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岳母的淫露 更多>>
 

    岳母的淫露

    时间:2018-01-13 晴朗的週末,爱睡懒觉的我一直到中午才起来,来到客厅,才看到老公给我留的条子,原来公司突然有事,他马上要飞上海,最快也要两个星期才能回香港。哎!又是不说一声就走了,真没办法,他是公司的高层,上市和经营的问题都要他来解决。我自己简单弄了些吃的,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真的好没意思。对了,不如去逛街好了,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衣服。
    先来看我介绍,我叫罗玉琼,53岁,身高5尺2吋,三围36C、25、34,长髮,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因为一向养尊处优,又爱打扮,看上去还像30多岁是的模样,有时和我26岁的女儿走在一起,还更像一对姐妹。有些Facebook的朋友还说我像AV女优『河合律子』,我也在网上找来看过,真的很像。我女儿也被说成像极AV女优『Tsubomi』蕾。
    想到这里,我立刻找了一身性感的衣服,一件紧身的深V字领口的吊带露脐背心,一条紧身弹力的超短裙,我没有穿丝袜,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赤裸的展现在裙子外面,而里面也没有带乳罩,只穿了一条T字内裤,配上6吋的高跟凉鞋。毕竟这样的穿着太暴露了,所以一直收在衣柜深处,只有老公不在香港时才会穿着,我还有一系列暴露又性感的时装呢。穿好看看,我有些紧张,但我一向喜爱引诱好色的男人,而且享受露出的快感,有些害羞的出了家门。
    从家到商场的一路上,身旁不断有男人兴奋的盯着我看,小声的议论。这让我更加的害羞,但也让我更加的自信。正在我若有所思的闲逛着时,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我的好女儿,她们刚结婚还不到半年。
    我走过去打招呼,攀谈起来,聊了一会,走过来一个很英俊爽朗的男人,那就是我的好女婿,他是个刑警,6尺3吋高,是个肌肉型的壮男。
    我不经意的多看了女婿几眼,的确很帅气,是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的那种,而他在注意到我的一瞬间,也立刻被我暴露的穿着吸引了,惊奇而又兴奋的上下打量着我,透过深深的V字领口,可以清晰的看到我深深的乳沟,而且又由于我没有带乳罩,所以隔着吊带背心的面料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我胸部乳头的两个突起,和隐约看到里面乳房的轮廓,和平时到我家时的模样大不同,当然,因为平时见我,我老公都在家,所以形象也会保守很多,两三件的妇人恤衫,黑色长裤,而且只着平底鞋,因为我老公和的一样高,高跟鞋是被禁的。
    我下身两条雪白的大腿暴露着,弹力的超短裙紧紧包裹着我丰满的屁股。他兴奋的本想多看看我,但是由于自己的老婆在,只好恢复了正常,我和女儿边聊边开始在商场里逛了起来,而她的老公则在后面给我们拿包,跟着我们。
    我和女儿挑选着东西,我好几次都发现她老公在后面边跟着我们边偷偷的盯着我看,尤其是我的大腿和浑圆的屁股,有几次我们的眼神都碰到了一起,我只好红着脸继续挑选东西,而他也赶紧看别的地方。我拿着一只高根凉鞋,问女儿觉得怎么样,女儿说要穿上看看才可以。其实这也是我正想做的,我来到旁边的矮凳子前面坐了下去。由于凳子很矮,加上我又是超短裙,所以在坐下后,裙子立刻被撑的更高了,两条大腿一直露到了大腿跟。一旁女婿立刻被我这个细小的变化吸引了,我的大腿在商场灯光的照耀下更加的雪白无比。我穿上凉鞋问女儿好看吗,女儿说还可以,就接着自己挑选自己喜欢的鞋了,我见女儿的距离远了,就对女婿说:「你也看看,感觉怎么样?」
    女婿有些紧张的说:「不错,挺好的。」
    我故意装做有些生气的说:「怎么,不是给自己老婆买就这么敷衍我呀,你再仔细看看啦。」
    他见我女儿没有注意这边,就赶紧过来蹲在了我的大腿旁边,不过说是看鞋,还不如说是找到了机会近距离的欣赏我的大腿。我故意把腿又分的大了一些,边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兴奋的看者我的大腿,不时的说:「不错,不错,太美了。」当时感觉他真恨不得立刻抱着我的大腿亲个够。我暗自偷笑。
    我们又来到了服装区,我特意挑选了一条紧身的连衣裙,来到试衣间里,我脱光自己身上的所有的衣服,穿上连衣裙,裙子的一侧有一条拉链。其实本来自己也可以拉上的,但我忽然有了一个刺激而疯狂的想法,但我又有些害怕,但强烈的慾望还是让我开始行动了。
    由于试衣区是在一个转角的独立的区域,所以没有顾客,我轻轻的推开试衣间的门,看到女婿在不远的地方,我红着脸小声叫他过来,他问我:「有事吗?」
