎么转的。」我笑着说,「明白告诉你,没你一样转得很好。」莉儿也笑了起来,简单向我介绍了「繁花」的进展情况后说了一句,「不过,赵志在找你,听雯丽说他想拉个队伍到香港去考察一下,好尽快确立『云凤』的实施方案。」
      「繁花的事情,由于摊子铺得大,算是个大项目,我们各方面都要慎重考虑,可以暂时放一放。『云凤』则比较简单,我觉得大哥的意见是对的,到香港考察一下,开开眼界,对于做好这个项目有很好的促进作用。」我非常赞成赵大哥的意见,「这样吧潘莉,你通过雯丽给大哥讲一下,我完全赞成,我们这边就安排你和雯丽一起去好啦。」
      「你呢?」莉儿有些惊异起来,「你们去就够了,这是一个绝好的锻炼机会,『云凤』虽然才开始考虑的是我带着春花她们来做,但现在看来也是施展你才华的一个舞台,我倒想你好好表现一下,做给我看,也做给大家看,同时别让大哥说我看走了眼认错了人呢。」我又简单分析了一下这边的形势,龙腾这边销售如此火爆,大家都走的话,万一这半个月的时间出了问题就不好收拾,有我在这边顶着,他们一行也可以好好考察带游玩香港这个东方明珠啊。
      「白秋,我把这边安排好,明天想过来和你在一起。」莉儿似乎有些想念我了,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她的请求,「好吧,如果不嫌挤的话,你就过来吧。」
      说完我挂断下了网,璐瑶她们也吃完饭了,我便安排美艳的璐瑶和三女中最漂亮的仙娇陪我去爬山,桂华和宋嫂说好了的,要去学习做「水乡鱼餚」,亚丽被安排和她一起去。当然内心来讲,亚丽是想跟我们走的,但既然我安排了也只好服从,不过这两天陪在我身边她的精神和气色都好多了。
      我穿了身灰色的休闲运动服和登山鞋,转身看了看两女都换上了「YZC」高档休闲服,璐瑶是紫色的、仙娇是白色的休闲运动服,脚上都是白色棉短袜配运动鞋,站在一起英姿飒爽、俏丽动人,不过今天高跟鞋只有下课了。
      拉着两女沿着羊肠小道慢慢爬着山,山虽然不算太高,但小树丛生,有些地方还有些陡峭,沿途也没看见有几个人。我们一男两女三个城里人在这里出没,乡下的觉得多少有些惊奇,路上遇见一两个中年男人,目光还盯在两女脸蛋和胸脯上看,不过总的来说,民风还是挺淳朴的。
      爬到半道的时候,大家都有些累了,坐下来休息。「璐瑶,你看这里人烟稀少,正是强盗抢劫杀人的好地方,如果你这个大美女一个人来的话,恐怕会被敲晕了拖到路边野草丛中给强姦了呢。」我不怀好意地挑逗着身边的艳妇,璐瑶却对我卖弄风骚笑笑说,「昨晚被一个大坏蛋给活生生强姦了三次了,今天再来一两次也无妨啊。」
      「那只能算通姦,哪里是什么强姦。」我恶狠狠地对两女使着坏说,「要不是昨晚弄得太多,今天爬山又特累,老子现在一定要把你们两个中的一个拉到路边上强姦了。」这话说得璐瑶和仙娇都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终于爬到了山顶,遥望「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一片大好河山,我心潮起伏,清江水伴我成长多年,直到今天才领略到她的雄浑和大气、温柔和无私,在她面前自己实在是太卑猥渺小了……。
      下午,璐瑶教三女跳舞,準备晚上的节目,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时间快到了,便开了GL八往外走。上车后就打开了手机,但一直开了有三十多分钟直到绕出了丘陵地带上了大马路,才总算有了信号了。
      几乎是收到信号的同时,也收到一封短信,「请给我来电话,花儿」,我看见微微笑了笑,这肯定是春花发过来的,她说自己的名字太土,所以私下约定改成「花儿」。
      我开着车来到丽水县城,沿途问了两个人,总算找到了灰扑扑十分简陋的县汽车站。丽水县已经是江陵市的边缘了,这里经济比较落后,算是一个穷县,桃源水乡就是这个县的一个乡,由于交通和通讯都不太发达,在县里也算比较闭塞的一个地区。
