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好友的老婆 更多>>
 

    好友的老婆

    时间:2018-01-13 时钟刚刚指向下午3点,我知道,筱曦这是刚刚陪大伟到学校交论文回来。
    我眼前的作为得感谢我的好兄弟大伟的电话,他告诉我论文有些问题,要和导师商量修改的事情,所以让筱曦先回来买菜,晚上留下来一起晚饭。而就在两个多小时以前,我、大伟、筱曦三个还像往常一样坐在他们家的餐桌上嬉笑怒骂,如果不是因为我单独留在大伟和筱曦家玩电脑的话,相信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是的,电脑。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认为这情节过于俗套,但却真实存在。
    筱曦的电脑,她离开的时候没有断开邮箱,我承认我有意窥私,并且也无耻地发现了一些让我兴奋的东西:十三张照片。主角当然少不了筱曦,只不过另外的人不是大伟,而是筱曦的导师,那个衣冠禽兽。
    我分明看到了照片中筱曦脸上的泪痕,我无意追究泪痕背后的故事,无外乎毕业论文或者是一份体面的工作。筱曦老家的条件并不是太好,而大伟则有不错的家庭背景,也许是自尊心让筱曦不想成为大伟家族里的附属。
    我承认这里我有一些伤感,但这却阻挡不了我凌辱筱曦的慾望,因为她有负大伟在先!好吧,我知道这个理由无法说服各位看客,嗯,真实的想法是:筱曦很漂亮。她173公分的个头,白皙的皮肤、漂亮的长腿,从头到脚看不出半点瑕疵。
    有次到大伟的家乡玩,夜里和大伟谈些无聊兄弟事,说起筱曦,大伟不无得意地说到她的身体(这里不需质疑,我和大伟是多年的挚友,谈论彼此女友并无恶意),其中大伟还提到筱曦和他做爱时,经常会主动在大伟面前自慰,这一情节多次触发我的五姑娘挑弄自己的小弟弟。
    而现在,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当着筱曦的面,用她还带有体液的内裤安慰我的小弟弟了!显然,筱曦还处在无比的慌乱中,她一定是异常慌乱和无助的,那个和她男朋友、现在的老公相处了十多年的兄弟,那个和她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为什么会突然以这样的一种状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显然,她无法面对这个现实,而更让她慌乱的是,眼前这一切的背后究竟还隐藏了些什么?在筱曦看来,我的性格绝然不会冲动到「这只是一个冲动之举」那么简单。
    好吧,我总不至于太为难筱曦,稍作打理之后,我到书房把筱曦的电脑抱了出来,萤幕上她和导师苟合的照片给了筱曦答案。我知道筱曦不想失去大伟,我知道筱曦此刻一定很恨我,但我也知道,此刻她更怕我。
    「我理解你的苦衷,但你知道人是有两面性的,你是大伟的老婆,我无意去评论你之前所作所为的对与错,但我是大伟的兄弟,所以,我的体液也无意染指你的……骚屄!」当我把「骚屄」两个字抛出来的时候,当我面对着好友的老婆、同样也曾是我的好友的筱曦大声地说出「骚屄」两个字的时候,显然,如你所料,硬了。
    「求你了……」筱曦的泪水一定是模糊了视线,也不再看清楚她面前的我,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到她高耸的胸口上。筱曦一定知道,溅落的除了泪水,还有她曾小心翼翼呵护的生活。
    我轻轻擦拭了筱曦脸颊的泪水,像个大哥哥一样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好了,不哭了,没事了。」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筱曦眼里的无助与绝望,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眼神却让我再度坚挺。
    「内裤脱下来给我,检查一下湿了没,我要用热乎的来手淫。」我附在筱曦的耳朵上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彷彿一个长者在哄一个孩子。
    筱曦有着高学历,显然她没有像传统女孩子那样再去做一些无谓的挣扎,绝望而无助同时又略带恨意地,她从遮膝的牛仔裙里脱下了内裤,递到我的手里,出乎意料的是,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眼睛是直直地盯着我的。
    温热的邻家女孩的白色内裤,筱曦的眼神根本影响不了我,望着她的眼睛,我轻轻地把内裤凑在鼻子上深吸了一下,底部显然有些湿润,我故意翻开来给筱曦看了一眼,虽然她的眼睛一刻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过。
    我有些反感她现在的样子,恶狠狠地挤出来两个字:「骚货!」随即,把她的内裤环套在我高耸的阳具上,望着筱曦的脸,在彼此鼻尖相触的距离用心地打起了飞机……出乎意料地快,当我把沾着厚厚精液的内裤凑到筱曦的脸上时,她终于垂下了眼神。
    「就这样穿上它,我可不喜欢光着屁股满街跑的骚货!」精液的位置刚好在内裤遮着屄的地方,浓浓的精液在纯棉内裤的吸收下愈发乾糊,就这样,筱曦老老实实地将满是浓厚精液的内裤贴上了她香喷喷的下体。