    我问他女儿呢,他说她去洗手间了,由于女卫生间在别的楼层,现在又是客流高峰,所以可能不会很快回来的。
    我的脸更红了,小声说道:「那你能不能进来帮我一下,裙子的拉链我摸不到的。」他听到我说这个,也是一呆,立刻忧郁了起来。
    我说:「没关係啦,现在正好没人,我赶紧试一下就好了,放心,我不会让你佔我便宜的。」女婿终于看了一下四周,闪进了我的试衣间里。
    狭小的试衣间立刻拥挤了起来,我和他的身体不时的摩擦着,他看着我刚刚脱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服,试衣间里充满了我的体香。我转动身体,让拉链的这一边对着他,透过大开的拉链,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光滑细腻的肌肤。他有些颤抖的帮我拉上了拉链,我说谢谢,你等我一下,我走出试衣间,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看女儿还没有回来,就赶紧回到了试衣间。告诉女婿可以帮我拉开了,他开始帮我拉开拉练,在他拉的时候,我趁他不注意,悄悄解开了连衣裙在肩膀上的两个隐藏的扣子。他完全拉开了裙子的拉链,说好了,边放开了双手,随着他双手的离开,被拉开拉链的裙子没有了束缚,再加上我又偷偷解开了肩膀的扣子,所以裙子立刻从我光滑的身体上滑了下去。
    我「啊」的惊叫了一声,他似乎也没有精神準备。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连衣裙已经毫无阻挡的滑落到了我的脚面上,我此时立刻一丝不挂的展现在女婿面前,他立刻被眼前的我惊呆了,我雪白的身体和大腿映衬着整个试衣间,此时的我身体上只还有一条细细的T字内裤遮挡着我的阴部,我羞红着脸,用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口,遮挡住我自己的两个乳房。
    他完全被我成熟的裸体吸引住,呆呆的欣赏着,我红着脸害羞的任他欣赏着自己的身体,过了一会,我故意转过身体,背对着他,其实是让他可以接着欣赏我的后背和丰满的屁股。但我知道如果女儿回来就麻烦了,只好小声说道:「你好坏啦,还没有看够吗?」
    他听到我这么说,才恢复了理智,赶紧说对不起,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赶紧闪出了试衣间。我也兴奋的换好了衣服,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心跳的好厉害。女儿又过了一会才回来,抱怨人真是太多了。我没有说什么,脑子里全是刚才被她老公欣赏自己身体的情景。
    我们又来到休闲区,这时女婿忽然对女儿说到:「对了,你不是说还要做美容吗,反正来了,不如顺便做了吧。」这里正好有一个美容中心。
    女儿说她很想做,但一做就要两个钟头,怕他等的着急,女婿说:「没关係啦,你进去做吧,我就在附近逛逛,而且今天还有岳母陪我,等你做完了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女儿同意了,临走还拜託我陪一下他老公,说她很快就出来。女儿走进了美容中心,我女婿对我说:「这旁边就有个电影院,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我说好吧。我们一起来到了电影院,他背着我特意偷偷买了两张情侣包房的票。
    我们来到位于二楼的包房里,前面是宽大的落地的镜子,可以清楚的看到电影的放映。做在沙发上可以边喝饮料边看电影。我问他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他边偷偷的看着我边说:「其实我和她(就是我的女儿)经常来这里看电影的,这里环境很好,又有包房,我们还经常在包房里……」
    我赶紧追问道:「在包房里干什么?」
    他有些紧张的说:「没,没干什么啦。哦,刚才的事是我不小心,你别生气呀。」他又提起了试衣间的事,我的脸立刻红了,说没关係,我没有在意,他盯着我继续说:「不过,岳母的身体真是好性感,像少女一样白滑,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发疯的。」
    我更害羞了,小声说:「讨厌啦,你又没摸过,怎知我滑!我要告诉你老婆去。」说着我就站起身故意要离开,他没有动,而是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猛的把我拉进了他的怀里。
    他紧紧的抱住我说:「你要干什么去?」
    我红着脸说:「我要……我要告诉你老婆去……」
    他说:「告诉她什么呢?」
    我说:「告诉她你……你……你非礼我……」
    他坏笑着说:「那我怎么非礼你了呀?」
    我的脸更红了:「你……你……你……」
    他见我娇羞的说不出话了,而且被紧紧的抱着也根本没有反抗,立刻兴奋的说到:「岳母,一会你就和我老婆说,我是这样非礼你的!」说完,不等我说话,立刻开始了疯狂的亲吻起我来。