      我将车停在汽车站的对面树荫下,给春花发了个短信,「已到接头地点,到达后请打电话,秋。」然后将坐椅放倒,一边听着CD机中放着的音乐一边打盹儿养神。不一会儿,短信回来了,「十分钟后到,花儿」。一看这个我苦笑一下,现在这社会消息太灵通了,网络和移动,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村子,以前沉稳厚重的国人性格也不由得变得浮躁起来,连谈恋爱也少了长期抗战而成了快餐,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我又瞇了五分钟,看看时间快到了,坐了起来同时竖起了坐椅,看着对面汽车站的动静。不一会儿,一辆崭新的「金龙」大巴开了进去,从车窗后看见是「江陵~丽水」的班车。
      灰扑扑的底色里面,漂亮动人的春花无疑是一缕亮色,她刚一出车站,姣好的相貌、高挑的身材、染成酒红色的清爽短髮和一身时髦靓丽的装束,粉红色的时装套裙、肉色的丝袜和玫瑰红尖头绒面带膝套的细高跟靴子,落落大方的仪态让进出车站的男男女女无不侧目,我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看她穿着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再加上那张甜美的脸孔,叫我实在想把她好好强暴一遍过瘾呢。
      春花左手提着一个纸箱,背着一个双肩旅行包,一边走一边在打手机,旁边有几个骑摩托车和开出租的男人像苍蝇一样拥了上去,漂亮的春花有些着急地摇着头边四处张望着。我接了手机,「你在哪里啊?」春花有些焦急地问道,「看看对面大树下面,」我笑着回答她,很快她发现了我,对我挥挥手。
      当我看见春花踩着玫瑰红尖头绒面带膝套的细高跟靴子摇着她的俏臀一步步的朝我走去时,真有些心动难忍了。她走过来拉开车门,把东西递了上来,我接过纸箱和她的旅行包往后坐上一扔,一把将她拽了上来,搂到怀里就猛亲了一口。春花娇嗔地推开我说,「白秋哥,车门还没关好呢,你这么欺负春花妹子也不怕别人看见?」听她如此温柔的教训,我只好鬆了手让她回头关了车门。
      「为什么这次不叫月琴和我一起来呢?」「妻不如妾嘛,这个你都不懂吗?」「白秋哥是一个人呆在穷乡僻壤里没女人陪吧?怎么馋成这个样子呢,像好多天没碰过女人一样。」我开着车往桃源走,春花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一边笑话我的猴急,「你别乱说春花,当哥的昨晚才在璐瑶身上放了三炮,还瞅空给了亚丽一枪。」「璐瑶姐也来了吗?」春花有些惊奇地问,她总不接受我上次的安排,把璐瑶叫璐瑶姐,现在也只好由她了。
      正胡乱聊着的时候,CD机里传来一阵温柔舒缓但清新质朴纯真无邪的女声旋律,「受到冷落也不哭/只为爱你爱到最深处/让你去为梦想追逐/做你的依靠不做束缚/当你拥我在怀中/笑容后的脆弱再藏不住/我的心希望你保护/我愿将全心全意都付出/无愿无悔不说苦/一生一世守候着你/任春去春来朝与暮……。」
      看着春花一边听一边跟着旋律吟唱着,我笑着问她,「这是谁的歌呢?」「一首老歌了,周慧敏的《保护》,上次和月琴姐去买的碟子,听了以后就特喜欢,没想到她放在你车上了。」春花解释完,目光中带着一片深情看着我,若有所思地对我说,「我愿将全心全意都付出,无愿无悔不说苦,一生一世守候着你,任春去春来朝与暮……。」
      「任春去春来花开花落,」我笑对着她,回了一句。「她是玉女你也是玉女,难怪你喜欢听她的歌儿。」「哪里呀,我哪里还算什么玉女。」春花有些悲哀地说,「你看你刚出车站的时候,旁边迷倒一大片,不是玉女又是什么?」我打趣她说。
      「你的一个玩物而已,」春花有些悲哀地低声说,但隐隐约约被我听见了,「玉凤姐说过,我们不过是你轮流解闷的玩物和随你发洩的淫具而已。」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清纯甜妹春花也长大了,但玉凤嘴里的这席话却让我多少有些觉得不舒服起来。
