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女孩 第四章_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干妹妹撸哥哥_狠狠干狠狠操在线视频_东京干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梦中的女孩 第四章 更多>>
 

    梦中的女孩 第四章

    时间:2018-01-13 安少廷开始痛恨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喜欢虐待女人。难道这真能增加性刺激吗?也许自己试试后真能发现自己以前不曾知道的感觉?
      但他还是不忍糟贱这个被他看作是梦中情人的美丽女孩。而且,那个真正的主人一般是怎么做这种惩罚的呢?
      他忽然想到个办法——可以试试让女孩自己来挑选惩罚的方式。这样比较不容易出现差错,而且可以避免太过残酷的惩罚——女孩自己总可以挑个不那么严厉的方式吧。
      他用冷酷的声音对女孩问道:
      「那你想让我怎么惩罚你呢?」「啊……奴儿全凭主人惩罚。」
      他没想到女孩竟温顺到这种地步。
      「这样吧。你既然自己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就让你自己挑选惩罚的方式。」「啊……主人……奴儿谢谢主人……那……请主人……鞭打奴儿吧。」
      什么?!鞭刑?天那!
      安少廷还是没有料到一上来就要用鞭刑。而且似乎这个女孩对能选择鞭刑还很感恩。
      这可怎么办……
      不等他回答,女孩已经自己爬下去,然后从床底拖出了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从中真的拿出一个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黑黝黝的鞭子,有手指般粗细,颤危危地低头跪着交到他的手上。
      安少廷大惊。这么粗的鞭子,打在她身上那还得了?难怪她身上好多处青一条紫一条,原来真的是被这个鞭子打出来的。
      女孩没有去看安少廷的表情。她又俯下身从那个箱子里拿出了几付带有铁链的手拷之类的东西,关上箱子后直起了身,将一把钥匙扔到床前的桌子上。然后她开始将两个手拷一端拷在小床的一头的铁架上,再绕到床的另一头拷上另两个手拷。
      没有说一句话,女孩在安少廷身后从床尾爬上了床,一个一个地将她的两个脚脖子拷上,再伸直了身子,自己用手将一个绳子穿着的红球塞进嘴里,然后将球上的绳子套到头后。
      安少廷看见女孩现在的模样真是惊呆了。
      这个嘴梏子对他来说并不非常陌生。在网上常常能看到女人被捆绑和堵住嘴的照片。但真的亲眼见到这种东西,他内心还是感到一种极度的震惊——看见这种东西戴在自己喜爱的女孩的嘴里,他身体有种抽筋似的难受。
      女孩弯下身子趴向床头,先用右手将左手拷住,再用右手拿起最后一个手拷,费力地套到手腕上,试了几次后终于扣上了拷子。
      安少廷从床上站起身来,呆呆地看四肢被拷在床上趴着的女孩,嘴里还塞着一个嘴桎子,只能发出些呜呜的呻吟,痛苦而又惧怕地等待着他的拷打。
      他哪里能忍下心来用鞭子抽打这么一个万分娇嫩的肉体啊?——刚刚还被他抚摸过的肉体,上次被鞭打的鞭痕还未完全消失。
      安少廷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对自己这么心怡的女孩,他怎么能下得了手啊?这下该怎么办?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会被逼到了这么个残酷的角落。
      他手捏着不知什么材料做的鞭子,看着床上趴着的女孩,心里实在不忍下手。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性格和那个『主人』相差太远,女孩必定会很快发觉。如果被发觉,会怎样呢?她必定会让他将她解开。然后呢?她会不会让他滚?她如此狼狈的样子被一个错认的陌生人全看在眼里,她会如何反应?
      这实在太难估计了。安少廷不敢冒这个险。搞不好可真会有生命危险啊!
      安少廷心下一横。心想这可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以后女孩可怪不得他。
      他咬紧牙,举起鞭子,扬臂对女孩背上没有伤痕的地方横击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
      「呜……」
      女孩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悲鸣。
      这一鞭象打在了他自己身上一样,安少廷感到一股冷颤传遍全身。
      女孩背上留下一道红红的长印,看得安少廷心痛得要命。
      太痛苦了。他根本无法想像怎么可能会有人对这种残酷的行为感兴趣——毫无乐趣可言,更遑论快感了。
      但他实在没有选择。只得硬着头皮又打了一鞭。
      安少廷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大还是小,也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些细节了,只想再打几鞭赶紧结束这让他们两都痛苦万分的酷刑。
      他连续紧抽了几鞭,力量是越抽越小,感觉手臂根本无法用力。
      女孩右边背上的红印连成了一片,让安少廷无法找到下鞭的地方。他只好转到床的另一边——他实在不忍将鞭子抽到她已有伤痕的位置。
      当他转到女孩的正后方,一眼见到女孩分开的两腿间红润的阴部。
      啊!
      他贪婪地盯着女孩的胯间。他由于因被迫执行痛苦的鞭刑而已经渐渐息火的下体禁不住又突然膨胀起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的女人阴户啊!——真是极其刺激和诱惑的性感画面,让他呆立在当场。
      他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用手摩挲了一下肉棒,心头不禁火起——妈的,这么好的肉穴不能插,非得拿那鞭子抽人!