    我兴奋的任他亲吻着,但还是呻吟的说着:「啊……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他疯狂的亲吻着我,手在我的身体上乱摸着:「岳母,你太性感了,看的我在试衣间里就想干你了,你放心吧,我和我老婆经常在这里做的,没事的。」听到他的话,我的反抗也渐渐消失了。
    他继续抱着我,一边吻我的樱唇,一边轻搂我瘫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女婿吻着我娇嫩的脸蛋儿,吻我的耳际。我娇羞的躲闪,无奈柔软的身体已被他紧紧搂住,丝毫不能动了。而他的一只手已经摸向我丰满的乳房……我的浑身像火烧,强烈的性慾让我没有阻挡他摸向我乳房的大手。在他的亲吻和揉捏下,我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着他。
    他边亲我边把手伸进了我的吊带背心里,由于没有带乳罩,所以他直接捏住了我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恣意揉摸玩弄着,捏弄着我那娇小柔嫩的乳头。很快,我的乳头渐渐变硬起来.我娇羞无奈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索性扒开了我的吊带背心,一面吸吮着我那娇嫩的乳头,一面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我浑身一颤:「啊……嗯……不要……好羞人呀!……」
    但他根本没有理会我,而是疯狂的把我脱的一丝不挂了,我再次象先前试衣间里那样,只穿着一条T字内裤的呈现在了他面前。他兴奋的欣赏着我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忍不住地怀着慾火中骚的心情,贴到我的身后,把脸靠近我的耳边,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我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狂嗅着我特有的甜香味道。而我也感受着他那男人的气息,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女婿。
    他冲动地伸出手去抱住我的娇躯,边揉捏着我的乳房,边轻轻地触摸到我肥臀的嫩肉,接着在我那两个大屁股上抚摸着,我没有阻止,而且还配合着他脱掉了自己唯一省下的T字内裤。这使他更大胆地在我屁股沟的下方摸弄起来。女婿将身体靠进我的娇躯,扶着坚硬的阴茎贴在我的屁股肉中的小沟里,我柔嫩的肉感震憾着他的性慾,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我温暖的身子,微微挺动下体让阴茎在我屁股沟里磨擦着,而我屁股柔和的弹性和软绵绵的触感,使女婿更加舒爽得精神恍惚了。而我也被他挑逗的性慾高涨。同时也用自己的右手揉着乳房,左手在自己肥嫩的阴阜抚弄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也不停地在包房里迴响着。
    他看着我说到:「岳母,你自摸的样子真淫蕩呀,是不是你只自摸给岳父看呀?今天也让我看看吧。」
    我没有说话,而是一手揉着自己乳房,同时一手伸向他的下身,抓住了他直挺挺的坚硬的大阴茎并不停地捏着。女婿被我的举动惊呆了。立刻兴奋的说:「哇,好舒服,我的阴茎今天还是第一次被老婆以外的女人摸,真是太爽了,岳母,你的小手好嫩好滑呀。」
    我娇羞的呻吟着:「啊……别再磨了……妈……妈妈受不了啊……快……快……插……受不了啦……」
    我阴户津津的流着淫水,他被我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阴茎更加暴胀,他用力分开我的大腿,整根大肉棒顺着淫水插入了我那滋润的阴道。
    「啊……」随着阴茎的插入,我双目微闭、娇呼一声,两片厚厚的阴唇紧紧包夹着他的大阴茎,这使他舒服透顶,他兴奋地说︰「岳母……你……你……里面好紧,好舒服啊!……」
    我红着脸说:「啊啊……你……轻……轻点……」我不禁淫蕩的叫了起来,只觉得那大肉棒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我媚眼微闭、艳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而女婿则开始缓缓地轻抽慢插着,我穴口两片阴唇真像我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一夹一夹的夹着他的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女婿心花怒放︰「岳母你真是天生的妓女!阴道里真的好舒服啊!比你好儿好操很多呀。」他露出粗俗的狂态。