      「你千万别听玉凤乱说,春花,当哥的怎么对你应该看得很清楚,我开始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你来着。现在我也把你当妹子看,随时关照着你,要不这次也不会就让你一个人来了。」听我这么解释着,春花闷了一阵子,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白秋哥你别多心,我知道跟了你,你不会亏待我的。我喜欢跟着有本事的大男人像白秋哥这样的,不喜欢给没本事的小男人当什么持家生孩子的老婆,过一辈子没意思的生活。」春花这小丫头炽热的眼神和毅然决然的神情让我的心为之一动。
      其实这片水乡有正式的名字「吴洲村」,由于近似一个世外桃源,我喜欢把宋嫂的这片孤立僻静依山靠水的大园子叫着「桃源」。当我们回到「桃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过了。春花下去打开虚掩的门,我将车开进去停好,我们一起向璐瑶她们排练的活动室走去。
      这是一间幽静的花园小房,在客房的尽头靠近山脚这边,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阵清雅的伴奏琴音,正从那打开着的露台门飘出来。我们沿着小路向屋子走过去,最后踏上石阶,到了露台上,屋外阳光很猛烈,对比之下,屋里就特别显得阴暗了。我眨了几次眼才习惯了那阴暗。终于看见了璐瑶,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暖流。
      一间很宽大的大厅,在光滑的水磨石中央有四个女人,三个站在那里,只有一个在动着。那动着的人就是璐瑶。璐瑶一定是正在示範舞蹈,而她也的确有资格示範的,她轻盈地在那里转着、跳着,就像是在飞舞,就像套着白色缎子舞鞋的脚尖没有点地似的,那泳衣般的紫色舞衣使她的动作更加灵活,而且也充分显露出她的腿部线条是那么美好,而她线条美好的也不止是腿部而已的。
      其他三女都穿着休闲服和球鞋,璐瑶却是一身专业的舞蹈装显得很突出。并不因为她的紫色是最美好的颜色,而是因为她的身材、她的面貌和她的仪态,仙娇、亚丽和桂华都可以算是美人了,但在这些美人中,璐瑶算是最突出的美人。
      长身玉立的她,五官明媚生动,一路舞来袅袅婷婷,忍不住让人侧目而视。璐瑶虽然过了三十体形有些过于丰满,但长期的文体锻炼,无形中培养出她高雅的气质,身高一米七的她,即使走在大街上,挺拔出众的气质和仪容,也会让人感觉她是「鹤立鸡群」,模特的形象呼之欲出。
      当我们走进房间的时候,璐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我。我慢慢地走到璐瑶面前,捧着她的脸,轻轻吻她的唇,那两片嘴唇显得有些温暖和炽热。
      「你跳得真专业啊。」我柔声对她说,她摇摇头谦虚地回应着我,「其实很业余的!」春花和那几个美丽的女人亲热地彼此打着招呼,璐瑶一看也练习了很久了乾脆让大家休息了。
      从里面出来时,她们三个已经把刚才束起来了的长头髮散了下来,柔和地垂到腰际:「再见璐瑶老师,你们好好聊。」眼睛很大也最漂亮的仙娇说,璐瑶点点头:「等会儿见。」
      她和我站在阴凉的大厅中,目送那群美丽而年轻的女郎走出了门口,璐瑶歎了一口气:「她们美丽吗?」「不错吧,挺美丽的!」我点点头,「但和你在一起,就给你比下去了,这是真心话!」
      「但她们有一个地方胜过我的。」璐瑶说,「胜过我,而我永远追不上的,那就是青春,我已在开始老了,一个人不能得回它的!」「别这么说,」我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一个人,不能活在过去的岁月中。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璐瑶忽然现出一个明媚的微笑,「所以我跟着你,白秋,希望你能让我高兴起来。」「应该没问题吧,不过我活得很沉重,而你们活得挺轻鬆的,只要相信我就行了。」我困难地嚥下了一日唾沫。
      晚饭以前,春花也融入了其中,以前谢娟和玉凤也教过她们一些韵律操什么的,潘莉也给她们讲过一些形体柔软体操,这给了她们良好的基础。