    一声刺耳的门铃,我们知道,是大伟回来了。筱曦慌乱地看着我,那眼神里分明是一种乞求。一瞬间,我也放心了,根本不需要我去教她接下来应该怎么样做,此刻,我的嘴角挑起了一丝微笑:「快给你的老公开门吧,感受一下你骚屄里的湿滑!」房门打开,大伟挤出一丝略带疲意的笑容,给了筱曦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像往常一样。大伟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即使是在外受了莫大的委屈,他也绝对不会把情绪带到家里,每天晚归时的拥抱,给了筱曦温暖也给了他自己轻鬆,只是,今天的这个拥抱,大伟一定是料不到的。
    此刻他怀里的爱妻,虽然一如往日地楚楚动人,但有一个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是,她的屄竟然满浸于站在一旁的兄弟的精液里,每一颗精子都在那黑暗的角落肆无忌惮地侵略着筱曦的私密处,我甚至能感受到筱曦火热的阴蒂、浓密或稀疏的阴毛,甚至于神秘缝隙两旁的褶皱……努力了三个月的论文却成了导师的负面教材,我能看出大伟的郁闷,但善良的性格和良好的教养让大伟不懂得发洩和诉说,故作轻鬆的笑容过后,大伟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就像往常一样。这是大伟独特的释怀方式,也许他会重整思路,又或者一个人安静地思考,当书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好吧,我也一如往常般地陪筱曦洗菜、做饭。真的,到目前为止,时间、场景平常得就像生活中的某个习惯,连墙面上「滴答」的钟声也看不出任何破绽,虽然今天的钟声安静得有些刺耳。
    当锅里排骨的浓香溢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打理着灶台边上的案板,此前的半个多小时我和筱曦没有一句对白。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我喜欢从背后看筱曦的紧张和无所适从,她几次望着翻腾出炒锅的汤汁而无动于衷,安静得像尊雕塑,却给了我一个审视的绝佳角度。
    她苗条的身材却和丰腴的臀部完美地组成了勾人心魄的曲线,高挑马尾下洁白而略带绯红的耳根,配着些许凌乱的髮丝,让人明显感受到身前胸脯的起伏,当我的目光游离到筱曦光滑的腿弯时,我无法抑制地告诉自己:天哪!这个美丽纯洁的女人,这双滑美的双腿之间,那个神秘的地方竟然沾满了我的精液!
    当意念涌上我的脑海时,我不顾一切地拉起筱曦冲进客厅,在她满脸惊恐的表情下,我几乎是在打开电视的同时,将高昂的阳具挺立在筱曦的面前。是的,没错,我就是要正对着书房的门,望着那几厘米厚的门板,让房内我兄弟的老婆在房外十米不到的距离给我口交!
    我想过了,如果此时大伟走出来,我就将筱曦和导师的一切和盘托出,我就假装竭斯底里地在惩罚一个蕩妇,并把筱曦描述成一个不值得男人疼爱的贱人!
    大伟一定不会原谅筱曦,但绝对会原谅我。
    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爱之深可以为之放弃所有,而责之切则可以放逐所有的记忆,哪怕曾经是那样的甜美。而筱曦,可怜的筱曦,此时的她又何尝不知我的想法?当这一切必须要面对的时候,筱曦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我发洩完,让这场梦魇早些结束。
    她接下来的行动也证明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这个我昔日好友的老婆,竟然跪在我的面前,用她那甜美的嘴含住了我的阳具,不顾一切地疯狂套弄起来。
    当泪水顺着筱曦的面颊滑落下来的时候,相信她一定感觉到了嘴里力度的增强,可惜她的软弱却让我愈发有了完美的想像,我不再满足于眼前的场景,一分钟之后,我的想像变成了现实。
    筱曦蹲在我的面前,内裤已经脱到了腿弯,遮住私密的地方翻开朝上,正对着我的方向,显然,上面已不再单纯是我的精液,那里多了筱曦的体液,我甚至能嗅到上面的体香。而在裙子下面,是筱曦光溜的下体,我要求她尽量努力将腿打开,好让内裤上铺成一个平面供我欣赏,而这种蹲姿也让筱曦的私处和后庭充份展开。
    当筱曦发疯般地为我口交时,她身体的每一个洞口都迎向这个昔日的好友、老公的兄弟。几个小时前,这一切谁都不曾想到,而几个小时后,筱曦背向她的老公不足十米,努力地让他的兄弟享受自己的身体,甚至期望着早些将精液充满她的嘴巴。
    世界真的很神奇,有时候哪怕只是一秒,都是一个断层,一边天,一边地,而这一秒只不过存在于一个选择,同样,这种选择无法用对与错来衡量。
    或许是因为书房的门随时都会打开,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我毫无保留地在几分钟后将浓密的精液喷进了几乎是趴在我面前的好友老婆的嘴里,筱曦一滴不落地全部吞下,她一定是不想让我的体液落在他们的家里。也或许是因为刺激的原因,筱曦满面绯红地冲进了卫生间,我知道她想吐,但她一定是吐不完的。
    晚餐前,我在厨房用纸巾擦拭了筱曦的私处,依然很湿。这是我第一次隔着纸摸到了好友老婆的屄,我能感受到那一瞬间筱曦的悸动,身体,是思想永远无法与之抗衡的。
    晚饭时,三人落座,我把沾满筱曦淫水的纸巾正面朝上摆在桌子上,没人问及这是做什么用的,或者可以说,大伟没有问及这是做什么用的。一顿绝美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