    而我的性慾更是突飞猛进似得高涨。想到此时自己一丝不挂的正在被女婿疯狂的享用着,我更加觉得自己淫蕩而羞愧,而此时我的淫蕩狂叫声以及那骚浪淫媚的神情,刺激得女婿慾火更盛,紧紧抓牢我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我的子宫口上。
    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我娇喘愈粗、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头,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我抽搐着、痉挛着,阴穴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让他无限快感爽在心头!「喔!……好……舒服!……啊!……啊!……我被你弄死了呀!……啊啊啊!……」我舒服得忘记了一切,不知羞耻地大声淫呼着。而他此时放下我的大腿,抽出大阴茎,将我抱起放在地毯上,然后迅速伏压在我的娇躯上,用力一挺再挺,整根大肉棒对準我的小穴肉缝齐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啊!……啊!……哦!哦……我……要啊!……啊!……」我语无伦次地叫唤着,浑然忘我。而他也兴奋的叫到:「骚货岳母,妓女!你真的太淫蕩了,没想到我老婆居然有你这个淫贱的妈妈,快,叫我老细,好好做一个妓女,让我也满足一下。」
    只见我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他的腰身,而此刻我早已忘了什么羞耻、矜持,放纵地淫浪呻吟:「啊……老细……好舒服……啊……老细……用力……啊……快……插死我了……啊……」
    而女婿也在我的淫蕩挑逗下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他兴奋的说道:「淫妇,企街!……你……你真淫啊……我要操死你……」女婿用足了劲猛插狠插,大龟头次次撞击着我的子宫口,而我也用肥臀拚命挺耸去配合他的抽插,我的淫水也猛洩了一地都是。
    「啊……我不行了啦……啊……到了……高潮了……」我大叫着。女婿也感到龟头被我大量热流沖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臀部猛的连连劲挺数次,一股又滚又浓的精液有力的飞射而出,我被这滚热的精液一烫,浪声娇呼:「啊……老细……我要你的精液……全给我……我今天是……排卵期……啊……把我操……操到怀孕吧……!操到岳母妓女……怀孕吧!」
    我们疲惫的躺在包房里的沙发上。女婿搂着我,边欣赏着我被干过的淫蕩样子,我依偎在他怀里。娇羞的说到:「怎么样,舒服吗?」女婿满足的一手把玩着我的乳房,一手摸着我的大腿说道:「当然,太爽了,我老婆要是有你一半的骚劲也行呀,真羡慕你老公。」
    我撒娇的说道:「既然你这么羡慕我老公,那好吧,从现在到午夜十二点,岳母就做你的妓女,你就做我的嫖客好了,你想怎么享用我都可以,怎么样。老……细……!」女婿有点不相信,但听到我现在居然还叫他老细,演出一个下贱的妓女,立刻兴奋的说:「一言为定。」
    我们从电影院出来,女儿已经做完美容在外面了,他只好说忘记看时间了,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女婿提议说要我和他们一起回去吃饭好了,女儿也说反正我是一个人,不如就一起吃好了,我当然知道女婿的目的,就立刻答应了。
    来到他们家里,大家都很累了,所以决定叫外卖,这时,女婿对女儿说:「反正外卖要过会才送来,你又刚刚做了美容,不如趁这个时候先洗个澡吧。」女儿觉得也有道理,就拿好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了。女婿还特意说:「别着急,慢慢洗,要是外卖来了,我们会等你的。」
    不一会,浴室传来了水流动的声音。女婿立刻把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我抱住说:「我的贱妓,是你说到十二点之前你都是我的妓女,我现在就要。」我羞涩地低着头,他将我的脸托起。他看着我娇羞的美态,立刻把头贴过去张口吻住了我微微张开的嘴唇。同时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上下抚摩起来。我无法坚持了,被他吮吸、舔舐,觉得自己就要被他吞没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从心底涌起。两人紧紧拥抱着抚摩着,彼此的慾望都开始炽烈燃烧起来。
    吻了好一段时间,他开始摸索我的衣摆,直到他想把伸进我的背心里要摸我的乳房。我哼了一声,双手立刻阻止他,嘴里含糊地说:「别这样……就亲一亲好了……这是在你家……而且我女儿只是在洗澡……这样人家多难为情呀……」