      但无疑璐瑶是最专业和舞蹈造诣最高的,对音乐的领悟和把握也最好,在她的指导之下,女团员们把新的舞蹈排练得很好,纯熟而美妙。她们真正是十分用心地学习的,这对她们来说一种新的刺激。同时在我面前,她们也想表演得好些。通过这一下午的训练,近乎专业的舞蹈老师璐瑶细緻的指导下,整体进步非常明显。
      晚上用过晚餐以后,在青砖铺地的葡萄架下,在石桌石凳旁开始了飞龙职工艺术团舞蹈队的首次汇报演出,演员除了璐瑶以外都是原来「白马」模特队的成员,而观众只有我一个。坐在籐椅上品着香茗,欣赏着美女们的演出,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璐瑶今天穿的旗袍袖口处有些乱,看着她的玉臂向我扬起,我的心头一阵发热,再也坐不住了。我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来抓住了她裸露在外面的白嫩胳膊,顿时我感到一种柔软和滑腻。我用另一只手帮她整理袖口,仍能感受到她的体温和体香,我几乎呼吸不下去。
      「白秋,你别这样,节目就要开始了,」她转身对我说,高耸的胸部一下子碰在我的手上,我下意识地一躲,觉得浑身都酥软了下来。抬起头来,我静静地欣赏着刚才还谈笑风生、优雅报幕的她,看她秀美的脖颈在笑声中扬起、看她高高盘在头上的髮髻在灯光中闪亮,我的心全部被她填满了。
      演出就要开始了,作为今天演出的女报幕员,璐瑶姗姗走到舞台的中央,看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在水红色的旗袍下起伏,看她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的大腿偶尔从旗袍的开衩处露出,我完全忘记了「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今晚出任女报幕员的璐瑶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又好又丰满,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圆圆粉脸上的大眼睛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两片红唇也显得性感撩人。身着一条水红色琵琶襟无袖紧身立领长旗袍,软缎子黑线滚边,斜襟处缀有两朵黑色大花襻儿,胸脯和腰部还用黑线装饰了几只抽像的蝴蝶出来。虽然旗袍雍容华美、端庄大方,但太过紧身贴住臀部,显出了她那丰硕的屁股,再加上丰满高耸的胸部、高开衩处显现出的两条性感修长的嫩腿,让我看得几乎流出口水!
      璐瑶下面穿着肉色丝袜和一双性感的大红高跟鞋,尤其是那双大红色船形细高跟鞋儿,整体用红色软缎包裹着,连细高跟儿都裹得精緻妖娆,加上脚面上交叉的红色细袢带,拘束中绽露出无限的妩媚。璐瑶穿着水红色的旗袍,大红高跟鞋儿在裙裾中若隐若现、似掩还露,透露出浪漫的女性神韵和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高跟鞋将身材衬托得高挑诱人、亭亭玉立,而肉色丝袜让双脚更加美丽性感。风姿绰约一个极美艳的妇人,让我看着就起兴儿。
      由于春花这次带来了春光厂做好的舞蹈队新式服装,清新秀丽的春花、仙娇等四女上身是一色的粉红软缎滚黄边短袖斜襟紧身小褂,配上下面的黑色软绸A字及膝短裙显得妩媚飘逸、俏浪喜人,加上深棕色长筒丝袜子和那款黑色布绒面尖头后空银色金属细高跟鞋,显得特别悄浪动人,尤其是那根银色细跟,从后面看起来撩得人心里直晃悠。四女手里各拿条白色绸手巾站在后面,在舞台上一展美丽身姿,微笑着随着轻缓的音乐节拍摆动手臂、扭动腰肢、移动脚步,真是艳丽多姿、性感十足,玉手也随之晃动,蕩出千娇百媚、万种风情,吸引了我的目光。
      璐瑶落落大方地站在台上,用略带沙哑的标準普通话优雅地报着幕,「各位来宾、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是我们飞龙职工艺术团舞蹈队的第一次演出,我是报幕员汪璐瑶,表演者是:傅春花、谭仙娇、沈桂华、徐亚丽,我们的第一个节目是舞蹈《春天来了》,讲述的是……。」