      不行!乾脆拼了上去操操这个肉穴,操过后被她发现又怎样?反正已被他操到了,她自己被拷着不能动,还能对他怎样?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勃起的情慾已再也不能管束他的理智。他决定豁出去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
      他猛地丢下鞭子,从床尾爬到女孩身后分开腿跪着,将挺立的龟头抵住女孩的两片肉唇之间,向里推了一下。
      他紧张地看着女孩的反应——女孩好像一点也不敢动,依然趴在那里,似乎她鼻子里传出一阵快速的喘息。他大感放心,腰部向前猛地用力——龟头先是碰到硬硬的肉体,让他稍感麻痛,紧接着肉棒一下冲进湿润的肉穴,一种被紧缩的肉道包裹住的感觉一下将他刺激得大叫出声来。
      「啊!」
      太美妙了。原来插入女人肉穴的感觉是如此绝妙!
      安少廷在心里大声叫好——啊!他总算操到真正的女人的真正的肉穴了!
      第一次!
      真正的第一次啊!
      女孩的身子被他的第一次冲击撞得往前一冲,她猛地昂起头,发出近乎是求救的呜鸣。
      安少廷大吃一惊,知道自己的猛插必定让女孩大感痛苦,赶紧稍稍缩回身子,将肉棒留在穴内不动。
      安少廷现在已是慾火焚身,虽然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无异于强姦,但也根本无暇顾及到女孩的感觉,一心只想满足自己性慾,理智和良心早已完全抛到了脑后。
      女孩又低下头,好像认命了似的趴着不动,準备顺从地接受他的姦淫。
      安少廷心里大为感激——心里想着女孩现在只要能让他完成他的心愿——在她美妙的肉穴里真正地完成性交,他以后为她做牛做马他也情愿。
      安少廷一边想着,一边感受着肉棒被阴道紧紧包裹住的奇妙的感觉——而且随着她阴道一下一下的痉挛似的收缩,他的阳具就像是被一个超乎寻常的柔软的手紧握住,一下一下地挤捏着。
      他稍稍前后抽插了两下,立刻觉得自己要忍受不住,简直就要立刻射出精来。他咬紧牙关,将身子挺住,慢慢地总算忍了过来。
      他心下大喜,开始用手抓住女孩的臀部,腰部和整个身子一下一下地前后操动起来。
      真是太舒服了。
      肉棒上传来的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快感一下下地往上涌,让他在心里欢喜地狂叫——啊!这下真是真正的做爱的感觉了——比那口交的感觉还要美妙——完全不是他以前自己用手自慰可以相比拟的。
      他不顾一切了!
      他越来越猛地前后抽送,快乐的感觉立刻将他送上了极乐的天堂!
      啊!
      安少廷在女孩体内猛地射出了一串串精液,一股股激荡心脾的强烈快感随着他的每一下抽动传遍了他的全身。
      啊!啊!啊!啊!……
      安少廷低声吼着在女孩的阴道里完成了他一生第一次的完美的性交——他从未体会过的性的高潮——绝对的高潮!
      安少廷让他的肉棒在女孩的美妙的阴道里留了好一会,不断感受着射精后的舒适的感觉。
      他前俯下身子,将嘴贴在女孩的背上,两手伸到了女孩的胸前,捏弄起女孩的悬挂着的肉球。
      柔软的肉球在手里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安少廷不断地捏摸捏摸,直到感觉自己的肉棒最后缩小到从女孩的肉穴中滑了出来。
      他很不情愿地爬下床,看着女孩湿漉漉的肉穴,难以相信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的阴户——刚刚被自己抽插的阴户。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着,忽然发现女孩眼里饱含眼泪,嘴桎子边上竟流下了一串口水。
      他这时才又意识到这个女孩刚刚才经历的巨大的痛苦——被他鞭打过后又被他从后面屈辱地姦淫——他简直就像个禽兽,竟会对被链子拷住的弱女子进行如此自私的凌辱!
      他心里极其内疚,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赶紧弯下腰,到那个从床底下拖出来的箱子里寻找能够打开手拷的钥匙。
      他发现箱子里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一些夹子、肉棒模型,还有各种他叫不出名字的淫具或者刑具,让他完全不知所措。
      忽然他醒悟到女孩早就将钥匙扔在桌子上。他抬头果然看到桌子上一把钥匙,心里大鬆一口气。
      正在这时,外面的走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安少廷心里大惊失色。
      天那!自己只顾淫乐,竟忘了可能的危险。
      他刚想跳起来,却发现那阵脚步声已渐渐远去。
      他心里暗叫侥倖,赶紧起来用钥匙打开女孩右手的手拷。手拷喀答一声跳开,再让安少廷吐出一口气。
      他现在已经相当紧张,被那个脚步声弄得心烦情急。他顾不得女孩手脚上其他的拷子了,决定由她自己开去,自己还是走为上吧。
      他将钥匙交到女孩手上,像是做了贼似的逃离了女孩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