    但我的阻止毫无力量,女婿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背心里,使劲揉抓起我的大乳房,兴奋的说到:「天哪!好丰满,好光滑啊!贱货,我就是要在我家操你,在我老婆、你女儿洗澡的时候在她的门外操你!」他一边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我的乳头,一边盯着我的表情。我在他的揉捏下半瞇着迷离的眼睛,脸上浮起一片兴奋的潮红,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鼻子里哼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
    看到我那个骚浪样,女婿疯狂的扒光了我的衣服,在客厅的沙发上,兴奋的再次分开了我的大腿,同时握住自己的阳具就向我的阴道插去。
    龟头夹杂着几根我的耻毛插了进去。「啊!……啊!……哦!……」我呻吟起来。
    他按着我的臀部猛烈地抽插。
    「哦……轻一点……啊!……」我无力地呻吟着。
    女婿看到在自己家能干到我这么淫蕩的岳母,而且自己的老婆还在洗澡,更觉得刺激销魂,下身更加迅速有力地抽送,插得我不禁发出了一阵阵呻吟。
    「啊……啊……轻点……会被你老婆听到的……」我情不自禁的轻呼出声来。
    谁想到他听到我这么一说,忽然停止了干我,把我拉了起来,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他拉着我来到了浴室的门外。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刚要拒绝他,但他的阴茎已经再次插入了我的阴道里,「贱岳母,这样是不是更刺激呀,自己女儿在里面洗澡,而你却在门外让自己女婿操,是不是很爽呀?」
    天啊,我真是太淫蕩了,听着浴室里不断的流水声,想到自己的女儿就在里面洗澡,而自己却在浴室的门外被她的老公疯狂的干着,我真是羞愧死了。
    「舒服吗?还要不要……嗯?」他又是一通猛插狠抽,插得我阴户淫汁四溢,缓缓沿着两条雪白光洁的大腿流下来。
    「啊!要啊!……啊!……」我被刺激得几乎说不成话。
    而且双腿完全支撑不住了身体,一下子躺在了浴室门外的地毯上。我的娇羞让他更是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操弄着我的阴穴。插得我的两只乳房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抛晃,他看得癡了,伸手握住一只抓揉着,另一只仍然在一波波剧烈地颠动。
    女婿顶着我的阴唇和阴蒂使劲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拚命搅动,强烈的快感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扳住我的肩膀。
    「岳母……我不行了……噢,我要射了……啊!」他咬着牙从喉咙底发出闷吼,阴茎跳动着在我体内喷射出灼热的精液「啊!……哦!……」我被那滚烫的精液射得浑身酥软,忘我地呻吟着。
    女婿一边射一边看着我承受他浇灌的表情。只见我皱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他每喷射一下我就发出一声呻吟。看到我完全接纳自己精液的姣态,女婿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我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我的大乳房。
    女儿洗澡结束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整理好了衣服,而且外卖也来了,我们一起吃了晚饭,此时已经快到午夜了,女婿说太晚了,还是开车送我回家吧。女儿也说太晚了,就让他开车送我好了,我说好吧,我和女婿在送我回家的路上开着,他说:「岳母,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十二点了,看来我要抓紧时间,在回家前操多一次岳母你。」
    我娇羞的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小声说道:「你别着急,你岳父上了上海,没几个月都不会回来了,到天亮之前我都是你的岳母妓女,一会到我家你可任意干我……我家…………的隔音做得很好……就是…………就是……」
    女婿已兴奋得很「就是怎样?贱人!快说!」
    「就是……就是岳母被拖暴……被虐打……不论多么高声狂叫……也是叫天不应,外面什么也不会听到的。」
    女婿兴奋的一脚加大了油门…「我最想就是对女囚用刑逼供的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大胆提议,今晚将会把我自己推入性的地狱!我兴奋得全身打震!