      我惬意地看着优雅大方的女报幕员在我的面前绽放着明媚的微笑和风情,但此时的璐瑶和我都绝对没有想到,一年以后,龙腾公司赞助江陵电视台的大型歌舞节目《春天来了》,就是由汪璐瑶、倪媛媛和电视台一个着名女主持人,加上一个小白脸四人一起主持的。当然,那个姿色不亚于其余两女的着名女主持人,最终也没能逃脱我的荼毒。
      「请大家欣赏……。」璐瑶看着我,献上一个非常专业的妩媚笑容。等她一走下来,我连忙拉着她坐到我的身边。连我都没注意到舞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边这个身着旗袍的绝色女报幕员身上。舞蹈一完,我就拉着璐瑶跳起了贴面舞,而其余四女,都很温顺懂事地互相搂成两对,陪在身边舞蹈助兴。
      隔着薄薄的衣裙。我和璐瑶亲着揉着磨着跳得挺投入的,璐瑶迷迷忽忽的,任凭我的双手在她身上游离。在迷离的灯光下,我们缓缓地舞着,这世界彷彿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明日,明日我们都懒得去想了。
      乐曲悠扬,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丝毫不用顾忌其他人的存在,我的手随着她美好的身体曲线而起伏,从平滑的背上滑到丰满的臀部,又到旗袍的分衩处,感受到她的大腿的光滑,今晚,体会着我渴望了那么多年梦中女报幕员的软玉温香。璐瑶只是稍作挣扎,便认命地不再抗拒,随着我手的游走,她的身体也开始一阵阵发热,并跟着我的手扭动。
      我耳边传来她压抑的喘息,她轻轻挣了一下,「白秋你这个坏蛋,抱得姐都喘不过气来了。」我丝毫没在意她在称呼上的改变和随意,却更加用力地抚摩着她的胴体,她的喘息也越来越粗重起来。
      我将手伸到她的胸前,去解旗袍身上的扣子,她却将手掩住不想让我得手。我拉住了她的手,「璐瑶我的姐,求求你了,今天让我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好好看看你。」她羞得抬不起头来,「好吧,小坏蛋,姐今天就随你了。」
      得到了她的鼓励,我马上撩起了她旗袍的下摆,看见她两条包裹在丝袜里的美腿侷促地交织在一起,下面是大红色的性感高跟鞋,上面是白色的内裤,长筒丝袜与内裤中间的两截大腿裸露在灯光下,泛出嫩白的肉光。
      我和她相拥着坐到大石桌上,她伸手将高跟鞋脱下来,我用手抚摩着她柔软的脚踝,看着她两只秀美的脚害羞地勾在一起。她先将丝袜慢慢褪了下来,两条白润修长的腿完全裸露了。看着这两条我曾经在梦中想过无数次也神往过无数次的女报幕员的玉腿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我几乎要窒息了。
      她把身子靠向我,我开始为她宽衣,但越是着急,旗袍的扣子越是解不开,她只好自己动手。水红色的旗袍一下子裂开,粉白的胸膛裸露在我眼前。我正在目瞪口呆之际,她推了我一把,将温润如玉的后背转向我,「来,坏蛋,帮你姐一下。」
      我帮她解开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送开,我紧紧地将她抱住,两只手伸到前面托住两个脱颖而出的乳房。顿时,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充满了我的手掌,我爱不释手地抚弄着两个如鸽子窝般温暖的乳房。想着梦里漂亮高雅的女报幕员旗袍下面高耸着的酥胸和涌动的乳波,多少次让我口乾舌燥,如今却完全释放在我的面前任我爱抚,让我一下浑身颤抖、激动不已。
      璐瑶有些害羞地将眼光移开,毕竟身边的女孩子们都静静地睁着大眼睛偷窥着我们表演活春宫。我却没理会这些,将头伸过去用嘴含住一个嫣红的乳头,她嘴中发出一阵呻吟。「别这么大劲,白秋你个小坏蛋,那是姐身上的肉儿。」她嘴里不太情愿地说着,手却将我的头按在那里。
      我鬆开嘴挑逗着她,「璐瑶我的姐,我真想像个小孩子一样吃它。」我的话似乎勾引起了她无限的母爱,她嫣然一笑,「小坏蛋,今天不都给你了吗?」我的手游移到她的大腿上,「姐,真没想到你这么嫩,这么软,」她的大腿更张开了些,却空出手来开始解我的衣服。
      我把手插进她的内裤中,抚摩到一片柔软的毛。她用手制止住我,自己动手脱下了内裤,我把她的内裤抢过来,看阴部已是滑腻腻的一片。我调皮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脸更红了。
      「白秋,你真是女人的魔星,都是你刚才瞎摸摸出来的。」璐瑶有些害羞地说完仰身躺倒在大石桌上,那具多少次闯进我梦里的完美无暇的女报幕员身躯与我纠结在一起。
      我趴到她身上,将一根手指插到她的花蕊里,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我凑近她的耳朵,悄悄对她说,「璐瑶,你这个漂亮的女报幕员里面已经是汪洋一片了。」她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小坏蛋,别羞我了好不好?」她嘴里喷出的香气一下子把我罩住了。
      我刚刚把衣服脱光,她便紧紧把我搂住,湿润绵软的香舌挤到我嘴里忘情地吻着,纤细的手指也抓住我已经胀到极点的阴茎,慢慢导入到她温暖的小穴中。我架起她的胳膊,使劲一捅,阴茎一下子全根而入。我发出了一声呻吟,她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就这样,我们静止了许久,她只是温柔地亲着我的脸,我只是静静地插在她里面,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我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她,「今天我真像在梦里一样啊!」
      她的双手捧住我的脸,柔声说,「白秋,知道你想漂亮的女报幕员很久了,姐就按当年打扮出来献给你。今晚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听她这么一说,我忍受不了满腔的冲动疯狂地抽插起来,她的呻吟也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大……。突然,我感到她的小穴一阵紧缩,两只手也使劲攀住我的肩,两条腿紧紧夹住我,身体却几乎凝固了。
      音乐还在继续,而四女在一旁胡乱地彼此搂着跳舞助着兴,而这一刻我的一股热精终于喷薄而出。当着春花和仙娇这几个俏妞甜妹的面,我射进璐瑶成熟美体的那一瞬间,感觉到无限的满足和幸福。论姿色和容貌还有报幕技巧,璐瑶和原来那个县剧团的相比确实是只好不差的。
      这个梦里想了无数次的身着水红紧身旗袍和大红性感高跟鞋,极美艳的报幕员,如今终于被我仰面压在身下石桌上给美美干过了。想当初眼巴巴望着那头骚货流口水,如今却将更专业、更性感、更美艳的女报幕员璐瑶给骑着姦污了,想到这里着实有种升天的感觉。
      勾起了无比兽慾的我哪里还能满足于仅仅一次的受用,我拉着璐瑶和舞蹈队里最甜美漂亮的春花和仙娇回到房间,扔到床上,关上房门便扑到三女身上。璐瑶被我干服了,成了胯下任我发洩的淫具,我要她迎合自己各种突发的怪念,我要看着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用唇吮吸她的乳房,再用像枪一样的阴茎,紧紧抵住她的下体,用力插入她的体内。我要用手指和男根将她带到极乐世界,让她无比强烈地沉溺与我做爱,一旦我离去,会如渴似饑地思念我。我要让璐瑶成为我胯下的头号美艳丰满的玩物,而春花和仙娇这对美妾俏婢当然也逃不过我的魔爪。
      许久,我们才从迷幻的陶醉中醒过来,我忘情地亲吻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她却轻轻把我推开。她看着挂在床头的那条大方高雅的旗袍,却发现已经很皱了,她轻笑着摇摇头,「白秋,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